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士耕寫給十七歲的孩子們,唯有不再把自己的宿命強加於下一代,父母才會在過程裡體會什麼是愛。

本文作者/《貓的孩子》編劇 簡士耕

爸爸一直相信,教育最主要的目的,不是為了要讓你們成為一個有競爭力的孩子。當然,未來的世界只會越來越競爭,只要你的競爭力低於一個數值,就會被當廢物,我也會被當成廢物的父親,一樣是個廢物。

教育最主要的目的是要教你們學會當一個人。這句聽起來像廢話,為了琢磨這句廢話,爸爸在你們還很小的時候,寫了一個劇本,改編自吳曉樂的書《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的第一篇《人子與貓的孩子》。

當一個人好像很難,當貓還比較簡單,其實也沒那麼簡單,記得叔叔養的那隻貓——簡鰹嗎?爸爸為了要替劇本做功課,耐著性子觀察他,發現他還挺忙的,每天除了跑來跑去追逐一些空氣中看不見的東西(也許是幽靈、平行時空的其他存在),忙著躲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衣櫃、沙發、電視機後面)挖出一些我們人類看不見的洞,忙著挑釁一切會動或是不會動的東西,忙著跟人類撒嬌。(推薦閱讀: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大人們,也是來不及長大的孩子

我開始去猜測簡鰹莫名其妙的行為背後是否有更深遠的意義,那種更隱喻、形而上的、神諭的、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啟示。慢慢的我發現,好像沒有。同時也發現,我好愚蠢。當我發現我很蠢的時候,好像就找到了這個劇本我想講的東西了。

原來每一隻貓都是神派來的使者,為了要彰顯人類的愚蠢。我一直不懂為什麼會有人想要傷害貓咪,弱小的貓咪,軟綿綿的、一碰就會縮進去的貓咪。於是我大膽且有點不負責任的假設猜想,這些會傷害貓咪的人,自己一定也是弱小的、軟綿綿的、一碰就會縮進去的。卻有人強迫他們一定要成為強者。


圖片來源|公視

像強迫一個怕鬼的人逛鬼屋,強迫一個溫柔的女生變成硬梆梆的男子漢,強迫一個還沒有學會當人的孩子先學會要有競爭力,強迫一隻河馬成為長頸鹿。於是扭曲產生了。扭曲產生了平行時空,看見了藍色月亮,在那裡,一隻貓咪被傷害之後,就會變成一朵花,然後你的成績就會突飛猛進,成為一個有十足競爭力的好孩子。一個被扭曲的好孩子。

因為想逃避傷害,所以扭曲了。唯有暴力才會造就傷害。

把任何自以為是的價值觀加諸在另一個人身上就是暴力。這種暴力是自以為是的愛,是沒有經過反省的道德審查,是隱藏在爸爸媽媽的血液裡頭的原生倫理。這種倫理非常殘忍,而且是會輪迴的。輪迴是佛學用語,也是一種形而上的隱喻,意思是,你永遠也脫離不了這一切。

爸爸媽媽絕對不會輕易的為這些留在你們身上的東西道歉。我們甚至連一絲絲的歉意也不會有,因為我們認為,這是你們人生課題的一部份,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們好。

當你們慢慢長大以後,也許會因為體貼,理解了我們不道歉的理由。如果你們有能力原諒我們,我們會很感激。謝謝你們有這樣的能力比我們更成熟、更勇敢、更有辦法面對自己。然而這樣的乞望是很不負責任的。因為我們只是留下了一些東西去讓你們去傷害後代而已。

宿命可能永遠也不會停止,除非我們察覺我們錯了。除非我們察覺,那些我們自以為對你們好的行為,其實不是為了你們好而是在傷害你們。我們是在把當初受過的傷,所經歷的痛,理所當然的加諸在你們身上,並且理所當然地認為,你們也要經歷這些才能長大。(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身為母親的難,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容易嗎?


圖片來源|公視

但我告訴你們,這一切都是屁。我們只是在逃避。沒辦法改變這該死的世界所以只好改變你們,沒辦法處理自己最深沉的痛,只好要你們也吞下去。逃避很簡單,真的很簡單,只要把問題通通丟給你們。讓我們的宿命也成為了你們的宿命。

唯有面對才能改變,才有機會結束痛苦的輪迴。你們可以覺得這個世界很爛,因為它真的很爛。而且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你們的長輩/我們造成的。太多的妥協,太多爛透了的自以為,造就了這爛透了的世界。我們必須要先承認這點,才有辦法真正去愛自己的孩子。

孩子,我口口聲聲的說,我愛你們,這可能要提醒一下,充滿歉意的提醒,那不一定是愛。那可能只是招喚,恐怖的輪迴招喚,宿命的招喚,企圖把你們變成跟我們一樣。

唯有這樣的提醒,我們才有辦法真正付出愛。

謝謝你們選我當父親。 父 簡士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