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女人生命的前半段,只以 Mrs. Harrison 與 Mrs. Clapton 為人所知;後半段,她打破沈默,不再只是誰的妻子,而是她自己——Pattie Boyd。

文|Nessie Lu


圖片|來源

她是 The Beatles 的 George Harrison 和另一位搖滾明星 Eric Clapton 的前妻。

她是位模特兒,英國出生,肯亞長大,而後回到了英國去闖蕩她的世界。那是 1960 年代的倫敦,是混亂的、是彩色的、是有著各式各樣的人,每個人都能做自己,沒有人會因為你的前衛穿著而批判你。1960 年代的英國,是 The Beatles 的天下,那時候紅遍全球的披頭四,造成了世界各地好幾千萬的青少女為之瘋狂。

在她遇見 George Harrison 以前,她不深陷於 Beatlemania(披頭四狂熱),她只是接到了一場工作邀約,告訴她要到倫敦 Paddington 地鐵站與披頭四合拍一部名為 A Hard Day’s Night 的電影。對於一個初入娛樂圈,什麼都不懂的女孩來說,能夠與當時全球最有名的搖滾樂團合作是所有女孩的夢想。相較於其他披頭四成員,George Harrison 是個害羞的人,但在見到她第一眼的時候,就問她「嫁給我好嗎?」然後她笑了,因為她以為這是個玩笑話。但兩年後,她真的嫁給了他。(延伸閱讀:《明天,我要和昨天的妳約會》:一見鍾情,原來是久別重逢

George Harrison 替她寫了好多首歌,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一首是 Something,收錄於披頭四的 Abbey Road 專輯裡頭,更是披頭四所有的歌當中,最多歌手翻唱的一首情歌。曾經,美國搖滾歌手,Frank Sinatra 說過,這是有史以來最棒的情歌。


Pattie Boyd 與第一任丈夫 George Harrison|來源

但後來因為種種壓力,以及披頭四解散之後 George 所面對的現實壓力,讓他沈迷於印度的冥想儀式當中,最後導致他們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因緣際會下,她結識了 George 的好友 Eric Clapton,並在幾年後成為了他的妻子。與 George 一樣,Eric Clapton 當時也是紅遍半邊天的搖滾歌手,她便成為了他的靈感來源,其中另一首世界經典也為之誕生,Wonderful Tonight。她說,這是有一天她與 Eric 參加一場派對之前,她一直找不到適合穿的禮服,Eric 就在樓下等了她好幾個鐘頭,最後當她終於換好衣服下樓時,這首歌就已經誕生了。

另外,當她依然還是 George 的妻子時,Eric 就已經公開地追求她了,那時他寫下了 Layla,在發行的第一瞬間便攻佔了全球的排行榜,賣出了數萬張大碟。然而,她與 Eric 的婚姻也是重蹈了覆轍,基於創作壓力,Eric 成了酒鬼,生活除了創作就是喝酒,而那時候的她已經年近 40,她用她的離去敲醒了 Eric,使他振作起來,去參加各式各樣的戒酒課程。但她,卻迷失了自己。


Pattie Boyd 與第二任丈夫 Eric Clapton|來源

她花了二十幾年替這個世界照顧好有史以來最傑出的搖滾歌手,在披頭四之後的每一場活動裡都有她的身影,在迷失的時候有她在後面撐著他們,也因為有了她的出現,現在的我們才能聽到這樣好聽的經典。在這本書的最後一章,她說:“Being the muse of two such extraordinarily creative musicians and having beautiful, powerful love songs written about me was enormously flattering but it put the most tremendous pressure on me to be the amazing person they must have thought I was — and secretly I knew I wasn’t. I felt I had to be flawless, serene, someone who understood every situation, who made no demands but was there to fulfill every fantasy; and that’s someone with not much of a voice. It’s not realistic; no one can live up to that kind of perfection. Now I feel I can be myself — but it took me quite a while to discover that and even longer to work out who I was exactly because of the ‘me’ in me had hidden for so long.”(身為兩個最傑出、最有才華的歌手的靈感來源,並有這麼多美麗的、百聽不厭的情歌因為你而誕生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但也同時放了巨大的壓力在我的肩膀上,好像我應該變成那個大家心目中最配得上這幾首歌的女孩——而私底下我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我必須要是完美的、神聖的、一個知道所有的事情的人,一個不要求任何事情卻也能夠達到大眾的幻想,成為一個沒有自主意識的人。這不真實,沒有人是這樣完美的一個人。但現在我可以做我自己,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發現那個隱藏在內心的自己在與 George 在一起後就沒有出現了。)

40 歲的她,離開了 Eric,她試著找尋自己的方向。身為英國皇家攝影協會的成員,多年以來在音樂界與時尚界打滾的她,收集了許多當紅的藝術家、音樂家的攝影照片,但這些照片只是安靜地存放在她的收藏裡,並未拿出來與世人見面。起初,她不確定大眾對於她的作品的想法,她也並不確定自己夠格成為一名專業的攝影師,但那時的她,只感受得到自己的生活需要改變,她也不只能是一名搖滾音樂家的妻子,她要找到自己的聲音。多年以來被披頭四的經紀公司約束著的她,鏡頭便成為了她與這個世界溝通的方式。2005 年,她在舊金山辦了第一場攝影展,Through the Eyes of a Muse(透過繆思之眼),並獲得了一致的好評。她說,或許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受過專業的攝影教育,她拍攝出的作品更讓人有親切感,也更讓人能夠感受到鏡頭下的情緒流動。她的攝影展陸續於 2008 年至 2010 年間在都柏林、多倫多、雪梨、以及哈薩克巡展。她也熱衷於公益,於 1991 年的時候,與披頭四另一位成員 Ringo Starr 的第二任妻子 Barbara Bach 合辦了 SHARP(Self Help Addiction Recovery Program)。(推薦你看:「你的生命在鏡頭延續」他用攝影,紀錄癌症女兒的最後一哩路

2007 年,距離她與 George 第一次見面已經過了 40 年,這幾十年來,她只有兩個名字,Mrs. Harrison 與 Mrs. Clapton。在她和披頭四的日子裡頭,她不被允許參加他們的巡演,更不被允許公開發表任何言論。40 年後,她打破了沈默找回了自己的名字。她是 Pattie Boyd。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