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小姐,小姐去運動,不為討好誰,為了取悅自己,渴望一個熱烈流汗的身體。攀岩教我的事,在不斷的變動中,找到新的平衡。

趁著週末,去象山攀岩。走了好多次,看過日出日落的象山步道,原來也有升降的攀岩路線,隱藏在路線之間。彎過小徑,就是另一種前進風景——向上爬,或向下降。

攀岩作為一種行進方式,最早是為了克服困難地形發展,是一種手腳並用,甚至可以說是胼手胝足的運動。

第一次攀岩,手握結繩,一步步向下,那是一條近乎垂直下降的路線。面朝岩壁,把自己站成ㄑ型,我身上沒有綁繩,聽見自己的心跳好大聲。隨行領隊說,三點不動一點動,踩穩了,抓緊了,心安了,就踏下一步,攀岩的重點在於領會身體的平衡,平衡在你自己身上。

那時我沒聽明白,急著要下。

下降的路是這樣的,見不到底,眼前只有岩壁,你不知道自己要走多久,只能一直走下去,只有此時此刻,此時此地,踩穩了往下,接著還有下一步,每一步都有判斷,每走一步,你的平衡都在變動。

最初開始走,我擔心手不夠力,擔心腳搆不到,擔心身體重量把自己拽下去。開始走以後,我覺得攀岩真正難的,卻是在摸索前進的平衡與速度,怎麼走才屬於我,有自己的速度,不必搶快;也接受平衡隨時可能失去,隨時可以透過自己找回來。(推薦閱讀:【運動小姐】真正重要的,永遠都是付出的過程


圖片|來源

向下走,有幾次遇上死路,找不到路繼續,左右腳都搆不到,手不夠長,落腳之處太滑不穩,我只好掛著不動,心好緊張,想著自己會不會就卡在這裡。想起人生的某些時刻,不能退後,也找不到前進的路,心會恐懼,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

我深吸幾口氣,很奇妙的,身體平移,扭個角度,意外有路可去,害怕的變動,反而讓人找到新的平衡;換個視角,卡關指引了新的路徑。然後慢慢習慣,所謂攀岩,就是彈性的去找路,去改變現狀,去適應變動,去摸索平衡。

這路走來,有過膽戰心驚,磨傷膝蓋,勾破褲子,卻很認真的覺得,原來身體很有力量,原來我可以這樣協調和運行身體,原來平衡在變動的每個步伐,也在我自己身上。

這是我第一次攀岩,但或許我們都已經在生活中反覆練習了好多遍。不要怕,路很長,你一直也有能力帶自己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