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GSK 總經理 Anjana Narain,她深深相信,女人蘊含無可限量的 superpowers,學習認識自己、賦予自我價值,你就能產生影響力。2018 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Anjana 將與你一起挖掘自我價值!

女人有 superpowers,你聽過這件事嗎?

Anjana Narain 是國際大藥廠 GSK 指派至台灣的總經理,也是台北市英僑商務協會(British Chamber of Commerce in Taipei,BCCT)董事,她一踏進女人迷,先是睜大眼,好奇地環顧環境,彷彿女孩來到主題樂園般期待。充滿赤子之心的 Anjana,也是 2018 年女人迷年度盛事「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 Keynote 分享者。開始專訪前,我們聊到她想在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分享的內容,她卻先問我一個問題:「你知道女人其實有 superpowers 嗎?」

我點點頭說相信,更願聞其詳。她繼續分享,「女人,其實被內建為非常堅韌的生物,」Anjana 舉例,社會常貶抑女性的陰柔氣質,其實蘊含許多超能力,例如使人們更具同理心、更容易找到問題背後的癥結點;「孕育孩子的能力與任務,往往是女體獨有 [註 1]。然而女性被社會對待的方式,時常使人忘記我們擁有 superpowers 啊。」(推薦閱讀:2018《TIME》百大影響力人物:從高中生到舞孃,推動改變的平凡人物

女性往往像英雄電影裡,沒發現自己有超能的主角,在多由男性主導並定義 power「權力/力量」的世界裡,容易受低估、貶抑,她說,不該如此,女性不必以男性為範本,從認識自己出發,賦予自己價值,進而思考妳想發揮的影響力,是什麼樣子的。

「在領導和管理上,尤其常見以陽剛為範本的情況。但我們必須記住的是,我們必須是自己,了解自己的陰性特質、沒那麼陰柔的部分,平衡運用這些特質與能量,去影響身週的社群與世界,才可能成功。」

「把作為人的真誠與原真性(authenticity)放到檯面上,是非常重要的事。」在談影響力、領導力之前,Anjana 說,真誠性(authenticity)也同樣重要,她從自身的故事與我們談起。

做過英文老師、工廠工人,志業有時來得出乎意料

「我的第一份工作,其實是印度的英文老師。第二份工作,則是來到美國的工廠做工。」她微微笑,我們有些詫異,不只跨地域、工作的類型也截然不同,從印度往美國工作生活,也是她首次搭飛機出國。

在沒有網際網路的年代,跨國移動是把自己丟入全然未知的環境。「可以想像我在飛機上的心情,真的是既興奮、緊張,也很害怕的。」

22 歲那年,她與丈夫在美國建立新的家庭,一邊在工廠工作、也摸索著下一步,思考該如何在新世界建立穩固生活。工廠做工一年後,她決定攻讀 MBA,計畫著進入金融業,「因為那是當時最熱門的領域嘛。」她俏皮地眨眨眼。

沒想到在學期間,一場職涯談話改變了她的決定。「那天,來了一位藥廠的人,我記得那個人緩緩地、非常有耐心地與我們談起製藥廠的任務、理念,以及在製藥領域工作,能如何幫助預防疾病、改善許多人的生活,讓人有機會與病人一起努力。」Anjana 說起這段往事,說話速度放慢了,眼裡還有光,「我對這些事情非常關注,藥物與改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讓我感受到:我每一天所做的事情,都有意義。」

幫助沒有資源的人改善生活、獲得更公平的待遇,Anjana 說自己其實受父親影響很深。Anjana 的父親是印度的律師,時常代表社會底層與民眾權益,與壓迫的權勢者抗爭。「我從他身上看見,做正確的事情的勇氣、為他人挺身而出的能力,是首要的價值。我從家裡學到的事情是,如果有事情是不正義的,必須說出來。」

然而說出來,其實並不保證會被聽見,Anjana 回顧自己在職場上的溝通經歷,她說,不論你想說的是否正確,溝通的方法也同樣重要,「如果有想說的話,卻發現自己的聲音不被聆聽,別急著認為這是另一個人的錯,我們必須自問,我們在溝通上,哪裡可以被改善,我的挫折感,是否其實來自我自己?」

你的聲音可能是對的,但另一方未必能理解,你的聲音為何對他有幫助且很重要,「我們必須使用合適的方法、在適當的時機、做適當的重點強調。並且,你要有勇氣和毅力持續地去說,有時我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了,第一次說的時候沒人聽到、或沒人聽進去,我們就以為失敗而轉身離開。我認為,你可以不斷嘗試,並且記得確認:是否適切地傳達出去了。」

有時我們終於鼓起勇氣發表意見,結果可能沒人聽到、或沒聽進去,別以為這是失敗而轉身離開,你應該不斷嘗試!

Anjana Narain

「這也不只來自職場的經驗啦,」Anjana 笑說自小生活在 16 人的大家庭,有爺爺奶奶、大伯叔叔姑姑以及他們的孩子,要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需要非常努力,「畢竟大人要處理很多事情,常常會對我們孩子說『去旁邊、去旁邊』,可能從那個時候,我就開始想辦法讓別人聽見我的聲音了。」

影響我最深的,仍是我的母親

然而對 Anjana 影響最深的其實並非父親,而是母親。「我的母親是個 Homemaker [註 2],她照顧 16 個人,我的祖母很早就過世了,她嫁進家裡的時候,我的舅舅甚至還是個嬰兒,母親一直是家庭裡的主要照顧者,她不只養大了我們、也養大了我的舅舅。她的毅力帶給我很多影響,雖然她從沒有在家庭之外工作,可是她卻是非常了不起的女性。」

Anjana 的母親,尤其影響她對家庭主婦的觀點。「我們的社會對於選擇在家帶孩子的母親,從沒給予足夠的價值與重視。她們做的事情被社會邊緣化、人們把她們當成理所當然,還認為他們對社會沒有價值。」

「但事實是,選擇在家裡的母親,對家庭擁有巨大的影響力、對社會也是。」她想了想該怎麼解釋,「父權,不是男性權力的文化而已,很多時候,這也是來自女性的鞏固與複製。要與父權對抗、讓一個平權社會可以產生,媽媽非常重要,例如以平等的方式養育孩子,會形成人們長大後與他人互動的基礎。媽媽的規矩/權力(The rule of the mother)其實影響深遠。以我自己來說,我母親至今仍是我的道德模範。」

可是 Anjana 也說,她也有許多必須擺脫母親影響之處。「在某些情況下,母親們是非常完美主義的。例如她可能會希望女兒以特定模樣出現在眾人眼前,我想我們應該都經歷過,母親要你『應該怎麼表現、應該怎麼穿』的階段。」

「我的母親是個完美主義者,這使我早期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完美主義份子,因為要求完美,容易對很多事情有恐懼。」她停頓,「有些時候你必須克服來自原生家庭的一些影響,才得以發現自己的 superpowers,這也是我很想與讀者分享的,你可以不必完美,有時一團亂也沒關係。」

It's okay to be messy

女人時常被期待兼顧一切,Anjana 說,當她建立起家庭、開始工作之後,更發現完美主義幾乎使她窒息。「我發現,要平衡家庭與工作,兩邊都要做到完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做個完美的母親,我會帶著內疚感去工作;如果要當完美的工作者,我會對孩子感到罪咎。在充滿罪惡和自我貶低的情況下,作為一個人類,是不可能存活的。」(推薦閱讀:

她回憶起印象裡她最感挫敗無助的時刻,「你知道嗎?曾經有一次,我下班把孩子帶回家、發現他們非常飢餓,而我打開冰箱,看見裡頭沒有任何食物的時候,真的是,天啊,覺得自己作為一個母親,真是失敗至極!然後對比鄰居,別的主婦媽媽替孩子準備了整套系列的健康飲食,而我、我什麼都沒有。」社會讓母親單方背負太多壓力,以至於母親們獨自擔負任務,空空如也的冰箱,恐怕是許多母親的惡夢。

「有時我的孩子會怨恨我,因為我沒辦法參與他們在學校的活動,我也不是那個可以陪他們吃早餐的母親,我有時候感覺自己是個失敗的笨蛋!」

後來她與丈夫討論這個情況,丈夫也才認識到她的壓力,「我的丈夫告訴我,你不必什麼都一個人扛,你可以找我一起做啊!」兩人自此開始協調家務的分工。「我喜歡也擅長煮飯,他就負責洗碗。他會負責替孩子洗澡、我去哄孩子睡覺,即使很多時候哄到一半,我比孩子們更早睡著。」她大笑。

漸漸地,她學著原諒不完美的自己,告訴自己沒關係的,因為妳沒有辦法同一個時間存在於所有地方、照顧並滿足所有人的需求。「所以我學到了三件事:不完美沒關係、請求協助也沒關係,最後是要有自療的能力。」

「不要讓不好的經驗去定義你是誰,不要讓其他人、或者其他事件來定義你,你擁有能力定義自己。」她溫柔喊話,「It's okay to be messy,很多時候我們認為必須保持完美,事實上,沒有任何事情在我們的人生會是完美的,所以你必須學會與混亂共處,嘗試找到一些平衡、學會放手,不要執著於做一個完美的母親、完美的工作者,停止責怪自己,是自療能力的開始。」

D&I 讓不同族群共同發光

Anjana 曾在美國、比利時、印度、台灣等國家工作與生活,對於許多對於跨國跨文化工作有嚮往的年輕人,她提供經驗建議,首先是釐清自己想出國的原因,「有的時候我們出國,是想接觸不同的文化,但我們可以先問問自己,我們所在的土地也有多元文化,對這些文化,過去我有足夠關懷嗎?」

以台灣來說,我們對於不同族群、漢人、原住民、不同性別、性傾向的文化,是否也有相同關懷?或許從認識台灣的多元出發,你會發現,台灣比你想像得還要大。

「如果你想清楚要出國,態度就要堅定:告訴自己,我就是要做。」當時,她搭上單程飛機從印度前往美國,也是如此。「在國外生活,文化不同,肯定會遭遇許多困難,你要問自己,有沒有願意克服這一切的毅力與勇氣?」

正因為曾在不同國家與文化生活,她更認識到職場上多元共融(D&I,Diversity & Inclusion)的重要性。畢竟世界的構成就是多元豐富的。「因此,招募與晉用不同種族、性別與性傾向的人才,非常重要。為什麼重要?因為市場就是這麼多元,唯有如此,企業的產出,才能真正回應世界與市場的需求啊。」

Anjana 說到,GSK 的執行長是位女性,也是跨國製藥生技企業中,首位與唯一一位的女性執行長。「在台灣,GSK 的總經理是一位印度女性(也就是 Anjana 本人),我的團隊之中,也有超過 50% 的領導者/主管為女性。高階管理層,有超過 58% 是女性,公司希望能夠在決策上,努力讓女性取得決定權,2018 年公司晉升的夥伴中,就有 65% 為女性。」(推薦閱讀:)

GSK 也有許多 D&I 項目,人力資源部也與婦女組織工作,發展女性的多元技術組合能力,「企業內部也有 LGBT 社群 、亞洲社群。以我自己初至美國的經驗,歧視與不友善,許多時候是來自於缺乏認識,因此,我們的人力資源部也透過員工訓練課程,教育 GSK 超過十萬名的員工,讓他們知道,這世界上有不同種的生活方式、思考方式等,而當這些工作夥伴回到自己的社群,他們也能教育自己的家庭、社群,去尊重不同族群的生活。」

今年,GSK 亦榮獲 BCCT 的 D&I 獎項決選名單,Anjana 說開心,但仍值得持續努力。D&I 不只是企業功課,有時企業帶頭,終究是希望帶著價值回饋到社會中,讓人們能夠看見並欣賞不同的文化,去看見每一個人,不分族群,都有她/他們的 superpowers,從企業到社會,都應該準備一個更友善的環境,讓他們的超能力回饋社會、發光發熱!

女人迷年度盛事「GWIS 全球女性影響力論壇」,從女性影響力出發,希望帶讀者挖掘、打磨、肯認自己的價值,多元影響力,需要你的定義!


 

Anjana 的影響力金句帶著走(2018 GWIS 現場將有更多唷):

把作為人的真誠與原真性(authenticity)放到檯面上,是非常重要的事。

Anjana Narain

有時我們鼓起勇氣發表意見,結果可能沒人聽到、或沒聽進去,別以為這是失敗而轉身離開,你應該不斷嘗試!

Anjana Narain

有時,一團亂也沒關係。

Anjana Narain

別讓不好的經驗定義你是誰,別將定義自己的權利讓給其他人或事件,你有能力定義你自己!

Anjana Narain

別執著於做完美的人,我們的人生沒有任何事會是完美的,你必須學會與混亂共處,找到一些平衡就好、學會放手。

Anjana Narain

停止責怪自己,是自療能力的開始。

Anjana Narain

想出國生活,有時是想接觸不同文化,但我們可以先問自己,對於現處土地上的所有文化,我曾付出關懷嗎?

Anjana Narain

招募與晉用不同種族、性別與性傾向的人才,非常重要。為什麼?因為市場就是這麼多元,唯有如此,企業才能真正回應真實世界與市場的需求。

Anjana Na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