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讀《媳婦的辭職信》,將女人形象與家庭天使脫鉤,找回女性的自主性與人生選擇權!

《媳婦的辭職信》,第一次見到這書名,以為是本虛構小說,畢竟向公婆提出辭職這件事,有哪個女人真的敢做?沒想到它卻是本散文故事,真實記錄了韓國作者金英朱,這位已經當了 23 年大家族長媳的女性,勇敢向公婆辭職的故事。她記錄下女性在家中角色的反思,自我改變的挑戰與歷程,真摯又坦承地,讓我們看見一個靈魂如何跳脫教條,長出獨立自主,找回自在的自己。

家庭天使的覺醒與戰鬥

「媳婦」一角,讓每個女生聽到都害怕,記得前幾年網路上還有一陣關於「去男友家吃飯該不該幫忙洗碗」的討論,可見即使只是交往階段,這個未來的角色與責任,已開始對無數女性形成壓力。

人們對女性在家庭角色的想像,就像作家吳爾芙在〈女性作家的困境〉中形容的「家庭天使」(Angel in The House):「『家庭天使』極具同情心,十分親切可愛。她沒有一點私心;高難度的家庭生活動作,是她的拿手好戲。她每天都在犧牲自己。她的性情使她從來沒有自己的想法或意願,而只會去體貼別人的想法和意願。」


圖片來源|Pexels

作者金英朱也曾是一位稱職的家庭天使,她在每一場家族聚餐,都與其他女人在廚房忙進忙出,為男人遞餐倒茶;每一個重要的討論,女人不許有自己的聲音,只能聽從男性的決定後協助行動;當她參加教會活動,被佛教徒婆婆責罵時,沒有辦法為自己發聲,老公與公公則躲到外面,等待女人處理完「她們自己的事」。

可怕的不只是父權將家庭天使的枷鎖扣上女性,而是女性將規訓自我內化,使得女人在擺脫框架的路上,與家庭天使有場永遠無盡的戰鬥。就像金英朱說的:「在生活中,總是忍耐和犧牲雖然痛苦,但說出自己的內心話,並用實際行動去執行時更加艱難。因為除了其他人,我也會責備自己。」(推薦閱讀:

一切壓抑與忍耐,直到 23 年後她願意提起勇氣,直面生命的課題,不再欺騙自己,她才開始覺醒,並且發現自己一直被恐嚇:「妳要怎麼活下去呢,妳以為女人一個人生活非常容易嗎」、「這世界這麼險惡,為什麼要一個人生活」、「妳真的太不懂人情世故了」,這些聲音之所以可怕,就來自「父權主義思想用『女生應該做什麼』不動聲色地去逼迫女人」,以及「女人內心的『女人應該⋯⋯』的想法,也是讓自己受傷的原因之一」。

她終於看穿了這些集體潛意識,從一個單純的家庭天使覺醒,並血淋淋叩問:「因為是媳婦,所以我才沒有選擇權嗎?在夫家,我到底算什麼?所謂的媳婦,所謂的妻子又是什麼存在呢?對於女人來說,結婚是什麼?我為什麼跟先生一起生活?」

承擔責任才能找回力量

作者最讓人欣賞的部分,是她不去抱怨先生或公婆如何待她不公,自己過得多悲慘,相反地,媳婦生涯反而像是一個破口,帶領著她往內心深處走,全面檢視自己的人生態度與行動,如何讓生活成為現在的樣子。

她以「夢境」為鏡,看每一夜出現在潛意識中的事件,反映出哪些真實的自我,她就像循著一條線頭,慢慢看見自己一直以來都是沒有安全感的人,以為只有找一個人依靠,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以為丈夫就是一輩子的靠山,在遭遇丈夫的背叛與不公對待時,也未能作出行動,只是壓抑忍耐,因為她不認為自己可以獨立活下去。

「讓我如此辛苦的不是婆婆,而是我自己」、「責任在我身上,因為我沒有好好地守住自己的東西」、「並沒有人要求我那樣做,我是被『女人、媳婦一定要那樣做』這些看不到的教條限制住了」很神奇地,當她承認責任是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他人時,力量也慢慢回來了,因為她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有選擇權的,她可以為自己所選的結果負責。

她開始出外工作,一點一滴存,一份能養自己的基金;她在家以外的地方,租了小套房,那個空間只屬於她,沒有角色與義務,耍廢偷懶都沒關係;她向公婆提出辭職,跟老公要求離婚,因為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就算會失去所有,也願意承擔。漸漸在實踐中活出自己想要的生命,而不再只是自怨自艾,讓她擁有了更多自信。

就像塔羅牌中的「寶劍八」,畫的是一位矇著眼的女性,全身被綑綁,雙腳踏在滿是泥濘的土地中,身後還插滿了八支寶劍,她內心害怕而遲遲不敢行動。但其實,她忘記了自己的雙腳是自由的,並沒有什麼東西束縛了她,只要她願意嘗試,跨出第一步,就能帶自己離開,前進。


圖片來源|塔羅葵花寶典

承擔回自我生命責任的金英朱,就像拆下了眼罩的女人,當她開始改變、行動,力量回到了自己身上,就能讓生命前往想要的方向。而這件事,永遠只有我們自己才能做到,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不把禁錮套在兒女身上

令人欣慰的是,作者的「媳婦革命」,最終得到的不是婆家的責罵,或破碎的家庭,反而因為她忠於自我的行動,帶動了家人的改變,他們開始將繁複的家庭儀式簡化,騰出更多的時間與心力,用心與彼此相處,使得不管是媳婦、兒子、長輩等角色,都漸漸放下沈重的負擔,在家裡活得自由愉快。(推薦閱讀:

走過這一場蛻變之旅的金英朱,感悟了生命的成長:「並不是時間到了,就會成為大人」、「一個人面對恐懼,才能慢慢學會勇氣」。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成為真正的大人,擁有獨立自主的力量,所以她與孩子展開「獨立生活練習」,給他們一筆六個月的初期租金,要他們搬出去住,並工作養自己,陪著他們一步一步學習獨立生活,長出能力與自信。

不把那一條條「媳婦應該如何」、「男性應該怎樣」的禁錮規訓,再度套在兒女身上,她將自我的學習轉化給孩子的禮物,帶給他們身而為人最重要的獨立性。就像她所說的:「父母給予孩子最大的禮物是『自己從父母傳承下來的陰影不要再傳給子女』。」

一代又一代關於媳婦的悲苦傳說,也應該從我們自身開始扭轉、終結,讓每一個角色在家庭之中,都能互相滋養與照顧,還原「家」真正的意義。


圖片來源|Pexels

曾有人說:「母親是家庭的靈魂,母親快樂,全家才會快樂。」《媳婦的辭職信》不是一次自私的決定,而是源自對家人與自己真正的愛,才有勇氣踏出這一段路,即使過程艱辛,抵達的終點美好,那就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