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從英國跨性別議題談論到「恐跨」現象,藉由文章,帶你了解跨性別女性在性別運動裡的尷尬處境。

文|吳馨恩

前年,在美國某些州,因為制定了《廁所條款》(bathroom bill),要求跨性別者依照出生性別上廁所,而引發了社會兩極化的對立辯論。

今年,在英國關於跨性別議題的討論也很熱烈。英國政府打算修改 2004 年以來的《性別承認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 GRA),減少跨性別者聲請法定性別變更的程序。在過去,跨性別者必須提出大量的醫療診斷及以該性別生活的證明,讓許多跨性別者無法負擔相關經費,甚至導致害怕審查而不敢聲請,現在則考慮讓跨性別者透過法律上進行自我聲明模式(self-declaration model)來完成法定性別變更。

一、排跨基女帶頭,弱者殘更弱者

在美國,共和黨的勢力帶領著反跨性別運動,然而在英國,反跨性別者運動則是由老派的第二波女性主義者、基進派女同志運動者,或精確來說是「排跨基女」(TERF),意即排斥跨性別的基進女性主義者所領導。

著有「我的性革命」(My sexual revolution)的英國基進派女同志、女性主義學者朱莉·賓德爾(Julie Bindel),不僅主張「政治女同志主義」(political lesbianism),要求所有女性主義者都必須成為女同志,還曾經帶頭污辱雙性戀女性,說她們是「性享樂主義」(sexual hedonism)與「臨時女同志主義」(temporary lesbianism),認為雙性戀女性應該成為女同志,才是真正的解放。她就是此次英國反對跨性別運動的重要領袖。

英國反對跨性別運動的主要說法是,《性別承認法》的變革,會影響到2010年的《平等法案》(Equality Act)中,保障女性專屬資源及空間的條款。

英國反對跨性別運動的支持者主張,改變後的法案將使跨性別女性瓜分原有分配給女性的資源,變相鼓勵順性別男性假扮成跨性別者進入女性專屬空間騷擾女性,尤其是女性專屬的強暴與虐待庇護所。(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們愛《丹麥女孩》,卻不愛身邊的跨性別?


圖片|來源

二、英國政府與兩大政黨支持跨性別者平權

對此,英國政府承諾,可以視情況拒絕服務進行惡意破壞的人,並且建議女性庇護所及監獄可以讓具有暴力傾向的女性安排到單獨空間,無論使用者是順性別或跨性別。此外,謊稱自己是跨性別者進行傷害他人行為(包含順性別女性與跨性別者)的順性別者,必須面臨兩年有期徒刑。

同樣的爭議也發生在支持平權的主要左翼政黨「工黨」(Labor Party)內部。

同志團體在柴契爾執政時期聲援罷工的礦工,所以工黨很早就有支持同志運動的傳統。電影《驕傲大聯盟》(Pride)就是在演這一段真實故事。

這一次工黨把跨性別女性放在女性候選人的名單中,導致三百名女性成員聯署反對並退出工黨,她們說跨性別女性參政上有男性特權(male privilege),不該來搶奪女性的保障名額。

更離奇的事情在後面。

反對跨性別平權的工黨順性別男性大衛・路易斯(David Lewis),甚至聲稱自己「星期三是女人」,要求加入工黨在貝辛斯托克的女性候選人名單,而遭到工黨官方停職。

工黨官方強調,工黨一向秉持性別平等及多元的態度。工黨認為,跨性別認同並不是隨口說說的感覺或心情,跨性別女性也面臨女性的困境,經濟、教育、人身安全都受到壓迫,處境並不比順性別女性寬裕,甚至很多時候更加艱辛,應該被尊重並獲得實質保障。工黨黨魁傑瑞米·柯賓(Jeremy Corbyn)更在節目上聲明:「黨的立場是,妳自我認同為女人,然後你被視為女人對待。」

除了持進步價值的工黨之外,保守黨的新任總理德雷莎·梅伊(Theresa May)也大力支持性別承認法的改革,並且在英國同志媒體粉紅新聞(Pink News)的頒獎典禮上,公開演說表示:「跨性別不是一種疾病,不應該被這樣對待。」

三、英國跨性別者運動在網路戰場上的艱困

即使有英國政府的支持與英國兩大政黨的力挺,拿著女性權利當作論述武器以反對跨性別的聲浪並沒有消失。在網路上,跨性別族群與其盟友的社群分分秒秒面對著騷擾與恐嚇。

前一陣子,英國癌症研究基金會(Cancer Research UK)在子宮頸抹片檢查的衛教宣導影片中,用「有子宮頸的人」代替「女人」,鼓勵不分性別認同有子宮頸的人都來檢查,因為長期以來自我認同為男性的跨性別男性在子宮或乳房健康上,經常因為性別認同感到疙瘩而沒有進行檢查,然而這樣貼心的平權小措施,卻引來反跨性別女性主義者不滿。她們灌爆基金會的官方推特,宣稱說基金會的作法是在「抹除女性生理事實」。

今年的倫敦同志大遊行,甚至被一群基進派女同志運動者干擾阻擋進行,她們在街頭舉旗宣稱「跨性別是為了消滅女同志」、「跨性別是男人強暴女同志的陰謀」、「女同志不是酷兒」與「將女同志從LGBTQ移除」。導致支持跨性別的女同志運動者在社群媒體發起了# LwiththeT(女同志支持跨性別)的標籤,為了對抗這些女同志社群內部的反跨聲浪。(推薦閱讀:社運與跨性別!專訪葉若瑛:「我爭取成為自己的權利」

如今,就連英國最大的母嬰論壇-「媽媽網」(Mumsnet),都淪為反跨性別運動的溫床

在那裡,不斷有人煽動群眾,表示《性別承認法》的改革會造成「變態男性入侵女更衣室」、「女性資源被跨性別者全盤奪走」。媽媽網官方則是站在假中立的立場,在它們宣稱的「禁止仇恨言論的政策」裡面,禁止稱呼他人為「順性別」(cisgender)!這個單純描述對方出生性別與性別認同一致的詞彙,只因為反跨性別女性主義者主張「順性別」是一種「厭女誹謗」(misogynic slur),就被媽媽網禁止使用。

反對《性別承認法》改革的請願書連署,在媽媽網上更是大有斬獲,總共獲得了超過一萬人的連署簽名。

四、女性權利與跨性別平權並沒有互相排斥

就在這幾天,英國政府平等辦公室(Government Equalities Office)為此進行回應。在聲明稿中,該辦公室特別強調政府同時支持女性與跨性別平權,認為兩者關係並不互斥。以下是翻譯後的內容節錄:

「政府致力於改善婦女和女孩的地位,並支持她們的權利、安全、隱私和尊嚴。我們還致力於改善跨性別者的地位並支持他們的權利。我們相信,提升跨性別者的權利不會損害到婦女權利,將與所有群體合作以確保這一點。」

這讓筆者想起在 2018 年年初的「是時候停止了」(Time's Up)運動。

許多跨性別女性受邀,成為這個反對性暴力運動的領袖與講者,理應是好事,卻引發了反跨性別女性主義者的反彈。

有些支持性工作權的跨性別女性受到恐嚇,被稱呼為「支持性暴力的男人」,造成許多英國跨性別者不敢參與當時的反性暴力運動。

因此,英國的跨性別女性記者芭黎絲・李斯(Paris Lees),在集會遊行中上台演講時掌聲雷動!許多人都由衷敬佩她的智慧與勇氣。

女性主義評論家阿米莉亞・亞伯拉罕(Amelia Abraham),為了芭黎絲.李斯與跨性別族群,在英國的老字號左翼媒體-衛報(The Guardian)上撰寫評論「 Time’s Up 運動團結展現你可以是個跨性別盟友與女性主義者」,強調女性主義者跟跨性別者應該彼此互相理解、團結對抗壓迫。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以下這個部分:

「順性別女性和跨性別女性都知道妳的身體意象審視,在工作中面對歧視和工資差距,以及經歷性暴力意味著什麼。真的,我們可以談論的不僅僅是廁所。」

是的,我們可以同時支持女性權利與跨性別者權利,這兩件事情不應該被操作成對立的雙方,我們不應該落入壓迫者「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的陷阱之中!

順性別女性與跨性別者共同面臨著父權體制的性別壓迫,這兩個群體應該團結起來共同對抗這樣的結構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