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女人擁有世俗所定義的美貌,能力差會被說是虛有其表的花瓶,能力好也會以外貌一概否定,究竟何時,社會才能停止為女人貼上這種標籤?

文|Min

如果可以,請不要再投射我,不要再把你們的慾望投射到我身上。

有時候內心會覺得好矛盾,因為我不知道在路上被盯著看,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我想那或許可以視為一種對於外貌的稱讚,但當有人對著我吹口哨,或是發出奇怪的聲音走過的時候,又會覺得難道身為女生就活該要負擔這些奇怪的代價嗎?我本以為 21 世紀的今天已經是文明社會,卻不想這種對路人騷擾的行為依舊出現在我的生活。(推薦閱讀:是誰挾持女人身體?父權眼光下的女神與蕩婦

只是買個飲料,那日我穿著普通的上衣跟長褲,一輛腳踏車擦肩而過,那個人用詭異的眼神伴隨奇怪的笑容注視著我,就這樣雙眼直勾勾的緊盯著我,騎過我身旁,經過的時候還不忘發出「嗯哼」奇怪的聲音。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奇怪的口哨聲,那日是我第一次覺得或許外貌受大家喜歡並不是一件好事。

當周遭的人用羨慕的眼神看著我,說:「你看起來很完美,有臉蛋、功課好,還有其他才藝,你真的很好。」

你們不知道這些代價,功課是我努力讀書得來的,才藝也是用心鑽研得來的,並不是因為臉蛋啊,一句「長得好看」把一切的努力全都帶飛,不再有人聚焦在我費心展現的能力。


示意圖,非當事人|來源

最可悲是,當談戀愛時,我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喜歡我的臉與身體,還是內在,我想要的是一個願意愛我的心的人,而不是愛我的軀殼,你可能會說:「有那麼多人追,很幸福了,要知足。」又或者說:「總有那麼一個人是例外吧。」但那些人都是些什麼人呢?才認識不到兩個禮拜就開始追求的 A,認識不到一周沒有任何原因把我當作他女朋友的 B,聲稱不想放棄身材好的女生而決定與我復合的 C,或許會有例外,但就這三個人來說,我該怎麼相信他們喜歡的真的是我呢?他們喜歡的是他們腦內的那個女孩,並不是實際的我。

每個人都想把他們心目中的女神變成身旁人,卻沒想過女神其實不是神,她只是一個平凡人。(推薦閱讀:缺憾比完美更有記憶點!專訪謝盈萱:「女神何其多?我是我自己」

擁有好的外貌其實沒有你想的那麼好,努力鑽研展現的能力可能會被外貌覆蓋,能力差會被說只是漂亮、是虛有其表的花瓶,然而身為社會眼中的既得利益者,我們卻沒有資格抱怨自己的遭遇,否則就是炫耀、是幸福的煩惱。

沒有人發現我們身上的枷鎖。

如果可以我想做一次普通的女孩,用平凡的樣貌長大,我的能力不再被外貌所折扣,或許走在路上不再有人對我投以讚賞的眼光,但我也不必再受詭異的眼神侵擾,或許不會有很多人追求我,但我可以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因為深愛我的靈魂而與我相愛。

如果可以,請不要再把慾望投射在我身上。或許你們的視線要往哪去是你的自由,但我們並沒有義務要承接你們的眼神炙熱,或許我們喜歡接受外界對我們外貌的讚賞,但我們更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的努力,想認識我們的人,請不要著急,我們願意好好認識眼前的你,但請給我們一些時間循序漸進,恰好你們也可以趁這段時間好好的認識真實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