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小姐,小姐去運動,不為討好誰,為了取悅自己,渴望一個熱烈流汗的身體。當你開始重訓,你才真的認識自己每一寸的肌肉與身體!

開始運動一陣子以後,我開始能從衣著辨認不同人。

穿著領口有鏤空花紋的針織衫、配著短西褲使用划船機的女孩,應該是下班後被男朋友拉來健身房的。剛剛走過閘口的馬尾女孩,上身是一件班服、下半身是寬鬆的運動褲,應該是頭幾次來,習慣只用跑步機,一邊做有氧運動一邊偷看正乓乓鏘鏘用著重訓器材的男生們,揣度自己何時才能去試試。而那個穿著寬鬆挖肩背心、內搭運動內衣,下身一條緊身運動褲的女孩,肯定是健身好手。果不其然,一進大門她就直奔臥推處,完全沒在怕。

瑜伽教室裡,從服裝一樣能認人。上寬下寬運動服就上陣的,肯定是新手。穿得樣式越花、布料越少、越緊身的女孩,在瑜伽這門藝術所下的工夫,就越精深。頭上有各色髮帶的、毛巾不離身的、水壺是塑膠大壺還有個弧度可以鉤住的、耳機是防水藍芽款的,往往正是運動健將。


圖片|來源

我曾經想過,可能是越貼身的衣服越不干擾運動,也以為是練出好身材之後必然要秀一秀。後來我發現,不是的。

開始重訓以後,我像認識一個新朋友一樣,一寸一寸重新認識我的身體。比如說,我雖然慣用左手,但左手肌肉卻比較無力,一練三頭肌,啞鈴就往右邊倒去。比如說,我雖然肌肉控制力極差,但教練要我 hold 住核心時我從來不會忘,那是斷斷續續練了三年瑜伽的成果。比如說,我對我的臀部真的好陌生,當課程進展到我必須收緊臀部、抬起腰和大腿時,我居然不知道怎麼使力。(推薦閱讀:【運動小姐】重訓的美妙之處,在於經驗痛苦

二頭肌和三頭肌各有各的發達程度,臥推的時候要用胸大肌出力而不是手臂,髖部和大腿在硬舉和深蹲時的施力方向和方式都不一樣。在訓練的過程中,我把自己解構,一個部位、一個部位地全都拆開,於是發覺每一塊肌肉、每一寸肌理、每一塊皮膚,都有自己的個性。

過去二十八年,我的頭腦領著我的軀幹在追逐理想的道路上狂奔。寫論文熬到肩頸痠痛,捏捏就好;讀書讀到脊椎側彎,扭一扭便罷。身體有這邊痠那個痛的,哎呀,念書都來不及了,其他的事之後再說吧。

於是我作為「我」,彷彿只有腦袋和心靈,身體只是一個執行的工具。

當我運動時的服裝也越穿越貼身、越穿越花俏、配件越來越多之後,我突然明白了那些重訓室裡、瑜伽教室裡的女孩們。如果我已經認識了身體的每一部位,細膩地鍛鍊它們、注意它與它之間的差異,我就再也捨不得無視他們了。那些勞苦的汗水、支撐到手腳發抖的時刻,足以讓我越來越真心賞愛自己。愛自己的體態、愛自己的毅力、愛自己的決心。

這個「自己」,有腦袋、有心靈,當然也該有身體。於是,不論我的身材是緊實或鬆弛、是有線條的或肌肉貫起,我都愛它。我不需要符合社會的「標準」才敢穿上貼身運動服,每一寸我曾認真與它共存的肌理,都很美麗。

也許,我將慢慢成為旁人眼中健身房裡「一看就很殺」的女孩。但我知道,服裝只是個人選擇。無論寬鬆或貼身、花俏或樸實,真正引人注目的,其實是我們無所畏懼,專注成為自己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