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看職場性別友善現況,根據「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調查,13% 的女醫師曾被要求簽文件承諾不會懷孕。


聯合報系記者羅真/攝影

以醫學生與青年醫師為主的「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調查發現,不少住院醫師在求職面試的過程中,曾被明示或暗示未來某段時間內別有懷孕計畫,有 13% 的女醫師甚至被要求簽署文件承諾不會懷孕。

職場性別友善仍待加強,白色巨塔也不例外。以醫學生與青年醫師為主的「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調查發現,不少女醫師在求職面試的過程中,曾被明示或暗示未來某段時間內別有懷孕計畫,有 13% 的女醫師甚至被要求簽署文件承諾不會懷孕,還有雇主進一步表達不希望未來看到請育嬰假的狀況發生。

醫勞小組今日公布「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報告」,該份調查耗時近一年,找來 600 名醫師進行問卷調查,並訪談 13 名醫師,結果發現,13% 的女醫師曾被要求簽署文件承諾不會懷孕,65% 的女醫師擔心懷孕會造成工作環境人力不足,68% 擔心影響到訓練時程。

在懷孕與育兒方面,37% 的女醫師未請滿 8 週的產假,其中 48% 表示這是因為工作環境不方便,如工作人力可能短缺等。另外,醫院內常有具感染性或放射線風險的處置與操作,對於懷孕與哺乳中的女性具危險性,但這份調查顯示,高達 78% 的懷孕女醫師不曾接受職業安全衛生法第 31 條規範的「母性健康保護評估」。(推薦閱讀:日本女職員被迫「按照班表」懷孕,年長者優先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魏若庭表示,在質性訪談的過程中,不少女醫師反映,求職面試過程曾被問及未來是否有懷孕生產的計畫;熱門科別的面試中,甚至曾被明示或暗示未來某段時間內別有懷孕計畫;還有雇主表達不希望未來看到請育嬰假的狀況發生,甚至有的科別有著不收女醫師的潛規則。

她也提到,曾經請過產育嬰假的住院醫師,會比其他住院醫師晚點完訓,若曾經請了三個月的產育嬰假,就比其他住院醫師晚三個月畢業。然而,當前住院醫師完訓到專科醫師考試之間,平均距離一至兩個月,這些請過產育嬰假的住院醫師若今年來不及考,就得一年後再考,這個制度造成的現象,成為影響女住院醫師不願懷孕的最大因素。

醫勞小組與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共同呼籲,醫療院所應補足勞工孕產育兒產生的職務缺口,而非將這個壓力加諸在勞工身上;醫療院所應依法強制對各職類的勞工實行全面性的母性保護評估;各專科醫學會應調整規範,讓完訓與專科考試之間有大於三個月的緩衝時間。


調查顯示,女醫師不願懷孕的最大因素,正是擔心懷孕請假會影響到專科醫師考試時程,高達 68% 的女醫師有此顧慮。聯合報系記者羅真/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