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有一白遮三醜的說法,作者艾莉莎出走世界,看見多元審美觀底下,屬於自己獨特的美!

文|艾莉莎

在世界各地工作和生活已經半年了,以前還在台灣的時候,也都是外國客戶居多,再加上社交圈,總是與不同文化的人們相處著。

身為一個以工作為重的單身女性,我從早到晚最容易被國外朋友問的,就是關於女性方面的議題,各式各樣的問題這幾年反覆地被問,從簡單的,像是「台灣女生大部分都會想結婚嗎?」 ,或是很難回答的「在台灣男人是不是傾向女人該在家帶小孩?」,再到非常辛辣的「在台灣女生喜歡發生一夜情嗎?」⋯⋯當然這些事情,我認為都沒有絕對的答案,最好的回答是「就我的經驗來說⋯⋯」,或是怎麼樣的事情比例偏高。不同的文化也有不同的想法,所以討論這些議題時,向來都是和平、有趣、和舒適的,直到有一個令我感到些微敏感的話題,而我的原先的觀點也在討論的最後發生改變。

那天,我們討論著關於女人體態的話題,來自法國馬賽的好友拿著高腳杯,翹著腿,把太陽眼鏡掛頭上,大方地說:「當然是要優雅」。來自瑞典首都的好友,畫著淡淡的妝,帶著一條銀色項鍊,穿著簡單的黑色連身裙,若有所思的點點了頭,「我同意,當然還有,自然也是一種美」。然後他們轉頭看了看我,把我從頭到腳看了一遍,說了:「親愛的,儘管你看起來審美觀和我們沒有太大不同,但我們仍然想知道關於你國家的文化,大部分的人有怎麼樣的審美觀,特別流行什麼?」


圖片|來源

於是我想了想關於台灣的主流女性用品和化妝品,想了想商店裡最流行的東西,我在一部分當中提到了在台灣美白是流行的,和歐洲不太一樣,關於美白的產品總是很多,大部分的模特兒總是很白,也有一句話叫做「一白遮三醜」。當我說完這句話後,討論的戰爭就開始了,我的法國朋友對於「白就是美」的單一價值極度反感,露出不悅甚至厭惡的表情。(推薦閱讀:告別瓊瑤式的女人想像:誰說女人一定要溫柔乖巧?

當下,我回想了小時候的經驗,我買過一些美白的產品,那時即使我知道我的膚色本來就是小麥色,再白可能也白不到哪裡去,但我仍抱著孤注一擲的心情,買了美白化妝水,美白乳液,出門大太陽的時候總在待再屋簷下,不敢曬超過一個小時的太陽,又或者撐著陽傘才能到處去,而我也有一些台灣的女生朋友們和我做差了不多的事情。

為什麼我以前要這樣做? 

從小親戚看到我的時候,總愛說:「你又變黑了!」但那語氣從來不像是讚美,不像是說「哇~變黑了,很漂亮」,而是「怎麼又變黑了?」是一種質疑。我的審美觀也因此有了扭曲:「變黑」是一件不好的、應該避免的事。我變得不太喜愛自己的膚色,開始想要變得更白再更白,但其實這些年來我的膚色根本沒有變很白過,因為我天生就是這個小麥膚色,除非我真的去做手術。

近年也曾在幫忙接造型案子的時候,被化妝師抱怨,「你要是白一點就好看多了」,讓我生悶氣,生她的氣,也生我的氣。為什麼我黑了一點會讓我被嫌棄?之後,也聽過很多台灣男性對著女生指指點點,討論著哪個女生的皮膚白嫩很美,而哪些女生的皮膚黑黑的沒什麼吸引力,卻真的很少聽見台灣男性說女生皮膚黝黑很美。

直到後來我在紐約住了一陣子,當我的小麥膚色皮膚不再總是被批評,而是常被人稱讚很美,甚至 pizza 店的老闆因為太喜歡我的膚色而請我吃了一塊超大綜合 pizza 之後,我原先的審美框架才漸漸被瓦解,因為他們給了我這 20 多年來不曾擁有的大量稱讚。我學習開始用不同的文化視角,愛上自己的顏色,愛上了不論曬太陽前還是曬太陽後的皮膚,不論黑一點、白一點,不就都是自己的膚色嗎?


圖片|來源

於是,我學會了欣賞自己,喜歡看著鏡子欣賞自己身體的全部,逐漸愛上了各種樣子的自己,不再輕易追隨他人的審美觀,我告訴自己,我值得自私的忽略他人對我的審美意見。我滿意我自己,可以大聲說我愛我的膚色,我愛我的風格,我愛我身為一個女孩子,我愛對自己有自信的感覺。

這時,我才想通為什麼我的法國朋友會這麼不悅,因為這是一個對女人很不利的一個偏見。

膚色的歧視,影響很深。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天生的膚色的變化範圍,而這樣的膚色若不受到他人的認同,或是常受到歧視,那麼將會是一個人信心失落的開始,更何況很多女孩子是在年紀還很小的時候就被親人或是好友這樣說,就算表面上說不在意,內心深處的小角落的能還是會痛的。(推薦閱讀:壯女孩的驕傲:審美標準,我自己說了算

最後我的法國朋友道出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話:「好啊~那麼講求公平的話,對女生很多人覺得這是美,那你們的社會是不是也覺得男生白一點比較帥?有沒有「一白就變帥」或是「一黑就是帥」的俗話?」她這番話逗笑我了,讓我由深思的微微愁眉,變成豁然開朗的大笑。

以二三十歲的年齡層,我身邊的朋友家人們來說,就分成很多種,有的喜歡如同韓國明星般白白嫩嫩的男生,有的是喜歡陽光型皮膚微深會運動的男生。還有其他細節,有的人喜歡高高壯壯肌的肉男,有的人喜歡瘦瘦可愛的男孩,有人喜歡文青的藝術類型⋯⋯。相較來說,討論男人的時候比起討論女人來的有趣多了,因為每個人對於每個細節都有著不一樣的意見,和差別很大的品味,常常我們在私底下聊天的群組,吵著怎麼樣才是真正的帥,但從來就是沒有相同意見的。

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帥氣與美麗,值得被欣賞與愛護。我也期待社會能改變對於女人苛刻不公平的外貌審美單一框架。以台灣女生的堅強和獨立,慢慢的會變得越來越好,就如同我們對性別的友善態度一樣,我很驕傲的告訴我的法國朋友,台灣將會是第一個開放同志婚姻的亞洲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