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書摘,《你是一切的答案》一書指出父母子女間的親密關係,如何影響一個人的一生。唯有用理解取代「恨」,才能真實地擁抱自己。

提起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最經典的圖片是:佛洛伊德叼著一個菸斗坐在後面,在他左前方,來訪者半閉著眼睛,在躺椅上喋喋不休。

聽起來更像是電影《非誠勿擾 II》裡,葛優大爺在日本那個教堂裡面,將自己七歲偷了別人的瓜、三歲啃了鄰床小姑娘腳趾頭這些事情都嗚嗚啦啦翻個乾淨。

然後,在經過漫長、瑣碎、了無邊際的分析之後,你忽然得到了一切的解釋。是你小時候父母過於嚴厲、你經歷過這樣那樣的創傷、你後來有過如何不堪的經歷,因此你日後變得抑鬱或狂躁,強迫或偏執,人格發展節外生枝,不得不走上不歸的道路。

於是你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那,接下來怎樣呢?我們是要去恨自己的父母、去恨命運的不公、去詛咒那些糟糕的經歷?或者更狗血一些,我們難道要捏著鼻子握緊拳頭,去感謝那糟糕的一切讓我們堅強、讓我們成長、讓我們變成生活的英雄嗎?(推薦閱讀:家庭的關係課題:與父母和解,我們都有力量修復自己的傷痛

因此有人說,精神分析淨是一些沒用的東西,活在過去,跟不上時代。這是精神分析常常被人誤解的一部分。


圖片|來源

我自己的督導有一次說:「你若要毀了一個人,就教他去恨他的父母。」我的理解是,無論我們是否情願,父母的言傳身教都會被我們內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倘若一個人恨自己的父母,這幾乎在宣示著,他的那把利刃也在指向他自己,使他一直無法安寧。

督導那時候說,作為一個諮詢師,當你和來訪者共情的時候,你不僅僅要和這個人共情,還要和他的家庭共情,和他的過去共情,和他的環境共情,和他的文化共情,甚至和整個人類的發展共情。督導那次講得動容,我聽得淚眼婆娑。

所以任何精神分析或者心理諮詢所探索的關於你的家庭、你的過去的問題,都是為了幫助你去理解你過去的生活,理解那些遭遇,理解跟事件相關的那些人,理解他們背後的故事、情緒,理解當時的你自己和現在的你自己。(推薦閱讀:你聽過有毒母親嗎?家庭關係裡的客體分離

打個比方,你忽然明白,你總是覺得無法達到別人對自己的要求,是因為你父母從未稱讚過你。當你瞭解這些,懂得安慰自己生命受傷的這一部分的同時,一定會有怨恨:為什麼他們不是那個「別人家的父母」?為什麼我就要受到這樣的對待?然而當你有更多的探索,理解父母生活於怎樣的時代,他們有著怎樣的經歷,來自怎樣的家庭,他們當時在面對怎樣的生活⋯⋯當你開始理解他們(理解那段生活),你的那部分「恨」,便會褪去很多顏色。

你開始能夠接納,開始有力量去理解關於你的過去。你不需要拚命地命令自己去遺忘,或者逼迫自己感謝生活。你開始接納你自己,也接納生活。

然後,所有的改變,都有了開始發生的可能性。


圖片|來源

我在做個人體驗的時候,有一次說到傷心委屈之處。我跟諮詢師說,我之所以現在這麼糾結,是因為我小的時候怎樣怎樣⋯⋯因為我媽媽怎樣怎樣⋯⋯因為我媽媽的媽媽怎樣怎樣⋯⋯我理解這其中的因為所以。我,我,你看,我就只能是現在這個樣子了。說完,眼淚撲撲簌簌地掉下來。

我的諮詢師,眨了眨眼睛說,我很高興你這麼瞭解你自己,也懂得如何照顧自己的過往。然後他說了一句,我再也無法忘記的話。

他說,

可是你要知道,所有你的過去,都不能定義你是誰。你現在的選擇,每一個此時此刻,才是真實的你。

這句話是如此清晰、透徹、有力量── 你現在的選擇,每一個此時此刻,都充滿了無數的可能性,你的人生由你來掌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