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屆世界盃,巴西對墨西哥的十六強淘汰賽,巴西晉級。帶你一起看偉大的巴西足球員背後,貧困的社會現況與獨立撫養他們成長的單親母親。

2018 年 7 月 2 日,台灣時間晚間十點,世界盃十六強淘汰賽,巴西對上墨西哥,賽局終了,巴西以 2:0 勝出,其中又以巴西球員內馬爾的一射一傳與威里安的禁區突破,讓墨西哥連續七屆於世界盃十六強賽止步,無緣晉級八強。

當世界將聚光燈打在巴西的偉大球員上,《TheGuardian》一篇報導帶我們從巴西普遍貧窮的社會現況與球員成長背景看起,他們的成就非幸運,靠自己的力量在世界發光發熱的故事,也引起許多巴西人的共鳴。


圖說:一個小男孩站立與一個足球在其中一個里約熱內盧,巴西貧民窟。照片:Paulo Fridman / Corbis 來自 Getty Images

根據《ElPaís 》報導,2018 屆世界盃巴西足球隊裡,11名球員內有六名——米蘭達、蒂亞戈席爾瓦、馬塞洛、卡塞米羅、保利尼奧和加布里埃爾耶穌,是在沒有父親的成長背景下長大。

報導裡提及,當加布里埃爾 · 耶穌於球賽中進球時,會比出一個講電話的手勢,他的拇指壓在耳朵上。被稱為「你好,母親」的慶祝方式,是對獨自撫養他長大的母親—— Vera Lucia 的致敬。

耶穌來自貧民窟,自小沒有父親陪伴長大,但他曾於報導中表示,母親的陪伴填補了他沒有父親的成長經歷:「當我去看比賽,看見我的朋友與他們的家人時,我很羨慕,因為我沒有父親在場。但是,我母親撫養我的方式,讓我忘記了我曾想要有一個父親。」


圖片|來源

根據政府的統計數據,在 40% 的巴西家庭中,女性是家庭的主人,即使他們有夫妻伴侶。20 年前,女性是一家之主的比例約 23%,顯示出女性作為家庭領導人的比例愈來愈高。不過即使是如此,單親母親的議題,在流行文化中仍往往被忽視。

巴西許多偉大的球員都來自貧困的背景。

聯合國基金會的顧問兼女權主義網站 AzMina 聯合創始人萊蒂西亞·巴伊亞說,在巴西——以及其他南美國家,女權主義正在崛起,它所提出的問題,也越來越多地在電視肥皂劇中被討論。她說:「女性必須因為孩子而留在一段婚姻關係裡的想法,已逐漸消逝。」(延伸閱讀:我主動選擇成為單親媽:與其痛苦的一起生活,不如幸福的單親

一間婦女酒吧裡,Quirino 的朋友 Daiane Oliveira,今年 23 歲,小腿紋上有她女兒 Camilly 名字的刺青,她說,「如果一段關係沒有成功,越來越多巴西母親,會選擇獨立撫養孩子。現今的巴西女性是獨立的。她們不需要仰賴任何人。」


圖說:巴西女權崛起,若關係失敗,越來越多母親選擇結束關係,單獨行動。照片:巴西單身母親/供應

《TheGuardian》報導提及,除了女性主義抬頭,過去婦女委身留在一段不成功婚姻關係裡的老舊概念逐漸消逝外,巴西政府禁止婦女合法墮胎,也是導致現今巴西社會有越來越多單親母親的原因。(推薦閱讀:【性別觀察】12 歲性侵受害者,那些不能墮胎的菲律賓女人們

28 歲的 ThaizLeão 在一個名為 MãeSolo(單身母親)的 Facebook 頁面中擁有 80,000 名粉絲,她直白點出巴西政府禁止女性墮胎的政策,迫使許多意外懷孕的女性無法擁有身體自主權,決定生產與否。這與巴西根深蒂固的父權主義亦有關聯,「父親可以放棄孩子而女人不能,」Leão說,「許多男人認為不忠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利,拒絕在家幫忙。這不是我們應該遭遇的對待,我們應該擁有更好的伴侶關係。」

加布里埃爾 · 耶穌來自貧民窟,由清潔工母親獨自撫養長大,成為 2018 屆世界盃球員的經歷,不僅是段勵志故事,更是許多巴西家庭面對的寫實人生。

在巴西,許多孩童來自貧困家庭或由單親母親撫養成人,日前一張來自貧困社區母親與孩子,駐足觀看世界盃轉播的背影照,在網路上瘋傳。

照片內是來自里約熱內盧 Vila Cruzeiro 貧民區的 12 歲孩童 Wallace Rocha ,他想要一件印著巴西中場球員 Philippe Coutinho 名字的球衣,但他的母親——47 歲的失業清潔工 Sandra de Oliveira 和他的繼父都買不起。

身為失業清潔工 Sandra de Oliveira 無法負擔兒子的足球夢——儘管,只是一件足球衫。

Oliveira 付錢請當地的裁縫在 Wallace Rocha 的背心縫上 Philippe Coutinho 的名字與背號,這張照片在短短幾小時內病毒式於社群網站上傳播,讓許多人看見世界盃榮耀下,巴西人的現實生活現況。

Wallace Rocha 的母親在照片引起關注後這麼說,「Wallace Rocha 想成為一名足球運動員,這也是我的夢想。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職業,讓他能夠離開街頭,成就自己。」


圖片來源| brunoitan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