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性平教育,我們無法理解對方;沒有性平教育,我們開始互相傷害;沒有性平教育,我們只能在傷害已造成後說抱歉。迷人來稿,用親身故事告訴你性平教育的重要。

文|芋圓

性平教育很重要,因為我爸媽小時候絕口不提為什麼我們被生出來,學校教育也不告訴我們,也不告訴我們。

娘娘腔跟男人婆,這東西從我有意識以來就跟在我身邊。從小就特別行為大喇喇、講話大聲的我,剛上小學的時候,理所當然地變成了男人婆。而班上另外一個較為溫和、講話輕聲細語的男生,就變成了「該跟我換身體」的對象。

三年級時換了班級,有另一個更陰柔的男生在,突然大家針對的對象不在是我,而是他。突然間我從被霸凌者變成了霸凌者,我跟一個女同學在抬營養午餐的時候,會在他的點心裡面偷偷「加料」,而他只會哭泣。

直到有一天老師找上我們。另一個欺負他的女同學,是班上乖乖牌,老師特別喜歡,於是這臭擔子就到了我的肩膀上。(推薦閱讀:同婚釋憲後的彩虹霸凌?當台灣最高學府拒絕了性別友善


圖片|來源

「你為什麼欺負他?」老師用非常嚴厲的口語與樣貌斥責我,而對我來講「不可以欺負別人」這句話似乎不適用於他的身上,因為要譴責那些與我們「不一樣」的人,這觀念已經浸透了我的價值觀。

「他就是個娘娘腔,為什麼我要尊重他,為什麼他可以獲得好的對待?」

這想法居然在國小時候的我腦中冒出。更讓我恐懼的事情,那時候原來我沒有把他當成人啊?

我跟他又變成了班上某部分同學會欺負的對象,剩下的人只是默不出聲,而老師為了懲罰我,就叫我要跟他做朋友,所以我跟他的座位被黏在一起,成了萬年座位。更可怕的事情是,因為我很 MAN 他很娘,那陣子,我們被班上湊成男女朋友,沒有人要跟我們玩了。

我好像只能跟他玩,雖然相處後發現他人其實很好,可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卻是個霸凌者,我會逼迫他花錢買我畫的畫,就是那種非常爛的,男性裸上身的畫。他乖乖地買了,可能覺得這樣就還會有我這個朋友,可是我並不是他的朋友。

我對他很不好,後來這件事情東窗事發,他就被轉學了,班上變得很安靜,誰也沒有再提起什麼。而那個三年級的老師從此針對上我,在我聯絡簿上寫我是豬,傻傻白癡的我還以為他在誇我可愛呢。

只有安親班老師發現了,打電話給我爸媽,我爸媽就告上教育部,可是沒有用。那老師還是繼續教書,然後在某年獲得教育部最佳教師獎。


圖片|來源

這是我深埋很久絕口不提的往事。可是最近性平教育出來了,我覺得這是應該要被提倡的,如果當年我們有好好地接受彼此的教育,也許今天結局會不一樣。我們都會有朋友,而且可以友善的接納彼此。

我想要穿男裝,我只是想去看看,可是我的爸媽卻告訴我,同性戀是可恥的、噁心的、甚至我媽還抓住我的手,在大賣場裡說,是不是要帶我去變性才可以。(推薦閱讀:等待十八年,我終於向父母出櫃

我是個同性戀,我生在一個看似正常的異性戀家庭裡面,就算一直被蒙蔽、洗腦同性戀的不堪,也無法改變我的本質,只讓我曾經覺得罪惡且沒自信。前半輩子,我為了取悅我的家人而裝模作樣,可都是假的,我想這也是教育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

如果一開始,就有人告訴我們,人有很多可能性,我不是錯的,也許我能更勇敢面對自己。不會在晚上躲在棉被裡面偷偷哭泣,祈禱自己早上起床後,會變成男生;不會再看著一群人嘻笑打鬧,卻自動把自己屏蔽,因為覺得自己會被討厭,只是因為我不一樣。

那時,為了不讓自己變成異類,我做了性別霸凌,到最後自己被霸凌,真的是夠了,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就已經壞掉了。如果在一開始有人告訴我,一切都沒關係,我一定不會在國中的時候放棄自己,任由時間流逝放爛,那青春期的迷惘與痛苦,不願意去直視真正原因。

心中的傷口腐爛很久了,我覺得應該是該曬太陽的時候了。


圖片|來源

健康教育第 14 課,不應該被忽視,而且不應該只有課堂上該如此,這是一個社會、每個家庭的責任。人都應該有選擇權,該知道自己生命的多樣化。如果要說我想跟那時候的自己說抱歉,我沒有把你顧好。如果可以我想跟那時候傷害過的人說抱歉,我不應該。可是誰能向我們說抱歉?

沒有幾個吧,可能甚至沒有。因為,這些受傷的人不會說話,沒有平台說話,只會被遺忘。就像我一樣,如果不是最近法案被炒起來,教育被吵起來,我不會記憶起那些被我傷害的人。

真的是很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