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網路發跡,「網紅媽媽」佳佳,陪伴數十萬印尼移工在台灣生活,透過自己的力量,成為外出工作移工的避風港。

文字/ 陳子琳
攝影/ Kenny Mori

數十萬印尼移工的「網紅媽媽」

在直播軟體 BIGO LIVE 上,她搞笑,她唱歌,有時也教化妝;每到伊斯蘭教特殊的節日時,她就會和全球各地的粉絲們一起禮拜和背誦古蘭經。她在直播平台創立了一個家族「C.G.C」,家族的每個人都管叫她「媽媽」。她是佳佳,第一次來到台灣是作為移工;再來台灣,是為了結婚,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

我是佳佳,我來台灣十四年了。二十歲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懂,只想著要出國工作,所以文件辦一辦就來台灣了。後來,我認識了現在了老公,結婚後,我也就成為真正的台灣人。我和老公生了兩個孩子,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但是在網路上稱呼我為「媽媽」的,有好幾十萬個印尼人。

我在臉書上有 20 幾萬的粉絲,但其實我一開始辦臉書不是「想紅」。我會幫忙老公的旅行社,經常會遇到要回去印尼的移工,我就會在機場幫忙他們處理登機的程序啊、行李啊還有要注意的事情。他們都說很謝謝我,想跟我繼續保持聯絡,所以我才辦了臉書。

後來,這些回去的印尼人也告訴其他人說在台灣有一個「媽媽」可以幫助他們。所以就有更多人知道我了,我的「小孩」就越來越多了,雖然他們很多人年紀都比我還大。


圖|作者提供

去年,我看很多朋友都在玩直播,我就想說我也可以試試看,於是我就註冊了 Bigo Live 這個直播平台的帳號。我創立了一個家族「C.G.C」,我平常就在上面唱歌啊、聊天啊、或是講些好笑的話,有人要求的話我也會化妝。

因為我常常跑機場嘛,我也會跟他們說一些打包行李要注意的事情,什麼可以帶、什麼不可以帶,還有哪些要放行李箱的,不要花了錢買了一大堆結果到機場只能丟掉,很浪費耶。我的粉絲都是印尼人,但他們大多不住在印尼,而是在不同的國家工作,像是沙烏地阿拉伯、台灣、新加坡、香港,很多地方啦。(推薦閱讀:兩個故鄉,一個移工故事:遠離家鄉,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我的粉絲都跟我說:「媽媽,看你表演我都不會膩,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看妳今天又會表演什麼!」聽到這些話,我的心就感覺很溫暖啊,他們就像是我真的小孩一樣!

在虛擬的世界裡,我們是互相倚賴的家人

因為我自己也當過「外勞」,所以我很明白在國外工作那種很孤單、很害怕的感覺。尤其是十幾年前,我們還沒有手機,如果老闆莫名其妙發脾氣;或是印尼的家裡寄信說錢不夠用了,不管多難受的心情都只能自己承受。

不過現在大家都有手機嘛,有的時候,我的粉絲累積了很多現實生活中不敢說的話,等到我直播的時候才留言跟我講。他們常常說心情不好啊、或是沒有放假很無聊,我就會搞笑給他們看,因為如果可以讓一些人因為我的表演而感到開心,我也很滿足呀。

每一次的直播,往往一次就有幾千則的留言,我都會很認真地看,因為我知道有一些是「求救訊息」。有的人會說:「媽媽,我的老闆對我不好,我的朋友說如果逃跑的話,可以賺更多的錢,這是真的嗎?」還有的印尼女生跟我說老闆會偷摸她,嚴重一點的話還會性侵她,她很害怕,可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遇到這種求救訊息,我就會暫停直播,把他拉到聊天室,私底下和他聊聊我的建議。我都跟他們說:「就算日子很困難也不要逃跑,台灣的政府已經對我們很好了,如果你遇到問題,可以打 1955 呀,他們可以幫助你。但是,如果你逃跑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逃跑的日子很辛苦,還要躲警察,而且被抓到的話,想再來台灣工作就不會有人要用你了。」


圖|作者提供

即使在國外很辛苦,也要記得愛自己

有些已經結婚的印尼女生會跟我說,她發現老公在她出國工作的時候劈腿、有了別的女人。她覺得很痛苦,因為自己在國外很辛苦地存錢,為了多寄一點錢也都沒有出去玩,只要有加班的機會就會搶著做,但老公卻亂花她的錢,甚至背叛她。而為了孩子,她們往往選擇忍耐,甚至假裝不知道。(推薦閱讀:【百工選書】《做工的人》:她是台灣媳婦,不是你口中的外配

我覺得是這樣的,即使在國外很辛苦,也要好好吃飯、照顧好身體,因為如果你倒下了,在印尼的家人或孩子又該怎麼辦。如果那個人不珍惜你,自己也要愛自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過好一點的生活。要知道,只有你才是自己的依靠。

我不是那種典型的「網美」,有的直播主會想要她的粉絲多送一點直播平台的「禮物」,就會穿得很少、或是邊唱歌邊做一些很性感的動作。我不是走這個路線的,每次直播的時候我都包得緊緊的,因為我覺得真正喜歡你的人,根本不會在意你穿的怎麼樣。

我承認,有的時候我有點「兇」,我會罵一些隨便翻拍我的影片的人;還會跟粉絲們講道理,不管他們愛不愛聽。唉呦,我就像個「媽媽」啦!

我是穆斯林,在我們伊斯蘭教重要的日子裡,我也會號召粉絲們一起做禮拜。有的人會說:「你很奇怪耶,怎麼會在直播的地方做禮拜?」不是我想標新立異,而是當我們很多的印尼人到了國外工作,因為不常放假的關係,要在重要的節日與其他穆斯林聚在一起並不容易。可是如果透過直播,我們就像「真的」一起拜拜,這樣,即使是一個人隻身在外,似乎也就不孤單了呀!

台灣和印尼,是讓我確實感到幸福的地方

我現在三十四歲,在印尼和台灣的時間各佔我人生的一半,這兩個地方的時候,我都有幸福的感覺。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很幸運的人,可以被很多人支持,也可以在網路的世界裡成為許多印尼人的「媽媽」。我的老公一路上都很鼓勵我,他也支持我做這些有意義的事。

我也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幸運分一點給別人。現在呀,我和我們家族的主播會把每個月在 BIGO LIVE 的收入,用來撫養印尼的孤兒,到現在已經幫助了 125 個孤兒,如果收入比較多的話,我們也會給其他有需要的人,像是沒有小孩的老夫妻或是一些殘疾人士。

因為我自己很早就沒有媽媽,我希望可以讓這些孩子知道雖然他們沒有父母,但還是有人願意真心對待他們的,我們就是他的家人呀。每個月,我在印尼的朋友會把捐款親自送到孤兒院的門口,我每次看到孩子們的照片和寫給我的話,都讓我覺得很感動。如果能力允許的話,我想,我會一直做下去的。

我常常和在國外工作的印尼人說,在出國的這幾年一定要好好存錢、學一點新的東西,之後可以的話不要再出國了,多陪陪家人,這比賺多少錢都還重要。雖然當一個移工很不容易,會孤單也會遇到好多困難,但是不用怕,「媽媽」會一直在網路的世界裡,為大家加油。

採訪後記

人來人往的桃園機場,是我們和佳佳碰面的地方。佳佳說,她每天就是守在這兒,協助那些返鄉印尼移工的登機手續,他們一個個都像極了年輕時的她。她說,當一個移工真的很辛苦,這些印尼人回去後,通常不會再出國了,所以她的任務就是讓這些同鄉人可以安穩地回家。有的時候她也會嘮叨幾句,希望他們回家後可以好好找工作、不要亂花在台灣賺的錢。

佳佳的直播家族,就像是幾十萬印尼移工的避風港,當他們在現實生活中受委屈時、沒有傾訴時,總會躲到雲端,在彼此的鼓勵下充電、療傷,然後能量滿滿的回到工作崗位。

但有沒有可能,在現實生活中,也有人可以溫柔地接住這些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呢?One-Forty,2015 年創立時的目標是實現移工的夢想,近三年來,我們不只研發各種課程讓移工透過假日學習來充實自己,也鼓勵移工建立正確的儲蓄觀念、工作態度,並與他們分享台灣的文化,藉此創造更多交流、理解與互信。

現在,我們我們想在台灣建一座更大的移工學校,讓更多的東南亞移工可以在這裡勇敢地實踐理想。而我們需要你的支持,你的每一筆捐款都將化作這座學校的一磚一瓦,堅定而密實地撐起移工的學習之路。歡迎你,成為 One-Forty 的一份子,成為友善社會的推手。點這裡,讓改變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