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獨身女子的百態心事。你的裝扮應該是展現自我,而不是為悅己者容。像是自我強大的人,時尚風格往往不落俗套,好比張愛玲。

自我強大的人,時尚風格往往不落俗套。好比作家張愛玲,雖說不上是大美人,卻把最喜歡的孔雀藍穿出了劃時代的風範,幾件蕾絲開襟的藍綠旗袍,成功把筆下的華麗與蒼涼視覺化。其貌不揚的愛爾蘭文豪王爾德,老是在胸前別一朵綠色康乃馨,進而強化了他的頹廢、孤高、浪漫,讓十九世紀末的倫敦文壇和時尚圈趨之若鶩。文如其人,衣亦如其人也。(推薦閱讀:美麗又蒼涼的離別手勢:張愛玲


圖片|來源

可惜,同為時裝精的文學天才,偏偏遇人不淑,愛得狼狽,被叛徒的污水沾了一身。

反觀當代大眾文化中的女性形象,諸如 Sam Smith《I'm not the only one》、Taylor Swift《Blank Space》的 MV,無論是苦兮兮絕望貴婦,還是敢愛敢恨野蠻富家女,平日獨自在家,也要妝容完美穿戴整齊;想報復出軌的男人,無一例外只是歇斯底里把對方的西裝襯衫燒個爽。

然後呢?沒有然後了。男人回家的回家,逃走的逃走,留下來的,都是演技好的女人。

當你只會為悅己者容,而不把妝扮看作顯山露水的個性張揚,談穿衣的品味本質上就是笑話一宗。但互相折騰,正是命運最樂此不倦的幽默感。當了丈夫,不自覺又對太太的穿著指手劃腳,要得體又誘人;當太太的,老愛自動請纓,硬要當丈夫的形象顧問。他能保證不把你逐步改頭換面嗎?你為家庭省吃儉用、不再在意華衣美服和健美健身後,他也能不在意你的身材走樣和素顏示人?(推薦閱讀:歌頌素顏!討好別人不如喜歡自己


圖片|來源

你的衣著品味反映著他的「審美眼光」,不能比他落後,也不能讓他相形見絀。你以為回家收到的禮物盒裡,都是像拍電影那樣,裝著有錢哥兒給灰姑娘送去的、品味超卓又完美合身的晚禮服嗎?搞不好只是收副乳贅肉用的矯型內衣而已。

「提防乏味的宅男,和曖昧期就自以為是送衣服的老司機。」利亞不愛逛街,但對花自己錢購物這件事可是樂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