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開票之後:我們不要移民,不要讓這座島嶼沈淪,我們要留下來,繼續和非同溫層溝通,學習說「這樣的選擇對我們最好」而不是「你選錯了」。

昨晚,臉書上一片哀鴻遍野。許多人不敢相信選舉的結果,心痛地問道:「會不會其實台灣根本不適合民主?」

一位朋友私訊我,懷疑地說:「當大多數公民的素質無法提升前,民主會不會只是另一種合法的霸凌與愚蠢的自殺。」當時我回應:「很有可能。但不選擇民主,則有可能沉寂到更深的深淵裡,畢竟權力與人性是不容挑戰的。」

其實,在政治與社會學的討論中,從未說民主是完美的一種選擇。民主是可以被操弄的,民主是充滿許多瑕疵的,是可能帶來傷害的。這些都是真的,我們不能對於民主懷抱過高而不合理的期待。民主不是解藥,也沒有神力。民主,只是所有檯面上的選擇中,較好的一種選擇。

因為,如果選上的人做的不好,你至少可以在下次換掉他,作為傷害的停損點。若選擇的是君主或集權統治,則是連換掉的權利都沒有,你只能眼睜睜看著傷害不斷擴大與發生,沒有機會、也沒有權利去動搖或改變。這個「換掉的權利」,就是民主為何是相對較好選擇的理由。

大家討厭政黨惡鬥,但本質上,政黨競爭、政黨輪替都是健康的。輸的那一方藉此有機會知道自己做不好,也有動力檢討改進、重新修正,因為,下一次還有機會重新再贏回來;贏的那一方,也會贏得戰戰兢兢,戒慎恐懼,因為,下一次未必會再贏。


圖片|來源

不是我們不適合民主,而是我們要更認真看待民主、投身民主。我們要學會的是,合理的了解民主,不要遇到挫折就輕易放棄民主,也不要對於民主寄予不合理的期望。

台灣從解嚴以來,到現在也才 30 年。30 年,真的不算長,一個 30 歲的年輕人,到現在也剛在職場混了數年,正才準備升為主管,正處於穩定自己、起步發展的階段而已。你會期待一個 30 歲的人,嫻熟老成、從不犯錯嗎?如果不會的話,你又怎麼會期待台灣的民主是不會犯錯呢?

事實上,世界總是充滿不平等的、不公義的,是權力資源高度集中於少數、壓迫少數的。這不是現在才這樣,是過去數百年數千年都普遍存在的事實。如果我們學過歷史,我們就會知道,所有歷史上重大的革命與改革,起初也都是僅由少數的人倡議,歷經社會上眾多反對打壓的聲浪、一再挫折失敗、被清算羞辱,流血流淚,千辛萬苦才能走到今天的局面。過往,台灣民主發展的路程也一向艱辛,你怎麼會以為很容易就會達到我們想要的呢?(推薦閱讀:

世界上所有重要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容易的。不可能我們什麼都沒做,或是只努力個一點點,輕易就能走向成功的。但只要能堅持下去,沒有理由走不到更好的未來的。重點就是不要隨便放棄,不要絕望。


圖片|來源

此外,我們必須清楚,民主是與我們「自己」相關的。民主,核心的意涵是「人民作主」。民主不只是政黨間的事情,而是每個人民的事情,只有當每一個人民自己把「主人」的責任領起來,民主才能走向我們共同想要的未來。

認識民主之外,我們還需要投身民主。投身,不是在說我們要加入或支持政黨,或是要競選成為候選人。而是至少,不要害怕發出聲音。政治很黑、很髒,觸碰政治很危險,是生長在戒嚴時期、威權統治的一代所習得的生存策略。然而,不碰政治的後果,就是任由糟糕的人決定與統治。

還記得大學時期,一位長輩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唸了大學,佔用了這麼豐沛的社會資源,如果畢業後只求自己有高薪的工作、買好房好車、小孩要穿漂亮衣服上才藝班,全家過個舒舒服服的好日子。因為你夠幸運,糟糕的政治壓迫不了你,你甚至可以成為利益交換、內線勾結的少數既得利益者。但是,你對得起那些讓你享有豐沛資源、起跑線一開始就比別人前面的人嗎?你怎麼還可以天真的以為,這些都是你的聰明努力為你掙來的,你理當享有,而對於國家社會沒有責任?」

在票票等值的狀況下,與其期待保守、順從的一代改變,不如反過頭來問問,我們真的都盡力了嗎?都做了我們所能做的了嗎?(推薦閱讀:

民主只是一套制度,真正能帶領台灣走向更好或更壞未來的,是每一個人民。而且特別取決於那些少數覺醒的人,是消極旁觀,還是積極發聲。喪氣的話可以說,但喪氣的態度不能作為一種長久的選擇。

我們不要移民,不要讓好的人出走流失,讓島嶼繼續沉淪。

我們要留下來,我們要更關心社會的動向,我們要更關注看待別人在想什麼做什麼,我們要更認真監督政府。

我們要學會與非同溫層有效的溝通。川普當選、英國脫歐,過去發生的歷史都在教會我們很多事情。

我們要學習脫下菁英的驕傲盔甲、不只一味使用嚴謹而學術性的語言;我們要更關心「人」,學習看見對方的需要,學習說「這樣的選擇對我們最好」而不是「你選錯了」。我們也不要對那些努力想改變、突破同溫層的人,那麼嚴苛。

最後,我們要保持盼望。我們輸了,可是我們沒有錯。我們很堅定,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的選擇有著支撐的價值與信念;尊重、包容、多元沒有錯,愛沒有錯、理性思辨沒有錯,公平正義沒有錯。

不是我們不適合民主,是我們要更監督政治、更投身民主、更關心人。失望在後面,希望在前頭。我們曾經打過美好的仗,而現在我們要繼續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