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愛過的那些年,千真萬確,愛是你也剛好在這裡,我們一起游過一段。

剛開始,他不能承認,失戀這個概念。

又或者說,他找不到精準的語言,來描述自己的感覺。是憤怒還是痛苦呢?是失落還是麻木呢?他第一次發現自己有這樣的情緒,很複雜,很混亂,他沒有練習過,他不會,可是,他不能不會。

這幾天他有一個感覺,好像突然被扔在大海裡,四周不見浮木,偏偏自己是陸生動物,腳搆不到地,他又不懂呼救,是不是只能一路沉下去?情緒是海,就要淹沒他,他勉強呼吸,每一口氣都好痛苦。

他很絕望,告訴自己不行,很賣力,想往前游,耳提面命地說,我必須好起來。往前游的路上,他覺得孤獨,這條路沒什麼同伴,陪伴他的是酒精,還有整間屋子的回憶。他像小孩子賭氣,為什麼你這樣對待我,我付出這麼多,怎麼你說走就走?


圖片來源:日劇截圖

他不停重回分手場景,他想問為什麼,想問因果,想問以後,憤怒的背後是害怕,他其實想說,你可不可以不要丟下我。回憶也是海,刮過他的身體,毫不留情,每想起來一次,他就刺痛。(推薦閱讀:男子失戀陣線|海苔熊:最悶的不是失戀,而是失戀卻說不出口

穿越情緒的海和回憶的海,憤怒與痛苦之後,他感覺到的是麻木,好像什麼事情都不再重要。去哪裡也好,總之不重要,他每天穿戴自己的軀殼去上班,按表操課,劃掉待辦事項,一般的交際,一般的通勤,一般的生活,覺得自己的靈魂慢慢空掉。他的身子越來越重,一路往下掉。他沒什麼實感,直到狠狠撞到地面。

好魔幻。他想,真的,最慘也就是這樣了,這就是我的 Bottom line,悲傷的實感,原來是這樣的。

最慘不過就是,你離開了我,我重新回到我自己的生活。那又怎麼樣,我總之已經和自己活了二十多年。他撞到地面,那裡有他最保護自己的一塊,他的悲傷,他的害怕,他的無能為力。想到這裡,他決定可以為自己好好哭一下。

他想著,可以的,慢慢來,不要急,他慢慢找到跟情緒共存的方法,讓情緒經過,不傷害他,也不傷害其他人。他把自己滿身的刺拔掉,漂浮起來,他抬頭看,海面好平靜,像是沒有過波瀾。

他也辛苦了好久。真的。可以好好鼓勵自己一下吧。

他不知道自己游了多久,可能終於,這海讓他感覺安全,說不定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後,他成了海的一部分,海也是他的一部分。他就是海。

像他愛過的那個人,他們說了再見,可是愛過的那些年,千真萬確。愛是他們正好在這裡,那就陪彼此游過一段,失戀把他們送回各自的海,是可惜,也不可惜,總之謝謝曾經有人,毫無保留地愛過他,他也曾經毫無保留地愛回去。

那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