一起看看蜜雪兒.歐巴馬如何兼顧家庭、事業與信念,堅定地守護自己深信的價值,持續發光發熱,絲毫不被萬眾矚目的另一半給遮掩光芒。

文|胡培菱(美國文學文化評論人、現任教於美國聖路易華盛頓大學)

蜜雪兒.歐巴馬是個深信,女性可以、也必須走出一條自己的路的人。

她曾在公開場合的演講中,大聲向年輕女孩們喊話,她說:「沒有任何一個男孩夠可愛或夠有趣到值得妳為他放下書本。」她也在擔任美國第一夫人的最後一年,大力呼籲保衛全世界所有女孩的受教育權。

因為她很清楚,是教育,讓她這個在芝加哥南區長大的黑人女孩走出了一個精彩壯闊的人生;是教育,給了她掌控自己人生的自主性,絲毫沒有讓自己的光芒,被萬眾矚目的另一半給遮掩;是教育,教導她永遠堅持,不為任何人陪葬自己的夢想與能力。

這個獨立、有行動力、現代化的女性形象,讓蜜雪兒.歐巴馬自從出現在政治舞台上後,就一直是激勵人心的女性楷模。


圖片|obamawhitehouse@flickr

然而在政治舞台上出現,卻也正是挑戰她所堅持並計較的一切的開始,因為政治並非她所選、所愛,她只是嫁了一個愛上政治的男人。在《成為這樣的我:蜜雪兒‧歐巴馬》這本回憶錄中,我們看到蜜雪兒因為歐巴馬的政治生涯所不得不做出的犧牲與讓步,更看到她對於這些女性不得不的讓步,有多麼深切的思考,又用了多大的決心與智慧不斷去談判妥協的限度。

在歐巴馬成為總統前的從政生涯中,不管他多忙於公務、幾乎不住在家裡,並無法分擔養育兩個女兒的親職責任,家庭責任一肩攬下的蜜雪兒卻從來沒有放棄過她自己的職涯。遇到家庭事業難以兼顧的難題,蜜雪兒想的永遠不是放棄自己的事業,而是更努力,再尋求更多協助,因為放棄是太容易的選擇。(推薦你看:為什麼你只信任男主播?遊戲實況主「小葵」開創網紅後時代

她可以為了要上班又要健身,每天早上四、五點起床上健身房;她可以為了表達必須兼顧事業與家庭的沒得商量,直接帶著襁褓中的小女兒去面試一個她不願錯過的新工作(當然,她拿到了這個工作);她可以為了讓女兒知道女性應該有獨立於另一半的日常與主見,堅持不管歐巴馬在家還是不在家,她與女兒都照著既定的時間表規律作息,她們不會為了等爸爸回家而延後晚餐或睡覺時間,她們不配合歐巴馬混亂的政治時間表,而是要他來配合她們,蜜雪兒始終相信,家庭生活永遠不應該是等到家裡的男人回到家了才開始或存在。


圖片|© Callie Shell Aurora Photos

想當然耳,對於這樣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獨立有主見的現代女性來說,當時的下任總統候選人及現任總統唐納.川普詆毀並鄙視女性的言論,在在與她的信念相抵觸。當川普與希拉蕊展開美國史上最醜陋的一場總統競選時,當川普不斷質疑身為女性的希拉蕊的能力時,蜜雪兒責無旁貸地挺身而出為希拉蕊背書,也捍衛她心中深信不疑的女性價值。

在二〇一六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蜜雪兒喊出那句至今仍讓人印象深刻的口號:

「當別人低劣攻擊,我們要高尚回應。」(“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

甚至在幾個月後,當川普吹噓性侵女性的錄音曝光,在川普與希拉蕊對決的總統大選前夕,蜜雪兒更在新罕布夏州希拉蕊的造勢活動中,給了一場痛徹心扉、句句真心的女性宣言,痛批川普侮辱女性的一貫作風,直言美國國民需要一個更正面、更得體、更有高尚情操的全民楷模。

那場慷慨激昂的演講讓許多人掉淚,也讓政評家譽為二○一六總統大選的一大關鍵時刻。只是蜜雪兒來自內心深處的吶喊終究不敵選舉機器,最後希拉蕊雖然總得票數超過川普,仍因選舉人制敗選。

這個挫敗或許會是蜜雪兒此生至此最大的遺憾,身為一個從不甚富裕的家庭長大的黑人女孩,她用教育及對做好每件事的堅持,成功翻轉了她來自藍領階級及黑人背景的命運,她是兩所常春藤名校的畢業生,她是律師,她在芝加哥大學醫院擔任領導職位,最後她並助歐巴馬一臂之力,將有黑人血統的一家人送進了白宮。但希拉蕊的敗選,卻證明了她終究還是無法推動她永遠念茲在茲、斤斤計較的兩性平權。(延伸閱讀:「川普不但襲胸,還想把手伸進我裙子!」16 名女性出面指控川普


圖片|obamawhitehouse@flickr

川普擔任總統以來,美國社會漸趨極端與分裂,兩黨之爭也更加醜陋與尖銳。就在本書發表前夕,蜜雪兒上節目訪問針對她的名言「當別人低劣攻擊,我們要高尚回應」做出回應。

她說即便在這個惡毒的政治風氣下,這句話仍然適用,因為我們不希望下一代沈浸在報復及憤怒的氛圍之中,因為「仇恨不是一個正確的激力,希望才是」。

這個正面積極的遠見再次撫慰激勵了人心,也提醒我們,社會正義與兩性平權的夢想是如此重要而遠大, 不論再怎麼灰心,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負起捍衛這個希望不滅的責任,繼續昂首向前方的荊棘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