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 Man,擁抱陰柔氣質之美,與自己和解,我們需要更多元的男性典範。

「等提摩西一過 30 歲生日,我就要主動展開追求! 」珍妮佛勞倫斯多次對媒體表達她對提摩西的好感。

注重隱私的影壇天后大方表示欣賞,不算尋常,一時之間媒體話題延燒,人們在問,提摩西・柴勒梅德是誰?他有什麼魅力?


圖片來源|Variety

2017 年,對今年 22 歲的提摩西來說,是演員生涯的巨大轉捩點,他出演《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探索情慾走向的少年男主角 Elio;從小眾口碑發酵的《淑女鳥》(Lady Bird),同樣多獲奧斯卡提名,男主角 Kyle 也由他詮釋。

一部部非主流的「文藝片」,沒想到也能從邊陲反攻中心,大舉搶下主流市場票房,讓提摩西獲得從奧斯卡到金球獎等多項影展提名。


圖片來源|Little White Lies

一夕之間,他成了好萊塢新寵,不只因為長得可愛或演技精湛,綜觀好萊塢男性角色的圖譜,他的出現簡直是異數,替好萊塢提供新的男子典範:瘦弱的、蒼白的、多愁善感的、細膩與陰柔的。

男性的陰柔氣質:超越類型片的商業潛力

今年 22 歲的提摩西,出生在紐約的演藝世家,父親是法國人,聯合國兒童文教基金會的編輯,母親則是房地產經紀人和前百老匯舞者,叔叔與阿姨都是知名製作人,他的家庭擁有極高文化資本,幾乎與《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裡的艾里歐 Elio 相呼應。

很早就進入演藝世界的他,戲劇經歷已屆十年,也很早確立演員志向,本就讀哥倫比亞大學的提摩西,為了精進表演專業,一年後轉學至紐約大學的 Gallatin School of Individualized Study,那是特殊的學習環境,這個學院裡的學生可以依照學習興趣和職涯目標,設計自己的跨領域學習課表,幾乎所有 NYU 課程,該學院學生都可以修習。知名演員校友包括安海瑟薇、達珂塔芬尼、魯尼馬拉等。


圖片來源|《Call Me By Your Name》劇照

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與《淑女鳥》之前,提摩西出演過許多不同的廣告、電視劇與舞台劇。「我原先最想努力爭取的是製作更大、更具商業娛樂性的電影,但我並沒有拿到角色,他們最後就是沒有選擇我。」例如他曾在《蜘蛛人》男主角最後候選名單之列,最後仍未入選,或許也是他身上的陰柔特質太難與蜘蛛人的男子氣概樣板對焦。

他很感謝最後讓他獲得關注的,是來自藝術氣息更濃厚的電影。事實證明,這些電影也獲得極好的票房與口碑,這或許更顯示,關於男性的陰柔氣質與脆弱,主流電影市場談的太少,藝術電影進場補足了空缺,而這些新的男性描繪,其實具有商業市場的潛力。

邊陲男子氣概的進擊

比起一般主流好萊塢電影,所謂藝術電影,角色刻畫往往更自由,突破人們對於「理想男性」的想像。

例如在《以你的名字呼喚我》,Elio 睜著情欲初開的眼望著這世界,他的慾望是混沌而柔軟的,持續在流動的,如同那天下午他在儲藏室裡握著水蜜桃,性有多種可能,與女身或是男身,都可以同樣多汁而誘人,還未必需要依照所謂異性戀同性戀的認同分野。


圖片來源|tumblr

Elio 的父母是高知識份子,跨國流動的多語生活,某種程度上也提供了相對真空的環境,不必死板地依循社會對理想男人該有什麼男子氣概的想像,不必是馬龍白蘭度、不必是約翰韋恩,長成自己的模樣原來是更有魅力的。而 Elio 的愛人奧立佛則未必如此幸運,他帶著美國男人的理想男子氣概來到歐洲,邂逅 Elio,夏日結束,回到美國,最終還是必須娶妻,回到異性戀的日常典範裡生活。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最後一幕,Elio 蹲在爐火前掉淚,背對著父母,假裝自己只是取暖,掩蓋心碎攤了一地的事。

我不曉得多少男孩或男人看了這一幕感受共鳴,可是這一幕卻讓無數女性震動,我們失戀時候也是這樣哭的,躲在人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停不下來,而家人的日常還在持續,我們一邊努力收拾自己。


圖片來源|《Call Me By Your Name》劇照

看著男孩演出這情景,我們感覺自己所有失戀的記憶都被溫柔承接,這不是只屬於女人的情感,當男人也這樣哭泣,我們感受到很深很深的連繫,這不只是讓男孩知道,你這樣哭是沒問題的,我們心裡的女孩也曉得了,妳這樣哭是沒有問題的。

那很長的哭泣鏡頭如此重要,我們終在電影裡看見自己的脆弱情緒,是如何可貴,心碎原是必要的,不必是急著療癒、否認或壓抑。男孩或男人的陰柔情感流露有多重要?它不只有解放男性的意味,也解放了女性,同時牽起身而為人的共同部分,更讓厭女社會裡所有可能愛哭的男孩或女孩,原諒了自己。

我們也才意識到,過去好萊塢男主角如何壓抑悲傷情緒,如何以憤怒和攻擊取而代之。

身為女性觀眾,在過去的觀影經驗,我們其實不斷地被暗示,自己的陰柔部份其實是被這個社會拒斥的,不是值得所有人共同擁有的。如果說女孩被允許哭泣,我多希望男孩也被允許像 Elio 一樣流淚,男性的脆弱流露,不只是解放男性的情感壓力,也解放了女人的。


圖片來源|Short List

提摩西以這樣的男性角色竄紅,可能象徵陰柔氣概的崛起,也可能象徵著商業世界裡單一的男子氣概樣板正逐漸失去過往魅力,所以藝術電影裡的這些男性角色們,帶著獨特的陰性氣質,跨越了商業與藝術市場的分野,填補了上來。在提摩西之外,我們也期待看到更多,非白人的、非菁英的、少數族群的非典型男子氣概,可以成為我們欣賞的對象。

而或許,珍妮佛勞倫斯與提摩西・柴勒梅德這樣的一對幻想 CP,一個具現女性陽剛氣質的女角象徵,以及一個具現男性陰柔氣質的男角象徵,也替傳統的異性戀伴侶樣板,開啟了另類且新的想像空間。

女人迷性別小學堂

厭女

Misogyny

根據 Andermaht, Lovewell, Wolkowitz 等人的說明,「厭女」的意思是,「對女人的害怕或憎恨」(the fear or hatred of women)。厭女也是對於陰性氣質的厭惡與貶抑。厭女是普遍的社會、文化、心理機制。當女性受到歧視,會產生「當女人真倒霉」的想法,進而延伸成自我厭惡,也就是女性自身的厭女。

參考資料:《性別教育小詞庫》游美惠著;〈走出厭女症的輪迴〉林芳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