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週三七點,準時為你放歌!致遠距離的你,或許到世界裡遇見不同的生命故事,你會更懂得陪伴自己!

親愛的海苔熊:

我們是遠在兩端的韓國台灣遠距離情侶,交往了一年的時間,這期間我們每天都很認真的深愛對方,總是能互相體諒對方,每天睡前就是講電話或視訊互道晚安,互發照片來加強彼此記憶中的熟悉感,隨著距離跟時間拉開,我們感情不減反增,彼此家人跟朋友也是都是知情的,然而有一天對方媽媽告訴男友說,她要介紹朋友的女兒給他交往,不是因為不喜歡我,只是會覺得還是同一國家的人會更好,由於男友很孝順也聽了媽媽的話,我們現在就退回好朋友的位置,每天還是會聯絡,還是會為彼此加油打氣,這樣子心雖然極度難過,但我覺得這也是另一種的幸福,所以我更珍惜那能聯絡的短短時間(推薦你:如何維持遠距離?八個談過遠距離戀愛之後才懂的事

一邊聽這首歌,我想對他說:嘿!不知道以後我們會如何,但我是不會忘記你的,不論以什麼模式相處,我都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謝謝我們相愛過,我依然能時時想起你,想起的都是令人微笑的回憶,希望你也會是。

海苔熊,謝謝你總是陪伴,安慰心靈,總是能在這得到很多力量。

by Abby (點播時間:2017 / 2 / 25 下午 9 : 48 : 57)


圖|〈後來的我們〉MV 截圖

親愛的 Abby: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在那寒冷的北國,好像有一種美好在發酵。我看過很多遠距離最終沒有修成正果的文章[1],也看過一些分開以後繼續當朋友的研究[2],但當你們的故事在我眼前上演的時候,我竟然有一種意外的、淡淡的幸福感(你可能也想知道:戀愛心理學家告訴你,七個遠距離戀人維持溫度的秘密)。

「原來,就算是分開,也可以不帶遺憾,彼此祝福;原來曾經相愛,就算退回朋友,也是另外一種長久。」我坐在電腦面前看著你的故事這樣感嘆著。

有一句話我特別放在心裡面,你說:「心雖然極度難過,但我覺得這也是另一種的幸福。」我還在想這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心情,怎麼可能又難過,又同時覺得幸福呢?但後來我發現,人類是很特別的,本來就有可能同時存在著兩個複雜的情緒,一方面你難過的是,沒想到最終兩個人還是沒有辦法在一起;另外一方面你感到幸福的是,雖然兩人分開了,但還是可以彼此聯絡,以另一種形式當朋友。


圖|〈後來的我們〉MV 截圖

心理學 OK 繃

儘管如此,我內心還是會有一個小惡魔跳出來:「哎呀,那是因為兩個人才剛分開吧?如果有一天彼此不能夠再這樣聯絡了,例如對方結婚了,他太太說不太希望他頻繁地傳訊息給你,那你還能夠這麼坦然嗎?」

這樣的擔心也不是空穴來風,事實上,Stephen P. Banks 的研究調查了 310 位參與者的分手經驗發現,仍然受到對方吸引的人以及選擇退而求其次策略(de-escalation tactics)的人,在分開以後還可以繼續當朋友,延續後分手關係(post-disengagement friendship,PDF)[3];然而,如果有一個人躲起來、逃避或退縮(Avoidance),這段朋友關係就比較難持續。

「然後呢
其實我的日子 也還可以呢
除了回憶肆虐 的某些時刻
慶幸還有眼淚 沖淡苦澀」

所以我想問,不知道過了一年多,你們仍然像朋友一般繼續聯絡嗎?或者,他已經變成了那個退縮的人,躲進北國的殼,彼此的問候已經不再可能?我很期待是前者,因為那是另一種層次的友情,如奶茶所唱:「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朋友一樣,遠遠的關心其實更長。」但我是悲觀王,也很怕是後者,所以想送你,也送給其他有類似經驗的朋友一顆安全氣囊。(推薦閱讀:為你點歌:分手後,容易當朋友的六種可能

如果我們原先約定好要當朋友,後來卻因為種種而斷了聯絡[4],該怎麼辦呢?

分離,其實是一場學習。有些時候分手變成一種緣份,真的可以真心祝福當朋友;但也有些時候,「至少可以線上聊天聯絡」變成了安撫傷口、繼續依戀的藉口,因為只要能觸及對方,失落好像就比較沒有重量[5]。而真正的放下,或許並不是只把幸福築在朋友的聯繫上,而是蓋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我的想法是,給自己一些機會去看看世界,到不同的地方、見不同的人,一邊飄浪,一邊安撫自己的靈魂。如同泰戈爾所說:

「旅客要在每一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The traveler has to knock at every alien door to come to his own, and one has to wander through all the outer worlds to reach the innermost shrine at the end.)

──泰戈爾《吉檀迦利》[6]

當你開始認識了不同的人,就有機會認識不同的自己。認識那個,就算不一定要與他聯繫,也能好好存在的自己[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