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公布!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理事郭伃婷醫師表示,曾看過高層醫師觸碰女醫師手部、大腿甚至臀部,或假藉教學名義從背後熊抱女醫學生。


聯合報系記者羅真/攝影

高層醫師向女實習醫師開黃腔、背後熊抱與握雙手教學,這些是白色巨塔內眾人皆知卻無人敢言的景象。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今日公布「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發現高達 55% 的女醫師曾經歷或目擊同事受上級或雇主性騷擾,外科系女醫師、實習女醫師與不分科女住院醫師占比最高。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去年 5 月起針對近 600 位醫師進行問卷調查、針對多名醫師進行質性訪談,完成「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調查揭露,55%的女醫師曾經歷或目擊同事遭上級或雇主性騷擾,其中不分科女醫師經歷的比率最高、占 67.5%,外科系女醫師占 59.09%、內科系女醫師占 39.6%,職級越低的女醫師越容易面臨困擾。(推薦閱讀:親切是有界限的,遇到職場性騷擾怎麼辦?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魏若庭表示,臨床醫學教育中,有些技術需要靠手把手師徒制學習,不懷好意的高層醫師可能藉此觸碰、騷擾女醫師,外科系刀房則常發生高層對女醫師開黃腔與性騷擾,這些隱而不宣的白色巨塔現象,已造成女醫學生選定科別的阻礙。

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理事郭伃婷醫師表示,曾看過高層醫師觸碰女醫師手部、大腿甚至臀部,或假藉教學名義從背後熊抱女醫學生。更令她心寒的是,有的單位主管竟投其所好,會特別安排女醫學生實習,甚至告知「醫生就是喜歡妳」,但大多實習或住院女醫師為求安然度過學習過程,不會馬上反應、不會循管道申訴,多數選擇忍耐,而旁觀的醫師或護理師可能礙於層級不夠高,莫可奈何。

上述調查顯示,包含同事、家屬與病患在內的性騷擾事件,高達 80% 女醫師與 63% 男醫師經歷過,但只有區區 3% 曾申訴;沒有申訴的人當中,60% 的人沒時間或心力處理,42% 的人擔心申訴過程不被保密,50% 的人認為申訴無用 ,33% 擔心受壓力或處分,也有 12% 的醫師不知有申訴管道可用。值得一提的是,男性受害者全數未用過申訴管道,原因之一是擔心陰柔氣質受到另眼看待。(推薦閱讀:如果遇上職場性騷擾,該如何界定與蒐證?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呼籲,主管機關應透過線上通報、匿名申訴降低通報門檻,也應於性平會設置外部專家委員,防止內部權力不對等使得申訴管道無實際作用。另外,工時越長的醫師,遭受到性騷擾的比率也越高,主管機關也應把關醫師工時的規範,避免助長性騷擾歪風。


聯合報系記者羅真/攝影

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今日公布「醫師職場性別友善調查」,發現高達 55% 的女醫師曾經歷或目擊同事受上級或雇主性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