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自己 10 秒鐘,重拾勇氣!習武近 30 年的武術家 Nadine Champion 告訴你從不安裡生出勇氣的秘密,你會在最恐懼的時刻,看見最堅強的自己。

你曾有過被恐懼淹沒,失去自己的感受嗎?

當我們談勇氣的時候,並非對所有事物無所畏懼,而是在你感到極致恐懼的時候,仍能看見自己相信的信念與渴望,在被恐懼擊倒前,踏出一步,為自己的渴望而戰。

與你分享 Nadine Champion 於 TEDxSydney 的演講內容,身為一位擁有近 30 年經驗的武術家,她透過自己練習武術的過程,學會感受勇氣的秘密:恐懼可以削弱你,也能鑄造你。

這是我,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武術。

這張照片在聖誕節的時候刊登在地方報紙上,我並沒有像其他小孩一樣穿著聖誕裝,而是秀出我的肌肉。從小,我媽給了我一個標籤:女孩可以做到任何事情。而我把它當作我的信念,我極其渴望在武術領域拿到黑帶,這渴望甚至大於我想呼吸的渴望。

所以,我真的很投入在武術領域,我花了很多時間心力練習,最終,我讓我的夢想成為了現實,我真的拿到了黑帶。

透過這些訓練與認可,在我 19 歲的時候,我以為我是個很擅長防禦的人,甚至你可以說我有些強悍,直到有天我一個人在深夜的酒吧工作,我才發現,事實不是這樣的。

有對喝醉的夫妻在酒吧大鬧,我與他們打了起來,很明顯地,我並沒有贏,還被打得滿身是傷,那個男子箝制我,用他的手指奮力地往我的眼睛戳,他希望把我的眼睛挖出來,幸好他沒有成功,向你們保證這仍是我真實的眼睛(笑)。

但那場打鬥讓我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一直活在我自己塑造出來的形象裡。」

我以為自己夠強壯,能夠游刃有餘地面對一場戰鬥,但事實是,當我真的遭遇一場打鬥的時候,我不知道如何應付甚至有些恐懼,在明白這件事後,我有兩個選擇:

一,繼續相信自己過去塑造出來的強悍形象,讓我的恐懼使我退縮,逃避面對真相;或是,我得面對我的恐懼,放下對形象的矜持,找個人來教我如何保衛自己。(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不只要有被討厭的勇氣,也要有舔舐傷口的力量

做出選擇是很糾結的,但我依然選擇面對我的恐懼,向我的老師也就是我現在的老公——上宮城,學習武術。他在跆拳道與武術領域,是個不敗的世界冠軍,但對我來說,他除了教我外在的武術外,更透過教我內在的練習,鍛鍊我的思想,甚至是我的心。

誰都可以教我拳打腳踢的技巧,但他在我 20 歲初時,讓我學習「如何過上更好的生活」,真的深深影響了我。

那年我花光所有存款,到洛杉磯與他一起訓練,我緊抓每一個可以學習的機會,記下他說的每句話。他說,很多人把使用暴力的人與戰士混淆在一起,但事實不是那樣,我們戰鬥,是為了透過戰鬥的過程,探索更深層、更真實的我自己。

當你站上擂台,你是不能躲避的,你不能躲避你的對手,你無法躲避真實的你。當你面臨威脅與恐懼,你可以有任何的反應,你會很真實地發現,你如何面對你的恐懼,如何使用你的勇氣。

我的老師一直很喜歡教我關於恐懼與勇氣的練習。

我 24 歲那年,他讓我參與一場拳賽——對手是世界級的拳擊冠軍。那傢伙很厲害,而我真的真的很恐懼這場比賽。與以往不同的是,比賽當天,這個讓我恐懼的對手,不斷地用一些小動作嘲笑我、戲弄我,我對這樣的行為感到不快,憤怒淹沒了我,而這時我聽到我的教練在角落大喊:

改變你的想法,改變你的想法。

教練叫我改變我的想法,當時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的對手快要殺了我,我在場上掛著眼淚,教練卻不讓我提前離開這場比賽。

比賽結束後,我很生氣,我生氣我對手的不良行為如何影響了我的表現,我的教練只看著我說:「喔,你這麼輕易就被擊倒了嗎?」

我覺得自己像是被嘲笑拋棄的小女孩,教練甚至告訴我,是他要求我的對手做出這些無理的態度,他希望我可以從這一個經驗裡學習到,當你面對嚴峻的考驗與挫折的時候,你唯一能夠掌握、控制的,就是你的反應、你的想法。

這個教訓運用在我比賽時,有時我會遇到被擊倒、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情況,在那個當口,你有兩個選擇:要不,你就倒下,讓情緒崩潰;或者,你可以選擇勇敢站起來,努力揮拳,贖回自己。

教練給我的課題仍未結束,有次他將一個年輕人交給我訓練,這個年輕人曾在精神上遇到一些挑戰,雖然他的體格非常強壯,但我的本能驅使我照顧好他,不要對他過於嚴厲,經過幾天訓練後,我的教練把我叫到面前說:我覺得你很丟臉。

教練清楚告訴我,我的學員希望能夠受到跟我一樣完整的訓練,他有權利擁有接受挑戰,那是他練習勇敢的機會,而我把他的機會奪走了。就像我過去的經驗,所有與我練習的對手都用一種輕鬆的態度與我戰鬥,只因為我是女生。

所以事情是這樣的,要讓某個人變得堅強,你必須給他們機會成長。

我曾在訓練場帶過很多學員,他們總是問我許多關於自我認同與內在矛盾的問題:我是誰?我是為了什麼而戰?什麼是真實的我?這些被稱作戰士的人,通常沒有刻板映印象中戰士高壯的體格、滿臉刺青騎著哈雷機車,他們可能就是有著金髮掛著眼鏡的普通女大生。

關於刻板印象是個棘手的問題,以我為例,我可能在大眾的期待會是有著肌肉帶著冠軍腰帶的強悍鬥士,而我花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來面對社會眼光,面對那個真的柔軟活在我內心的女孩。

我在我的訓練裡頭學到的是,我終於有勇氣在日常生活中以我真實的樣子——那個女孩的形象生活著。

身為一個戰士,我想要發覺更多層次、更真實的自我,而當你站上比賽擂台時,你就是在面對你的真相。

比賽的時候,你會聽見自己的恐懼,並且需要面對它,這是不可避免的。在戰鬥前,每次我走進更衣室,我感受到裡頭悶熱的溫度與氣味,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腎上線素飆升,恐懼與緊張感向我襲來,在我走出去面對比賽對手前,我的思緒,可能成為是我最大的敵人。

在那個時候,你的敵人就是你自己。

你得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與壓力,你必須學會把自己內心恐懼與疑惑的聲音調小,同時,把你自信與力量的聲音放大。過去我很喜歡在比賽前聽一些節奏明快能夠讓我感受到強烈情緒的音樂,但我的教練告訴我一個秘密武器:當你需要感覺到勇敢的時候,只需要花 10 秒鐘的時間,直視對手的眼睛。

當你直視對手的眼睛時,你會看見真實的自己,知道自己為何站在這裏。在那一刻,你無法假裝自己是否強悍,你得丟掉偽裝與恐懼,正面地迎接挑戰,你必須直直出拳,為了生存挺過困難,用盡自己的全力。

儘管在戰鬥中,你被直勾勾地在臉上打下一拳,不論這邊的戰鬥是指拳賽或是我們在生活中面對的每一個困難,你都必須睜開眼面對那個傷害,若你轉過頭去不願面對,或是逃跑,你只會在戰鬥中遭受更嚴重的傷害。你必須直面挑戰,站出來捍衛自己。(推薦閱讀:【我們這一代】勇敢是駕馭恐懼,而不是沒有恐懼

有些疼痛與挫折是不能避免的,重要的是我們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生活裡的戰鬥。

過去,當我教導我的學員打鬥技巧時,成長的經驗教我們極盡所能地迴避痛苦。但當你在真實的人生裡遇到無法迴避、不能掉頭就走的困境時,你該怎麼辦?你得學會為自己而戰,你得學會面對痛苦。

在這張照片裡,我的手指因為過於猛烈的打鬥而斷了,但我必須完成我的比賽,所以我的教練正努力的把拳擊手套套在我的手上。儘管那個疼痛讓我想放棄,但最後我仍舊挺過來了,也在那場比賽獲得優勝。

所以,如果我們不面對恐懼與不安的時候,那些情緒會由內在削弱你的意志力,並控制你,但恐懼與痛苦同時也提供了另一個機會:你可能在你最恐懼的時候,發現最堅強的自己。

我知道這個道理,因為一年前我才完成我的癌症治療,為了治療癌症,我需要花好幾個月的實踐做放射性治療與化療,這些過程都讓我感覺極度的不舒服,所以我會在我去醫院治療的路上,像去比拳賽之前那樣,在耳機裡播放我的戰鬥音樂,好讓我有勇氣走進去接受化療。

直到有次,化療的過程徹地讓我崩潰。在做化療的過程,醫護人員找不到我的靜脈,因為過去的化療傷害,我的血管破碎不堪,那使他們感到崩潰,也徹底在身體與心理上擊潰了我。

於是我站起來,走到走廊上,哭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在那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試圖找到我人生的出路。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聲音從我內心深處發出,它說,改變你的想法。於是我閉上眼睛,給自己 10 秒鐘的時間重拾我的勇氣,然後走回診療間,完成我的治療。

如果說我的武術訓練真的教會了我什麼,並不是真的讓我學會面對所有事物,而是讓我有勇氣在遇到一件看起來無比艱難、讓我深感害怕的事情時,願意擁有勇氣先踏出一步,當你開始面對,最困難的部分其實你已越過,我們之所以恐懼是因為那件事讓我們感到不舒服。

你可能需要 10 秒鐘的勇氣去告訴你的孩子自己已離婚的事實;你可能需要 10 秒鐘的勇氣,說出那件你覺得自己永遠無法大聲說出來的心事,向家人出櫃;你可能需要 10 秒鐘的勇氣,給醫生看你發現長在自己身上的腫瘤部位。

這些,都需要真正的勇氣,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很勇敢,但我覺得關鍵是:你必須不斷學習,並保持感激。

我沒有一天不感恩我在擂台與化療過程中學習到的事情,有時候,你人生最勇敢的一個決定,並不會有閃亮亮的場景等著榮耀你,它通常安靜無聲,發生在只有你知道,細小且瑣碎的日常裡。

正因為知道勇氣需要練習,正因為知道,堅強的人或許都有負傷的曾經,這是女人迷選擇在今年我愛我節談論勇氣的原因,許多時候恐懼會使我們退縮,許多使你跌跤的坎都藏在你心中,許多生命裡,難以忍受的輕,是來自苦悶生活點滴的累積。

別讓這些恐懼與困難擊倒了你,試著在倒下的時候站起,一次一次練習,在生活中累積你面對恐懼的勇氣,終有天,你會感謝這個不屈不撓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