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男輕女的家庭下長大,她帶著「生女孩就是失敗者」的陰影懷上女兒,然而看著出世的孩子,才發現原來女兒的到來,是為了將困在重男輕女牢籠裡的自己解脫。

文|小羊貝貝

當時醫生告知性別時,我沒有告訴任何人真正的心情,其實是失望的。我的母親生了二個女兒,沒有兒子。從我幼稚園開始,父母總會對著我說,你要是兒子該多好、更或是台語粗鄙的字眼,指著我說,你要是身上長出某個東西該多好⋯⋯。

然後,很不例外的,如同在重男輕女家庭中長大的女孩般,我養成好勝、漢子般的強硬個性,由衷希望自己是男孩。長大後,更是不認同那沒有兒子卻又極度重男輕女的父母。二十歲後,便藉讀書、工作的理由,離家離得遠遠的。而我一直都知道,以後想生男孩。(推薦閱讀: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如果真的愛孩子,就不該有任何條件

沒有生兒子是一直是母親自言的原罪,我極度不屑那樣的價值觀。其實,那原罪,也在我心理生了根,和我一起長大成人。

母親一直以沒生兒子,是失敗者自居活了四十年,而我這輩子最不想成為的人,就是和她一樣的女人;沒有學歷、沒有定見、沒有經濟能力。我努力讓所有一切都與她相反,我做到了。

唯獨,在懷上女兒時,我崩解了。

我大方、平靜地告訴所有關心的、好奇的、隨口問問的、甚至因為自己生了女兒,想找人一起取暖的朋友們,我懷的是女兒。只有面對父母,我隻字未透露。我不想看見她一臉「原來妳也生女兒呀」,那種失望又有點高興的嘴臉,記得曾經在中學時讀過一些母女情結、心理學的文章,裡面提到:「母親面對一個青春期,正在長大的女兒,會產生嫉妒心,一面害怕自己老去,一面看到如花初綻的女兒,是不太會為她的成長而喜悅的。」我知道她就是這一類的母親。而一路在她的嘲諷下長大的我,仍不時被她傷人的話激怒,我小心翼翼懷孕著、躲得老遠。

新手媽媽的崩潰、復原、再生,直到孩子二歲,我才漸漸長回比較像個人的樣子,也才開始享受育兒的滿足與驕傲。女兒靈巧獨特,她有主見、很自我,做為媽媽,這樣的孩子帶起來累人。但我一直在等她長大,想必是獨立、特別的孩子。

她可能會休學、她可能很早交男友、她可能說要去當戰地記者、她可能想去蒙古種樹,拯救沙漠⋯⋯。她可能很早就離開我去逐夢,雖不捨,但我非常欣賞,我不要一個乖孩子,我要一個會表達意見,會思考思辯的孩子,她才二歲,已經開始和我吵架鬥嘴、邏輯展露無遺。(推薦閱讀:致孩子的一封小情書:你不必當好孩子,我不必當完美媽媽

「這孩子真棒」,我默默自豪自己有孩子這件事,孩子生出後,那種「為何我不是懷兒子?!」的心情,好像我要刻意找出來,不時告訴自己「嘿,妳生的是女兒,妳別忘了,妳比不上別人。」原來,我的女兒情結,是被教出來的。是被原生家庭潛移默化下教出來的,教出應該要重男輕女的我。


圖片|來源

我是女人,我生了女兒,我小心翼翼不讓人察覺我的重男輕女,把生女兒的失落藏得很好。我很聰明,不特別強調生女兒的好,因為我知道那都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又露出馬腳的失望。我常看著孩子,她是個天使,那樣天真、純淨、耍壞、胡鬧。我走出了生女兒是失敗者的陰影,說一句自己以前都覺得噁心的話:「感謝我生了女兒。」

因為她,我走出重男輕女的牢。

她的到來,是要告訴我,應該肯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