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像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

〈銳利〉

「所以你也曾銳利嗎?」
「當然,就像走過我們的時間一般。」

你問我是否也曾銳利
我回答地理所當然
像是這個事實不曾存在
令它直直地穿透我
我像是個輕盈的靈魂
卻又重得像是生活傾倒在我身上一般

但我只是讓自己更冰冷
像是曾聽過的謊言
那麼真實,卻又那麼荒謬

我只是讓自己更殘忍
像是曾受過的傷害
我知道痛苦總是比快樂難忘

我只是讓自己更堅硬
像是曾經歷的故事
知道喜劇比悲劇還要艱難

我只是成為自己
像其他忠於自己的人
讓時間在身上留下痕跡

我只是記得你
記得你曾像我一般銳利
刺傷別人也令自己生鏽

我只是記得你的吻
絕望、堅硬,又冰冷像是
生活從未向你兌現諾言

你問我是否也曾銳利
我輕輕地攤平自己
要你用力地將我劃開
仔細地將我湊齊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為何你不婉拒遠方?


圖片|來源

〈器物〉

「我們的愛若是錯誤,願你我沒有白白受苦。」——〈領悟〉,李宗盛。

你有多美麗的一顆心
全都落在惡水之中
而我有的只有雨水
甚至希望自己就是雨水
平等地落在每個人的身上

我有充足的陽光
去照射每一個陰影嗎
我是說所有人都是陰影
所有人都是雨水
並將他人當作一只失溫的容器
當作純粹的器物在使用

我假設我是一只純色的靜物
我是說在座的人
每一個都是斷翅的雀鳥
吱喳著將我當作一只
掉色的死物,在那躺著
就在那躺著,僅僅躺著
沒有誰靠近,也沒有誰遠離

我突然發現,彼此之間
竟是如此相似,同樣在等待
被落下的雨水擊中
或許我們的愛一直都是各分一半
誰也無法為誰分類
我們為了愛盛滿雨水
也打破所有靜默的器物

我們說愛,然而愛
是最荒涼且孤寂的一場雨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我的溫柔都不完整


圖片|來源

〈告訴我〉

「世界上充滿了會傷害你的人和話語,只要你還活著,別每一次都被這些事情打敗了。」

——《青春機關槍》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難過的時候說難過
寂寞的時候說寂寞
這樣就夠了嗎
說了我就會變得更堅強嗎
說了我就能更快樂一些嗎

我能不能說自己
像在陰翳的森林裡
被生活的陰影籠罩起來
能不能和你說
你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將我包覆起來
我像是漂浮著
沒有任何語言可以形容
像是失重
但我知道你正抓緊我

我在生活中充滿疑惑
說出來的都是問句
每句話都是漂浮的氣泡
希望被誰接住
像你一樣,每句話都是試探
像閉眼朝前方走去
每一步都需要勇氣
和你說的每句話都是問句
只是希望你回答我時
能夠和我握住你時一樣堅定

而這一切都是被允許的嗎
想問問你這些是可以的嗎
我知道一切都是可以的
但如果你在,告訴我好嗎
如果你傷心,告訴我好嗎
如果你覺得自己像在陰暗的森林
告訴我好嗎,告訴我
如果你像是一個人迷路
感覺自己痛苦、無助
像是走失的孩子,那告訴我
你覺得自己寂寞嗎
如果一切我都告訴你了
那你會和我說嗎,說你
仍留在黑暗中,像我
將自己攤平在你的面前
承認我所有的不堪

(留下時間:【為你讀詩】我們各自殞落的週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