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風氣漸開,透過立法與社會文化改革,讓男性有更多投入家務照護的空間與自由,讓未來孩子的童年裡,除了母親還有爸爸陪伴的身影。

寫在父親節,從前台灣社會強調男主外女主內,許多人的童年,看著爸爸的背影長大。

然而,隨性別平等觀念普世,男性在家務勞動與育兒照護的投入開始被大眾討論,必須有更多國家立法規範,給予父親申請陪產假的權利與保障,讓更多男性得以跳脫傳統社會框架,與伴侶溝通,一起負起家庭照護的責任。

育兒有許多形式,但其基礎是愛!無論是母親、父親,還是兩者都投入照顧幼兒,並不是爭論的重點,對吧?儘管道理如此,但實際上,留在家中投入育兒照護的父親仍屬少數。

根據《The Guardian》報導,澳大利亞家庭研究所的數據顯示,過去在澳大利亞,父親和伴侶有權享受兩週帶薪休假;在英國,只有 2% 的夫婦享有共享育兒假,英國政府於 2015 年推出,允許兩位父母分享 50 週的假期和 37 週的工資。

美國,是唯一一個發達國家(Developed country),缺乏政策保證新生兒的父親或母親帶薪休假。

因此,除了文化因素,國家政策是否給予父親相當的支持,也是影響他們參與家務的因素之一。

另個例子,德國立法規定,在 14 個月育兒假期間,父親必須休兩個月,僅在兩年內,休陪產假的男性比例從 3% 上升到 20% 以上 。魁北克亦推出了一個「爸爸時光(daddy-only time)」的計劃後,超過 80% 的父親接受了這個提議。


圖片|來源

父親休產假:帶來平等伴侶關係,孩子更快樂成長

研究表明,長時間陪產假的好處可以延伸到整個家庭單位。當父親延長陪產假或擔任初級照護角色時,會產生更多平等關係,家務勞動更分散,離婚次數減少,夫妻報告的性生活更令人滿意。

在擁有平等伴侶關係的家庭長大之孩童,往往更快樂,更健康,在學校表現得更好,更有自信也較少產生行為問題。女孩傾向於選擇無性別刻板印象的職業,男孩能夠擁有並建立更平等的親密關係。

另外,若父親每個月休假,母親未來的工資可增加 7%。

節錄《The Guardian》文章內容,與你分享三位父親的親身經歷,解釋他們為何決定待在家中,扮演照護角色。也期待你在文章內思考父親與孩子間的關係,了解男人照顧子女能獲得的個人利益。

此篇內容不為攻擊未投入家務的男士,而是鼓勵改變文化,以便為其他男人建立一個更好的社會風氣與環境,讓父親擁有選擇權,在他們渴望抽出時間照顧孩子時,能有一個舒服的社會與機制接納他。

Mike Dwyer:成為全職照護者,是我做過最持久、積極的改變


圖片|來源

我回顧了在辦公室工作 12 年後,我選擇承擔主要照顧者的角色,是意識到,在我工作生涯裡我沒有一天為自己感到自豪。未來我會對著我的墳墓說:

對,成為全職照護者的決定,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做的一個持久、積極的改變。生命太短暫了,就算不知道是否做出正確的選擇,但要確保你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

Mike Dwyer

我處於有點特權的位置,我的朋友都接觸並理解我,因此當我投入家庭照護,並不會從周圍的人身上得到「但為什麼?」的反應,這是一個很大的幫助。但對於其他想投入家庭照護的男性來說,可能會在過程中遇到壓力,並產生一些心理健康的問題。就像母親陷入產後抑鬱症一樣,當男人成為全職照顧者時,也很有可能擁有相同經歷。尤其是當你感覺與過去隔離時,那非常具有挑戰性。


圖片|來源

任何想成為主要照顧者的人都會認為,「這很棒,我會得到很多鼓勵,我把孩子照顧得很好。」但想想,如果你的伴侶留在家中帶孩子,他們會得到鼓勵嗎?幾乎沒有,因為照顧孩子被視為是應當的一件事情。(推薦閱讀:全職奶爸陳廷宇:一手帶大女兒,拉著嬰兒車跑馬拉松

我們的確需要進行文化變革,而且我認為這是圍繞著性別問題發生的現況,不管它是否與父母直接相關。暴力侵害婦女、女性的報酬低於男性,我認為這是我們作為一個社會需要共同改變與成長的部分,直到女性獲得與男性相當的平等機會,並為其努力獲得同等獎勵,要達到這樣平等的社會,我認為取決於教育和經濟。

無論何種性別,都享有平等的育兒假,正是這種文化變革才會使社會發生變化,而這種推動,是一個漸進式,甚至長達數十年的過程。

Richard Hedger:我們是同性伴侶,育兒是幸運也是個開始


圖片|來源

我們是同性伴侶,有一個漂亮的三歲女兒 Scout。我是一名自由攝影師,與我們伴侶 Paul 在 Surry Hills 設有工作室。

有了孩子後,家庭生活並非沒有挑戰,但這就是生活的全部。作為一對同性伴侶,我們遇到了與任何家庭單位都會碰上的驚喜學習。

顯然,社會逐漸關注到男性照顧者,但我相信它已發生多年。無論何種性別,家庭單位有很多種並且多元。社會思維轉變,人們會開始意識到主要的照顧角色可以且「應該」由男性與女性來實施。我們在很多場合受到質疑,但也因此,變得有彈性且做出相應的反應。

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我希望看到一些官方改變,以簡化正式文檔。

我們發現自己在各種醫療保健組織中,無法填寫父親的表格,因為所有問題,都只針對母親制定。當涉及到孩子的兒童保育,營養和一般健康時,你很快會發現表格內並不包含父親,它主要面向女性。


圖片|來源

作為父母,我們珍惜每一刻,渴望每一個里程碑。「哦,哇,她坐起來!」「她翻了個身!」「她剛邁出了第一步!」。作為一個家庭,我們經常與有相同年齡孩子的朋友來往。

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會參加彩虹家庭和同性戀爸爸社區活動。Scout 會在過程中經歷並理解我們社會的多元化家庭結構,這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每週兩次 Scout 和我一起參加幾個當地的課程。音樂團體和體育團體,通常緊隨其後的是公園,動物園,遊樂場甚至海灘。

在 LGBTQIA 權益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它不僅涉及婚姻平等,還涉及平等權利和歧視。社會上來有許多遭受許多歧視的群體與領域,並未獲得與婚姻平等相同程度的可見度——特別是跨性別、性別多樣化和雙性人的問題——但這並不會使它們變得不重要。(推薦閱讀:三個同志家庭的動人告白:「承認我的家庭,妨礙了誰的幸福快樂?」)

未來,我們希望有另一個孩子,一個 Scout 的兄弟姐妹。這是一個漫長而漫長的過程,也不會沒有心痛。我們的女兒很棒,作為父母是驚人的。她的出現對我們來說是絕對的快樂,並繼續讓我們驚訝。

我們真的很幸運,這只是一個開始。

Rory McLeod:休陪產假,這對你的頭腦是件非常健康的事情


圖片|來源

我發現爸爸們要休陪產假似乎困難得多。

因此,我在我的公司組織裡,支持那些來找我尋求建議的人,並試圖改變組織政策,使其更加適合家庭。無論是個人還是專業,我都看到家庭在起初育兒日子有多難。

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許多在關係中的男性並不希望擔任起照顧角色。有時他們只花一周或幾天的時間,即回到工作場所,讓媽媽留在家裡,獨自面對一個非常小的孩子,與所有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這是一種不公平的情況。

特別是有兩個小孩,情況會更艱難,但透過與我伴侶溝通,協調彼此的生涯規劃,輪流擔任照護角色時,孩子們能夠與我們建立平等的關係。他們不會看見我們那些「傳統的媽媽和爸爸」的角色。我的女兒 11 歲,她跟媽媽說話時,像跟我談起學校的戲劇時一樣快樂。他們可能會看到我做晚飯,或洗衣服。


圖片|來源

我認為能夠在家庭環境中投入一些價值,是一件非常健康的事情。

我會對其他爸爸說,爭取他們有權享受的任何陪產假。並且不僅僅是接受它,一旦結束,它就結束了。這是一份全職工作,這是一項重要的工作。這可能是他們作為青年人最重要的角色。了解到他們給孩子的價值觀,與媽媽給孩子的價值觀,是同等重要的,他們值得為之奮鬥。

儘管改變立法的範圍和靈活性是件大工程,使男性擁有更長的時間投入家庭照顧——特別是在前五年。讓男性投入家庭照護,作為一個社會,我們從中受益——我們會養育出更腳踏實地的孩子,而且說實話,我認為這樣的成長過程,會讓男孩變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