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美國越來越依從上帝領導,無神論者、女性主義者歐黑爾選擇質疑權威、反抗從眾,她用自己的信念發揮影響力,這股精神告訴我們:你一直都保有對世界提問、質疑的權利!如果你想,2018 GWIS 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讓我們一起找到堅持信念的勇氣。

約翰.沃特斯(John Waters)在 2011 年出版《典範》(Role Models)一書中提及他的英雄麥達琳.默里.歐黑爾(Madalyn Murray O'Hair)。他說:「數十年來,她始終讓美國宗教右派覺得芒刺在背。」

她收到怒不可抑的宗教狂徒寄來的死亡威脅,信中抹滿人類糞便,對她擺脫基督教「毒害」的企圖,感到極度憤怒。她在 1963 年接受《生活》雜誌採訪時表示:「我覺得,遲早有天晚上,有些瘋子會得到耶穌基督的神示,我就死定了。」然而歐黑爾—這位滿嘴粗話又不虔誠的無神派美國領袖,最後卻在離家不遠的地方遭到殺害。

1960 年秋天,歐黑爾的無神論運動,在美國巴爾的摩(Baltimore)的一所高中展開。她的兒子威廉才剛開學,這裡的學生和美國其他大多數公立學校一樣,早上該晨禱和讀《聖經》。

但是,歐黑爾一家被委婉的稱作「非信徒」。麥達琳看到一排一排的孩子們低頭喃喃祈禱,感到非常反感。她覺得不只兒子無信仰的權利遭到忽視,而且國家將稅收花在培養絕對服從的宗教寄生蟲。

她憤怒的說:「這樣不符合美國精神,也違背憲法。」她隨即向巴爾的摩市遞交請願書,禁止公立學校進行祈禱和讀經。(推薦閱讀:Netflix《勇敢的安妮》:與眾不同有多辛苦,就有多幸福


圖片|作者提供

當時並非是在美國當無神論者的好時機。蘇聯才剛驕傲的宣布擺脫宗教束縛,所以美國為了和這些「王八共產黨」劃清界線,便自稱是西方世界最虔誠的國家。1954年,美國政府把「效忠誓言」(Pledge of Allegiance)的誓詞從「一個不可分裂及自由平等全民皆享之國家」改為「一個依從上帝領導之國家」(自由和正義是多數人共享,條件是要信上帝)。

為了防止有人懷疑,上帝是否支持美國資本主義,美國貨幣在 1955 年加註「吾人信奉神」(In God We Trust)。結合傳教和麥卡錫獵巫行動,就能想像保守到令人窒息,以及從眾才是王道的社會,會是什麼樣子。

因此,對這位生了兩個私生子、支持無神論而「該受天譴」的單親媽媽,美國主流社會自然不會對她太仁慈。她隨即遭到解僱,在街上被人吐口水,有人打破她家裡的所有窗戶,死亡威脅信如雪片飛來。

當巴爾的摩法院駁回請願時,她這麼做似乎一點也不值得。但歐黑爾可不是輕易退縮的女人,她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上訴,法院也做出史無前例的裁定——校內進行禱告及讀經屬違憲行為。歐黑爾贏得她首次、也最引人注目的勝利。美國人因此恨死她了。

她並沒有就此罷手。全美人人喊打的她,利用名氣發起了一連串的運動——起訴美國太空總署(NASA)允許太空人在電視上讀經,控告巴爾的摩市立法院未對天主教教會徵稅,又創辦美國無神論組織(American Atheists Association)。

該組織目前依然存在,以促進並捍衛美國無信仰者之權利為宗旨。她甚至為道德多數眼中的另一個妖怪——雜誌《好色客》(Hustler)出版人弗林特(Larry Flynt)撰寫講稿。


圖片|來源

自由思想鬥士

在美國越來越「依從上帝領導」下,麥達琳.默里.歐黑爾唱著最嘹亮的反調,唱了逾 30 年,直到 1995 年 8 月某一天,她的聲音突然消失了。麥達琳、兒子喬安吉、孫女蘿賓遭綁架好幾週,最後慘遭勒死、肢解,並被丟棄在德州聖安東尼奧市外的一處低窪的墳墓裡。

儘管大家都假設兇手是宗教狂熱分子,但事實並非如此。這起謀殺案是由一位心懷不滿、並偷了她家積蓄的前員工所犯下。但是,你到底是因上帝而遭殺害,或者是在一個法定貨幣上印著「吾人信奉神」這句座右銘的國家,因財富而喪命,也許根本沒什麼差別。

比起無神論,歐黑爾更關心社會正義及政治。她畢生打著聖戰,憑藉的信念是:質疑權威、反抗從眾,對抗集體迷思是美國人的責任。她是無神論者、無政府主義者、女權主義者;最重要的是,歐黑爾也是自由思想與自由言論的擁護者。

YouTube 上有一段 70 年代的影片,她在影片中說:「如果我們能質疑上帝這個無上的威權——我們就可以質疑美國的威權、大學的體系、我們的雇主⋯⋯。 」(推薦閱讀:保有向世界提問的自由!從女星到自願遊民的米絲莉納

在這個時代,溫和從眾派再次崛起,民粹主義政治似乎稱霸天下,麥達琳.默里.歐黑爾提醒我們:「爭取思想自由,而非精神束縛;尋求快樂,而非悲傷;追逐愛,而非恐懼。」只有當你搞清楚壓迫者的身分及本質——無論是過去或現在,才能達到這種「隨心所欲」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