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專欄,【回家路上】談親職關係間的尋根之路。唯有將父母的課題還給他們,才能放下枯萎的過去,人生重新開始。

今年六月,我與一群夥伴一起開啟了一段「自我尋根工作坊」。

尋根,說的是回到自己的家庭,回顧成長經驗,回看家人影響,回頭認識過去與現在的自己。我們運用「家系圖」為工具,整理自己的家庭狀況,父母親的感情如何?他們與自己父母的相處又如何?爸媽用了什麼方式教育我們?有沒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家庭暗面成了秘密?我們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家庭,與自我的位置。

有人說,了解自己一定要回到家庭嗎?我恨透了爸媽,為什麼還要回去認識他們,我一點都不想再與他們有所關連。但事實上,我們身上的很多部分,都來自於家庭的影響,即使不想承認,不願接受,他們始終都在,無法抹滅。我們都有傷,我們都有痛,但如果不去看見,那些缺憾就會瘀在心裡,悶成隱疾,看不見也摸不著,卻終身隱隱作痛,在成為獨立大人的路上,讓我們以為自己還是那無能為力的孩子。

每一次上課,我們邀請兩位夥伴,與我們分享他的家庭故事,很赤裸,很誠實地為自己開刀。其他夥伴就作為鏡子,靜靜聽他的故事,然後不批評也不給建議,單純回饋給他自己的看見,幫助分享學員突破沒看見的盲點,或是沒思考過的問題。在彼此照見的過程中,學著看見家庭作為一個「系統」,成員間的互動如何彼此牽制、影響,在不同位置上的家人,又該怎麼回到自己的角色,才能使家庭系統完整、安定,成為一個互相滋養的有機體。

老師總說,我們是「尋根、聽故事、找自己」,我很是幸運,能成為其中一員,聽見每個真實動人的故事。在徵得夥伴的同意後,將這些故事凝鍊成文字,分享給每一位走在「回家路上」的你,希望讓你知道,你並不孤單,我們都一起走著。


圖片來源|Pexels

這一天與我們分享的成員是 S,一位臉上總掛著亮麗笑容的女孩,水靈大眼與白皙皮膚,出落得大方漂亮。她的氣質清新脫俗,像是早上的一束晨光,又像是典雅風信子,那淡淡優雅的紫色花絮,伴著清麗的香氣迷人。

直到她開始訴說成長的經歷,我才發現那風信子的紫,原來渲了些哀愁的苦。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

S 出生自南部大家族,卻有無比孤單的童年。

在她記憶中,爸爸媽媽總是不在身邊。爸爸有著發財大夢,整天忙著賺錢、創業、投資、應酬,卻沒有穩定收入,時常生意失敗,就回來向媽媽要錢。媽媽是家中的長女,年輕時為了支撐家計,被迫到酒店工作,供養下面的弟弟妹妹,典型的大姐命運,她以為遇到 S 的父親,就能擺脫自我犧牲的悲情,丈夫在追求時也信誓旦旦,不會再讓她辛苦工作,沒想到才沒兩年,他因為自己的生意失敗,開始回家跟太太要錢,S 的母親承不住經濟壓力,只能選擇回酒店工作,無法親自照顧 S。「在我的記憶中,父母總是不知道在哪裡。」

S 被放在外公家,由親戚們輪流看顧,與她最親的是小阿姨,她很小的時候曾差點被送養,害怕再被拋棄的恐懼,讓她成為家中最乖的孩子,總是盡力滿足家人,這樣的心情,或多或少也影響了 S,以為自己只要乖乖在家等待,爸媽就會記得回來找她。

她記得那時候,晚上不敢一個人睡覺,就跑去外公外婆房間,跟他們擠在一起,尋找一份安心。有時被送到舅舅家,他們雖然對她很好,但全家一起在餐桌上聊天笑鬧的樣子,總提醒了她,自己不是這裡的一份子,看著他們幸福的模樣,讓她小小的心靈就懂得了苦澀,卻不敢讓誰知道。有一段時間,她也被送到爺爺奶奶那邊去居住,小小的 S 就像個皮球一樣,到處移動、寄放。「雖然大家都對我很好,有很多個家,但卻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家。」


圖片來源|Pexels

我轉述的文字聽來憂傷,但事實上,當時 S 在說這些故事時,臉上的微笑和平時一樣光亮,並沒有抱怨或哀嘆,好像她在講的不是自己的事,而是從其他人身上聽來的。我自以為那一定是份假裝出來的苦笑,她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後來繼續聽著她的經歷,發現遠遠不是如此。(推薦閱讀:回家路上|與父親和解:我恨過你,但我選擇愛回自己

爸爸媽媽,我該怎麼照顧你們?

S 就漸漸在父母的缺席中長大,國中的時候父親欠債,騙太太簽下本票,又說要假離婚才能避風頭,S 的母親就在不知情的狀況背下債務,又被迫離婚。直到現在,她都怨透了自己的前夫,以及逼她進酒店的環境。S 知道母親不快樂,看著她每天下班,又跑去打小鋼珠排解憂憤,也每天服用精神藥物,S 默默在心裡許願,長大後要照顧母親一輩子。

父親離家後,跑到台北另外有了交往對象,但仍與 S 和前妻保有聯繫。S 記得高中時,父親說希望 S 上台北唸書,北部發展機會比較多,也可以跟他住在一起,S 的母親就開出條件,要父親每個月給她生活費,才讓女兒上台北去。S 就在父母的「交易」下,來到了台北,她笑說自己有種被賣了的感覺。但對於自己不太負責任的父親,S 卻也沒有排斥,像是一種看開了父親為人的無所謂。

這時的父親,轉作了建築業,事業較為穩定,可是資金周轉仍是壓力。後來,當 S 年滿 18 歲,父親想借她的名字幫忙貸款,因為自己的信用已經破產,她雖然有所遲疑,仍覺得幫父親度過難關也不為過,在父親的再三保證下,簽下了本票。跟當年的母親一樣。


圖片來源|Pexels

沒過多久,命運重演,父親的公司倒閉,他逃到中國躲債,S 簽下的那張本票,成了她的惡夢,開始有債主找上門來,要求她償還。被逼急的 S 走投無路,想學母親去酒店賺快錢,可是去了一次就了解這不是能輕易脫身的地方,就離開酒店去外面打工,一點一點慢慢償還。一年多後,她真的不想再為父親擦屁股了,決定離開台灣,跑到澳洲打工,離台前她擔心這樣是否會惹怒債主,引來生命危險,但沒想到什麼事都沒發生,她仍活得好好的。

後來父親回台,開始清償自己的債務,S 也只是說:「爸,如果你需要幫忙,可以直接跟我說,我一樣會幫你,可是你不可以騙我,傷害我對你的信任。」我聽來覺得偉大到不可思議,如果是我一定恨透了父親,問她一點都不怨懟嗎?S 卻說:「剛開始當然會呀,覺得其他人的爸媽都好好照顧他們,我卻沒有。可是後來經歷很多事,特別是我們欠了這麼多債也還活著,就覺得也沒有什麼,什麼大風大浪都看過了,就漸漸想開了。反正我也長大了,換我照顧爸媽也沒有不好。」S 貼心得令人驚訝,也讓我了解那份笑容並不是苦笑,而是走過幽谷後的堅強。

將爸媽的責任還給他們,回到女兒的位子

但當然,S 並非全然陽光、堅毅,生命中仍有些缺憾,需要她去看見。老師問了她:「那妳現在,自己的生命在追尋什麼呢?」S 頓了頓,緩緩回答,她很希望能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賺更多的錢,這樣才可以照顧爸爸、媽媽。「還有,我也才可以把狗接回來,自己養好牠。」講到這件事時,S 第一次不再微笑,默默流下了眼淚,展現了她的心酸。原來 S 有一隻狗,但現階段經濟狀況沒有餘裕繼續飼養,所以將牠託付給了父親。她想到了自己的無能為力,覺得自己好糟糕。

原來這麼堅強的 S,心中一直覺得,就是因為沒有錢,他們才沒有一個完整的家,父母需要為了錢往外跑,甚至彼此分裂,她從小就一直想著,要是她有很多很多錢,那就好了,一切都會好了,全部都會沒事的,她要蓋一棟大房子,讓爸爸媽媽、外公外婆、爺爺奶奶、阿姨舅舅全部住在一起,大家都不會為錢煩惱,快快樂樂,她也可以在父母的愛中,好好長大。


圖片來源|Pexels

原來她急著長大,想成為一個可以賺錢養爸媽的孩子,這樣的期許,是來自了兒時的缺憾,傷痛。

「我知道妳辛苦了。可是妳要記得,自己的角色是『女兒』喔!有時候我們會以為,幫忙解決爸媽的問題,他們就會回過頭來愛我們,可是妳要記得,他們有他們自己生命的課題,那些都不是你的,也不該由妳承擔,妳能做的,只是好好當一個女兒,陪伴他們,不是承接他們的責任。妳有自己的路要走,爸媽有他們自己的,誰都是這樣。」

老師一席溫暖又重要的提醒,像一把拆信刀輕輕落下,除了安撫了 S,在場許多夥伴也紛紛拿筆抄寫下來,她讓我們這些孩子,無意間扛起父母的額外重擔,給開了出口。讓我們知道即使是家人,也不需要幫彼此負責,所有的課題,都須回到當事者去面對。

愛好自己,找回心中的家

那天最後,老師提醒 S,她對於自己沒有家的失落,對日後親密關係的影響,「妳要看見心中那個孤單的女孩,然後學習自己陪伴,照顧她。」。S 突然笑笑著說:「其實我這一任男友在告白時,就是把家裡鑰匙交給我,然後說他會照顧我一輩子,我就完全被打動了!」原來那些被一個人打動的時刻,很多時候,其實是我們內心渴求一生的空洞,終於被填補了。(推薦閱讀:失戀與失落開啟療癒之路:生命的缺憾,會帶你前往該去的地方

我後來自己回想,男友打動我的時刻,其實也像這樣的。那時候他跟我告白時,就站在身後,把雙手從背後繞過了我的肩,整個人護著我的背,我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覺得跟這個人在一起就受到保護了。一直以來,我小小的內心始終渴望爸爸能在背後支持,當我的後盾與靠山,讓我知道當面對生命的挑戰與艱難時,他會在,他會幫助我。可是我的爸爸沒有這樣,所以我無意識中,一直在尋找這份力量。

人們常說的那些打開心門的鑰匙,原來就是一道道童年的失落。

有時我們會幸運遇見這把鑰匙,可是更幸福的會是,我們成為自己期待的承接者,陪著自己去完成那些未完的失落,當自己的靈魂伴侶。把自己照顧好,不必等待他人給你,我們自己練習給,才能真正找回心中的家。


圖片來源|Pexels

S 的故事,給了我一種全新想像。我本以為有過這樣經歷的人,在好好療癒自我之前,一定都對原生家庭有著滿滿怨懟,而不是原諒與照顧。S 卻像行過江湖的俠女,把過往經歷看得雲淡風輕,視為一種生命的必經,卻不必然再背在身上,拖累前進的腳步。

我才明白為何覺得她身上的氣質,與風信子很像。多年生的風信子,在一次開花之後,必須先狠下心來將已枯萎的葉子與花枝剪掉,只留下球根,才能迎來明年再次開花。多像生命的路徑,唯有放下已經逝去的過往,不管是開心、難過、悲傷的,只有放下過去,不再原地踏步,才能前進,讓人生重新開始。

當我問 S,她的故事能不能借我書寫時,她立刻大方答應,並且說:「希望我的故事能讓大家了解,每個人肩負的挑戰不同,無從必較,當面對挑戰時,請不要自怨自艾,一切將會伴隨自己的處理,慢慢找到解決的出口。」

不對生命際遇怨懟,將逆境化為前進的動力,我看見她正漸漸盛開、綻放,一步一步,成為最美的自己。


圖片來源|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