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準時為你放歌!說服心中那個放不下的自己,才有機會體面轉身離去。

我是大家眼中的乖乖牌學生,說來害臊,唯一會做、也唯一想做的事,就是鑽研知識。這或許是我活到現在最令我自卑、卻又最自豪的事吧。

撇開那些自己無法選擇的家庭議題來看,我想達成的目標,幾乎都幸運且順遂的完成了,領到全額獎學金準備出國讀博士,也有一個交往四年多的男朋友。但直到最近我才發現,在愛情裡,我似乎還是幼幼班的學齡呢。

女人似乎常遇到些莫名其妙的契機,可以發現另一半所隱瞞的事。我的契機雖然遲了些,卻也還是被我遇到了。都怪我那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研究精神(笑)就這樣揭穿他在前半年交往時,其實腳踏兩條船地和他前女友在一起;就這樣挖出了交往前兩年與曖昧對象的親密談話。

我聲嘶力竭、我淚無止境,而他卻也只能無語,因為都是事實。回去翻閱了自己那些年的照片,我看著那個以為與初戀熱戀中、笑得好甜的自己,我好為她打抱不平,我好心疼她的無知。


圖片|《體面》MV 畫面

他都認了,也說了對不起。但轉身後,一樣跟朋友嬉笑、出遊。

「都過去的事了,我現在也沒跟她們聯絡,不然你還想怎樣?」

是啊,證據揭發的太晚,我還要他為過去的錯贖罪嗎?在相愛的當下,狠狠被過去的事件打了臉。他放下了,並且希望那些事像沒發生過一樣,我們繼續保有在一起的快樂;我卻驚訝且挫折的站在原地,想要他為已經過去的事補償也不是,想分開卻又捨不得。

後來我提議先回到朋友關係,因為無法完全既往不咎、也無法完全捨棄。我就這樣帶著疙瘩出了國。

維持了一段保有距離卻又殘存溫度的關係。即使只是朋友,那些關心、談天,對適應新環境中的我,確實是不小的慰藉。但要應付爆炸般的研究生活仍是不易,我似乎是自然而地,回到往日與他的相處模式,尋求他作為情感上的依靠。(延伸閱讀:成熟的愛是節制:放下依賴慣性,愛得不焦慮

某天聊天時,我突然傳了一句:「你現在還像以前一樣想見我嗎?」

「可以視訊啊,明後天吧,現在每天都很累。」那是星期五晚上,他在跟朋友玩桌遊。

「我不是問可不可以,是問想不想。」我依舊探問。

「就還好。」他簡單答道。

看似平凡的對話,對那時候的我像是最後一根稻草。那是那段時間,好多次試圖在關係中加溫,卻被潑了一身冷水的,最後一根稻草。

忽然頓悟般,認清那個依然在向你討愛的自己,我是期望你回答什麼?說要回到朋友關係的是我、現在期望你回答「想見我」的也是我。說要回到朋友關係,學著原諒、學著不給壓力、學著不再緊迫盯人的自己,稍不注意就破了功,因為太熟悉、太想念你的溫度。才明白,原來那個說要當朋友的自己,是希望看見他苦苦求我回來的樣子,我只是在受傷之後想證明自己的價值罷了。卑劣可悲卻又假裝高尚的自己,原來依然在等對方來贖罪。

是不是終究,真的離開才是對雙方都好的選擇?無法原諒跟不想再掀過往的兩人。他也有自己的研究生活,有想擺在優先順序的休閒活動,萬里之外的我,無法像以前一樣幫忙打理瑣事、無法見面平撫孤單,更何況只是朋友關係,確實何必再付出更多?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現在也不知道怎樣對你才是好的了。」這是我看見他最後的一句話。
我就這樣封鎖了一切與他聯繫的管道。(閱讀更多:不愛,請不要對我好

想停止的,還有是自己對他的無限期待,過去的愛很多、快樂很多,他陪我走過的路我從不後悔。
看著他在人群中的光彩,我也開始從一個孤僻怕生的書呆子,慢慢走到現在願意主動走入人群,並鼓起勇氣當個在學術界、社交圈中都可以勇敢說話的人。

別堆砌懷念讓劇情變得狗血
深愛了多年又何必毀了經典
都已成年不拖不欠  浪費時間是我情願
像謝幕的演員   眼看著燈光熄滅

不想再要求更多了,不想再有失望的可能了。別讓更多現在的事實,毀掉那些曾經相信的幸福。
再苦、再痛,我都想一個人去承擔、去體會。像其他所有修過的科目一樣,我認真修完了這一門愛情學分,但學費好貴,我到現在都還沒還完呢。

重新點播這首歌,不敢說放下了,只是終於敢下定了決心。這是一段,我曾經願意用自己夢想去換的感情,從沒想過是自己先離開。書寫的過程也慢慢梳開自己思緒,一切都明白了。我看見自己每個選擇、行為背後的欲望,縱然是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樣子,但總還是學著認清了那就是我、那就是現在必須面對的處境,不要再用界定不清的關係來逃避面對痛苦。

曾經幸福過了就足矣。

by Nina(點播時間:2018/10/27 下午 7:18:16 )

親愛的 Nina: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分手後最痛的,往往是自我懷疑。懷疑自己還能不能愛,懷疑自己還值不值得被愛,懷疑在往後的日子裡,是否還能有一段怦然心動的相遇,這些種種的懷疑就像是問號的堆積,透過不斷地探問自己、不斷地向心裡挖一口井,我們一直想著,是否有挖到泉水的可能?是否能找到痛的根本,是否,能夠遇見那個內心矛盾又渴望被理解的自己?

心理學 OK 繃

從你的文字當中我得到很多很像是諷刺的東西,你渴望他懂你,做出矛盾的行為,事後想起來都覺得可笑,看他過著光彩的人生,然後再轉頭看看自己的戀愛學分,儘管你在課業上面有傑出的表現,但那並沒有辦法保證你有幸福的關係。很多人都說想在分手之後更懂得自己,其中一個可行的方法就是了解自己如何處理分手的傷痛,一篇研究曾回顧了 6 種不同的分手因應方式 [1]:

  1. 意義追尋:從這段感情的失落當中找到不同的意義和目標。

  2. 社會支持:在分開以後,我的身邊其他朋友和親人的支持。

  3. 宣洩逃避:大哭一場,或者是裝作沒事來逃避悲傷。

  4. 報復對方:網路上攻擊對方、傳惡意的訊息,或者是實質上去傷害對方。

  5. 自我傷害:你可能會以為要自殘吞藥才算是自我傷害,其實暴飲暴食、酗酒、飆車、故意熬夜等等也是一種自傷。

  6. 自我貶抑:覺得自己很糟、不好、沒救了,這輩子再也找不到適合自己的人。

有些時候我們分手想要裝得體面,我們會假裝不痛不癢,不尋求朋友的幫忙,只要不要讓他看出來自己多麼在意,似乎就可以維持某種假象的和平。其實你心裡知道,還是有一塊留著他的位子,還是希望他能夠拉下臉來跟你說聲對不起,換句話說,提分手的是你,假裝堅強也是你。不能夠怪你,或許過去的經歷讓你學會,只要要求太多就可能會造成壓力,說出自己的感受有可能會破壞關係,你只能夠漫長的等待,等待有一天他會默默的發現,直到等待的永遠沒有來,直到感覺到無限的悲哀。


圖片|《體面》MV 畫面

從你的描述當中可以看得出來,或許分開以後你獲得比較少的社會支持(畢竟在他鄉),而且有較多的自我貶抑,佯裝的堅強就會從這些文字當中洩漏玄機——其實你很自卑,不想要被看穿,但又希望他能夠懂你,給你想要的那種陪伴。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症頭」呢?心理學上我們稱它叫做共依附(codependence)[2],有時候你隱藏自己害怕別人看見真正的你,有時候你們會想要仰賴對方,前檔關係沒有辦法好好維繫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沒有價值。當然,每個人的嚴重程度不一,你可以看下面五種特徵你符合幾個:

  1. 他人焦點/自我忽視:習慣把別人需要放在自己的前面,付出很多、照顧別人,卻不知不覺地遺忘了自己。

  2. 控制者:想要幫別人解決問題、或者希望別人按照你的方式去做,不知不覺地把別人的事情當成自己的責任,當別人不聽你的時候,你會覺得憤怒和生氣。

  3. 低自我價值:怕被別人拒絕,也怕被別人稱讚(因為你覺得那是暫時的),有時別人一句無心的話,就讓你難過一整天。

  4. 隱藏自我:怕別人看穿真正的自己、壓抑自己真正的感覺,隱藏得好好的,怕有一天有人會看破你的脆弱。

  5. 依賴者:常常覺得自己是別人的拖油瓶,希望別人能夠幫自己做決定、或者是完成一些事情,沒辦法自己生活。

有些時候,依賴者會吸引控制者,有時候,兩個人在不同的時刻會扮演不同的角色,互相依賴,有一種共生的方式在一起。但是當其中一個人感覺到背叛、關係面臨威脅的時候,就有可能會退縮防衛、隱藏自我。但無論如何,倘若一個人經常在關係裡面產生這種共依附,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對方的背叛、背叛的時間點、能不能夠原諒、甚至是誰先提分手,而是「自我價值」的低落。事實上,習慣隱藏自我的人常常不會尋求朋友的支持,而對自己的價值感低落的人,更可能會做出一些自我傷害的舉動。

分手應該體面 誰都不要說抱歉
何來虧欠 我敢給就敢心碎
鏡頭前面是從前的我們 在喝彩
流著淚聲嘶力竭 

換句話說,雖然你點的是這首體面,但其實內心深處的你,多麼希望他能夠低頭跟你說抱歉,多麼希望自己能夠勇敢地心碎,放手聲嘶力竭,多希望那個你藏的很好的自己,能好好的被擁抱、溫柔地被看見。(推薦你看:《月薪嬌妻》為何火紅?我們都是渴望被需要的人

就像你最後所說的「縱然是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的樣子,但總還是學著認清了那就是我」,當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很感動,表示某一個部分的內在終於願意拿下面具,不再為了體面,而願意為了自己。

這樣的一種願意,或許暫時還沒有辦法換到俐落乾脆,但可能是給自己一個機會,從面具裡破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