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透過兒童公路電影,從父母離異、親子溝通為題材切點,探討童年創傷的議題。


圖|《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劇照

「踩著離家的步伐,帶著純真,兌換無常。」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在台灣引起了一番討論,身為父母離異家庭下的孩子,親子間的溝通和關係一直也都是我所關心的議題之一。「女生而已」曾採訪過的導演趙暄於今年度推出了新的電影短片《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其中描述了了父母與孩子溝通離婚和家庭結構調整的過程以及鑰匙兒童如何排解或面對來自父母與或自己內心的壓力。

你是否曾想過,甚麼樣的家庭環境,會讓一個孩童在心理上決定不再依賴父母?那些離家出走的孩子是面臨了什麼事情?而心理獨立與年紀是否無關?

《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以兒童公路電影的形式,探討童年創傷的議題。故事中的主角,年僅九歲的阿凌,父母離異,平時靠著優異成績與擔任小老師的職務之便,幫同學作弊收取報酬,原意是打算存錢去找母親,卻因父親在他生日前夕帶女友及其孩子回家,讓他的出走計畫提早實現,當天深夜便毅然決然離家,搭上開往花東的夜車。當小小的心失去了它賴以棲身的所在,旅途中遭遇的人事物,也就成為他的傷痛昇華或沉淪的唯一憑藉。(推薦閱讀:受暴不婚媽告白:原生家庭沒教我的愛,成了我一生的課題


圖|《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劇照


圖|《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劇照

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自癒之道,不是每個創傷都有機會得到救贖。

導演趙暄去年在寫作長片劇本的過程中,閱讀許多「無差別殺人」的出版物,進而接觸了「童年創傷」的主題,了解到一個人幼小時期的經驗對其成長後的行為模式影響甚鉅,因而有了《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的發想。更確切地說「幼時不愉快的經驗,並不只限於家暴或性侵,更關鍵的是一些我們日常認為對應兒童時的正常態度,只要處理不當,就會產生創傷。」(節錄自《教出殺人犯》.岡本茂樹)

事實上,正因為看似正常,病灶反而不易顯現,種種敗壞的跡象也更耐人尋味。在《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中,我們跟隨主人翁的腳步走上這趟晦暗的旅程,旅途中所遭遇的人事物、生命中看似微小、互不關聯的隨機事件的交乘相加,將會對他的價值觀形塑帶來關鍵性的影響。(推薦閱讀:

談到創作這部短片的契機,趙暄說,人該如何處理創傷,一直是她創作上關注的主題。她於南加大的畢業製作《此身》,講述的就是一個年輕殯儀館的學徒藉著修復極端毀損的遺體案件,平復過去未能修復自己親人遺體的傷痛。在《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中,描寫的是父母「輕率言語」與「抑制孩子表達情緒」的管教方式所造成的無心卻深遠的傷害。


圖|《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劇照

一個人即使在家庭裡失去了棲身之所,還是可以從其他地方找到繼續走下去的力量,那個力量可以來自朋友、校園、職場,甚至可以是自己。在《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中,主角的足跡遍及花蓮南北各處,包括花蓮市、壽豐、豐田、豐濱鄉等。花東的遼闊和極具療癒性的自然人文風景,陪伴並解放故事中的小男主角找回自己內心的平靜。

在越來越看重情感教育的今天,希望這部另類的兒童公路電影,能喚起我們心中的那份柔軟,讓我們想起,每一個大人都曾是受過傷的孩子。


圖|《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劇照

《如此這般的小人大事》的主演為被譽為天才童星的白潤音,在片中與林祐銓蔡亘晏劉主平、許家榛,以及資深演員馮翊綱都有精彩的對手戲。目前主創團隊正在募集完成影片、放映與影展所需之資金,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朋友,以下有放映的相關資訊,若時間上無法配合,也可以點選募資頁面,用行動支持,讓這個議題被更多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