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八月團隊誌內容,專訪女人迷設計師 Merci ,窺看她關注性別的起心動念,希望貢獻己力產生的影響。若未來想搶先閱讀精彩的團隊專訪,歡迎加入有伴計畫

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認識女人迷的你知道,這句話,我們常掛嘴邊。

性別是大命題,女人迷用普普藝術,讓日常生活裡的性別現身,也讓那些理所當然的歧視顯影,過程有阻礙有跌宕。儘管路途蜿蜒,目標遠大,想鬆綁的框架太多,但期待看見的自由太美,所以我們步履不停,腳步堅定。

2018 年七月,「有伴計畫」誕生,是為讓我們腳下踏出的足跡,震出更大漣漪,透過與更多性別團體合作、牽起性別資源網絡,讓影響力不只從文字出發,更實際產生行動。

女人迷團隊誌八月號,專訪「有伴計畫」負責人兼女人迷設計師 Merci,她對性別議題的執著,設計不脫在乎使用者的溫柔,都來自她很重要的生命核心:讓所有人,能得到幸福的渴求。

我的核心追求,是冀望所有人都能幸福

我眼裡的 Merci,很有活力,熱愛學習,總是面帶微笑。有時候報告分享,生硬話題也能被她隨手畫下的生動插畫,變得平易近人。在女人迷 Merci 的角色是設計師,但我眼裡,她除了是設計師,更像穩定團隊的存在——一步一腳印執著耕耘,在別人搖旗吶喊時,她嘗試找到革命方法,二話不說就跳下去做。

2017 年 ,大法官同婚釋憲結果出爐,民法違憲,同年 10 月 Merci 手拿她為女人迷設計的彩虹標語,走在同志大遊行遊行隊伍最前面,另隻握著彩虹旗的手,堅地有規律地搖動;2018 年反同團體發起愛家公投,Merci 第一時間在團隊群組裡詢問女人迷接下來要產生什麼行動。

在每個性別事件或倡議行動中,總能看見 Merci 充滿幹勁的身影,這要從她初識女人迷的過程談起。

「2014 年,法國通過同性婚姻,我很關注這項議題,但當時很少新聞在談,我上網搜尋資料發現了女人迷,內容報導非常清晰易懂,以當時身為讀者的角度看待女人迷,只覺不簡單。」茫茫網路大海,因性別上了女人迷的岸,我好奇,甚少人談同性婚姻,Merci 為何對這個議題如此在意?(延伸閱讀:同志權益的勝利!法國通過同性婚姻及領養法案幕後血淚

「其實我之前是伴侶盟的志工,在倡議過程會覺得很困難,生硬性別資訊,拉高大眾認識性別的門檻,」一起工作幾年,我都不知道 Merci 曾是伴侶盟志工,新奇問她加入的動機,她推推眼鏡,雙手交疊放在大腿上,傾身說,「我加入伴侶盟,是因為妹妹。」

若有個雙胞胎一起成長,你的人生是什麼模樣?對 Merci 來說,從童年到青春期,有個與自己年歲相同的妹妹,無可避免的就是一場場比較。

「我小時候很討厭我妹,她什麼都做得比我好,考試永遠贏不了她。直到高一那年,她出櫃了,她跟我說,那年考上人人稱羨的女校,但她不敢去讀,她怕讀了自己就有可能真的喜歡女生,『變成』同性戀。」

後來才懂,妹妹在考試裡的努力,不過是想透過一件事情,證明自己可以「像個正常人」一樣做得很好,讓家人驕傲。說到妹妹對自身性傾向的焦慮,Merci 眼裡只有心疼,若當時有更正確的性別教育,有更多聲音談性別多元的可能性,妹妹可否少疼痛一點,活得更自由一些?

另個衝擊 Merci 生命的,是她同窗三年的生理男閨蜜。

高中三年,這個閨蜜與 Merci 無話不談,他是個很細膩溫柔的男孩,卻時常在生命裡遭受一些細小的惡意,像是,同學會嘲笑他陰柔,猜測他是有著少女心與同志身,但閨蜜始終對他人的揣測保持緘默。直到高三畢業旅行,那晚夜色很黑,襯著微弱燈光,閨蜜跟 Merci 告白自己的同志身份,說,「找到了信任的人,想把這個秘密告訴妳。」因性別框架,生命裡重要的人,怎麼都活得好痛苦。

是這樣開始理解性別的,從性別帶來的痛苦開始關注,也想從鬆綁這些痛苦著手。

認識女人迷後,Merci 渴望透過設計師的身份,在替多元性別發聲的路上給出力量,「作為設計師,希望可以為一個媒體貢獻改變,也直接接觸使用者。把性別用很簡單的方式傳達給使用者,這一路來,我一直在思考女人迷的設計到底是什麼?最終我們還是回歸溫暖與真實,我只希望因我的設計,為使用者帶來一些溫暖,若能進而引起思考或在他們身上產生影響,那就好了。」

心底燒灼,驅動自己生命的價值,Merci 在這幾年逐漸看到了輪廓,「我想我的核心追求,是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幸福吧!只要我感受到一個人因不自由而不幸,就覺得很痛,想要給出力量改變它。」

當你覺得格格不入,我們渴望你來,看見多元的可能性

卸除他人的不自由,聽來遠大,但若看見框架,就能有機會替生命挖掘出可能性,我們希望給出一點力量,讓你想像自己要的「自由」,是什麼模樣。

女人迷從線上內容,走向線下活動,我們相信,與讀者真實接觸,分享生命經驗,是另種鬆綁框架的行動:如果看見社會限制外的生活方式,或許你也可以開始思考,自己想要怎麼活。

這項與讀者接觸的線下活動,即為每月一次的「迷粉同學會」,Merci 是負責人。問到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場,她回憶,「 最深刻的是在台南舉辦的第一場,請讀者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時,有位單親媽媽說出自己單身後如何開始新關係,儘管人生歷經改變跟挫折,但她現在過得很快樂。我就在想,這不是我經歷過的人生,但這個人,閃閃發亮。」

在他人生命故事裡得到能量,時常是 Merci 與線下讀者接觸的真實感受。

分享彼此的過程,我們也了解自己、看見生命的限制,也望見衝破限制的生命力,「另個故事,是個經歷八年婚姻,下定決心離開的讀者,她說,因為女人迷,她知道自己不必被社會的想像限制。就算已超過三十歲,不想結婚、不生孩子或離過婚,覺得自己被排除在三十歲的社群之外,女人迷讓她看到活出不同人生的可能性。」(推薦閱讀:寫給三十歲:完整人生不該只是一張結婚證書

另位讀者——小 B 的故事,也讓 Merci 明白自己與女人迷努力的方向,或許無法完全拔除他人的不自由,但確實走在鬆綁的路上, 這也是始終讓 Merci 驕傲與滿足的一件事:

若你覺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我們希望你來,走入我們之中,看見生命的多元,並且為自己的可能性定義。

以下為設計師 Merci 用圖文與你分享的,小 B 的故事:

烏托邦式的遠方,有你就能慢慢抵達

因為想讓更多人看見生命的可能性,不想再讓某人的生命歷程,必須躲在角落哭泣,無法真實做自己,女人迷邀請你加入「有伴計畫」,持續推動性別影響力,實踐我們的想望。(推薦閱讀:致用戶書 02:嘿,跟我們一起走,好嗎?

對有伴計畫的負責人 Merci 來說,推動計畫的過程難免挫折,是怎樣的願景支持她繼續下去?Merci 看著我微微笑,露出可愛虎牙,從困難點談起,「加入有伴計畫的迷友們,其實就是用行動支持我們打造性別友善生態圈。這項計畫的挑戰在於,女人迷秉持希望能讓性別資訊傳播出去的媒體精神,我們希望讀者不必付費也能閱讀我們的文章,因此有伴計畫並非一般付費牆形式。第二個顛覆付費會員制的,就是『利他』的角度,透過付費支持,迷友會幫助我們一起建立更多性別資源網絡,但這樣的資源,不限於付費會員才能享用,以利他的價值分享出去,讓資源被需要的人廣泛利用。」

「因此有伴計畫的成效、帶來的改變不是一蹴可幾的,不是煙火,但我希望這個計畫能細水長流,然後我們一起走到那片,我們嚮往自由不被束縛的大海裏頭。」Merci 說這話時,眼裡有溫柔,「過去大眾可能覺得談性別很無力,但現在社會風氣逐漸注意到這塊,我們也想藉此大力推動性別,把性別團體串接,帶來改變。」

心有性別,Merci 除了對計畫有願景,對自己亦有期許,「我希望照顧好加入每個有伴計畫的夥伴,並且能跟著女人迷,以潛移默化的方式,開啟更多人的性別啟蒙。」有伴計畫是項推翻台灣付費方式的實驗,也是對在乎性別的人,發出邀請,產生改變的呼告。過程還需摸索,但我們會抱持對願景執著,對細節靈活的心情,一步一腳印走。

從迷粉同學會到有伴計畫,Merci 接下的任務時常沒有先例可循,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慢慢摸索。我光是想像就覺得壓力頗大,困難重重,但我在 Merci 身上從來看不見這些焦慮,任務遇到困難,有挫折了,她不待在原地懊悔,而是立刻找到重新前進的方向,精神飽滿地上路。

我忍不住偷偷問 Merci,過程都沒產生負能量,想逃避或放棄嗎?「過程當然很困難,也很崩潰,」Merci 邊笑邊對我做出崩潰的表情,嘴巴扯開,看來實在痛苦,「但如果因為我做了,累積了一些摸索的經驗,讓之後要做的人少吃一點苦,少經歷一點崩潰,那我就做吧!」

做任何事情的起心動念,還是回歸自己最在意的「人」,這是我覺得 Merci 最迷人也最珍貴的地方。專訪最後,我請 Merci 對加入有伴計畫的你說段話,我們來自不同的小河,因女人迷凝聚,希望匯流的大海,是我們想一起去的烏托邦:

「我們要一起走去的遠方是很烏托邦的,光是要溫柔地對待自己與他人就很難了,要完全實踐性別平等的路或許還長,但我還是期待有一天能夠看見,在這世上不論多數或少數的群體,都不再被視為『不一樣』的一群,每個人都能平等地,擁有爭取幸福的自由。」

儘管是烏托邦式的遠方與想望,有你一起走,我們會慢慢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