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dia Murad 作為唯一願意公開發聲的受害人,反覆述說著不願記起的經驗,他的勇敢堅強值得受到更多關注。

「我曾是一名 ISIS 的性奴隸。我站出來說我的故事,因為那是我擁有的最好的武器。」——Nadia Murad

二十五歲的 Nadia Murad,不像同齡的女生來得有活力,面容略帶憔悴,眼神卻是堅定不移的。細讀她的故事,大概你會懂,那是勇氣和歷練的印記。

目睹家人被處決 被 ISIS 激進分子蹂躪

Nadia 居住在伊拉克北部地區 Sinjar,是雅茲迪族人。因宗教分歧,雅茲迪族一直是極端組織 ISIS 進行攻擊的主要目標之一。2014 年 8 月 15 日,改變她一生的前一個月,ISIS 聖戰士入侵她所居住的社區。當時村內所有人都被趕至學校裡,女人們眼睜睜看著她們的男人被一一帶走。據報導,在一小時內,就有 312 人被殺,其中包括 Nadia 的六個兄弟和母親。而年輕婦女和兒童則被趕到 Mosul,那是 ISIS 的主要據點。

Nadia 與其餘被綁架的人困在一座建築物裡,直到所謂「奴隸市場」的開始。她在自傳《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虜、以及逃離伊斯蘭國的日子》中提到當時的場面⋯⋯

Nadia Murad 將自己的可怕經歷記錄在《倖存的女孩:我被俘虜、以及逃離伊斯蘭國的日子》一書中。|轉載自網路


圖片|轉載自原文

當第一個男人進入房間時,所有女孩都在尖叫,彷如爆炸的場景般震撼。有些女生因強烈恐懼而嘔吐,但武裝分子仍舊是無情的。他們首先向美麗的女孩問道:「你多大了?」並檢查她們的頭髮和嘴巴。「她們是處女,對吧?」「當然!」警衛就像店主一樣為商品感到自豪。沒有如奇蹟般的情節,沒有人在危急關頭將她拯救。最後,Nadia 被一個「看似怪物」和暴打她的「巨人」所帶走。聖戰士強逼她換裝和化妝。(推薦閱讀:種族的雙重剝削:從 ISIS 性奴到女子保衛隊的反撲之路

「然後,在那個可怕的夜晚,他做到了。」——Nadia Murad

及後的日子,比活在煉獄中更可怕,她每天都被強姦。直至一天,她試圖從一扇窗逃走,結果馬上被捉住了。她遭到痛毆,被六名 ISIS 激進份子輪暴,以作懲戒。當時她不敢再奢望逃跑,日以繼夜的折磨讓她想過毀容甚至自殺。(延伸閱讀: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後,正視性侵,你需要知道的十件事)

「他們不斷侵犯我的身體,直到我昏過去。」——Nadia Murad

此時,她的「主人」決定賣掉她,並叫她先洗澡。絕望之際,她找到逃離的出路。一個穆斯林家庭幫助她逃到邊境,最終找到通往德國的安全之路,2014 年 11 月,她成功逃脫至難民營,三個月的苦難亦就此終結。

重提不願記起的回憶 助倖存者尋公義之路

能逃出魔掌,不是易事。然而活著,亦沒有想像中來得的輕易。在成千上萬的受害人之中,不少人選擇隱姓埋名,而 Nadia 是唯一一個願意公開經歷的人。她希望幫助其他正受 ISIS 逼害的雅茲迪族人,她到處演講、公開譴責 ISIS 暴行、促請國際領袖盡快用行動剿滅 ISIS、並將經歷寫成書。2016 年,她成為第一個聯合國親民運動倖存者親善大使亦於同年聯合獲得薩哈羅夫人權獎。8 月,她宣布與 Yazidi 活動人士 Abid Shamdeen 訂婚。

「伊斯蘭國奪走了我的家人、我的未來、我的生命。但我心裡存在的,是公義。公義永遠站在我這邊,而不是他們的。他們絕不能夠從我身上奪走公義。」

Nadia Murad


 圖片來源| AFP

只要公義未得彰顯的一天,她的抗爭仍然會繼續。

紀錄片《鎖不住的使命》

曾獲辛丹斯電影節美國紀錄片導演大獎的《鎖不住的使命》(On Her Shoulders),正正講述有關 Nadia Murad 的故事。

2018 年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riday: Women Power」將由 2018 年 10 月 19 日至 12 月 7 日,逢星期五晚上將輪流放映四部包括《鎖不住的使命》在內、以女性女權與公義為題材的紀錄片。如有興趣了解更多,可細閱詳情。(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