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第一位跨性別牧師喬.英克潘,50歲後勇敢當女生,關於這個改變她說:「我是一名跨性別者,這輩子我大部分時間在跟這個事實搏鬥,這決定能幫助我成為一位更好的牧師。」

澳洲第一位跨性別牧師喬.英克潘(Jo Inkpin)早在四、五歲時,就發現自己和別的男孩不一樣。當父親要她穿上諾曼騎士的戲服去參加扮裝大賽時,她卻只注意到妹妹身上的伊莉莎白女王戲服。

澳洲廣播公司(ABC)報導,英克潘直到超過 50 歲,才決定成為一名跨性別女性,這對一名牧師而言十分罕見。因為澳洲的英國聖公會對同性婚姻態度有極大分歧,教徒沒人想談過這件事,牧師就更別提了。(推薦閱讀:【世界日誌】跨性別的生命經驗:懷孕、棉條革命、被川普禁止從軍

但英克潘表示,她已經無法再忍受隱藏真我,她盼望教會能傾聽那群跨性別者的聲音,並療癒他們心中種種恥辱、抑鬱、憤怒、自殘等負面想法。


澳洲第一位跨性別牧師喬.英克潘(右)與妻子潘妮.瓊斯(左)。(翻攝自 ABC)

英克潘來自英格蘭北部,她自稱因蒙主感召而決定成為一名牧師,誓言一生為上帝服務。英克潘在1986年被授與神職時內心感到「非常寧靜平和」,但成為牧師後,她仍會偷偷開車進城,尋找變裝服裝店穿著女性服飾。

當她娶了英國首位女牧師潘妮.瓊斯(Penny Jones)後,英克潘對於自我性別認同的衝突更加明顯,她除了要自我否認外,還要說服妻子自己性向正常。

英克潘的神職工作進展愈順利,他就愈因壓抑自我感到憂鬱。英克潘嘗試丟棄所有女性服裝,並靠大量運動控制自我,但都宣告無效。她漸漸明白,問題根本不是她有女裝癖,而是她的性別認同就是一名女性。

英克潘表示,許多人不知道「作為跨性別者」不是一個選項。有很多跨性別者接受變性手術,切除乳房、注射賀爾蒙以改變生理性別。她提到:「若非因這些不屬於你心深處一部分,誰會在沒有需要的狀況下做這件事(變性手術)?」

世界各國教會正慢慢接受跨性別者,甚至跨性別牧師。英國國教去年以 284 票對 76 票通過議案,要求教區教堂必須肯定並歡迎跨性別者加入;美國聖公會在 2012 年投票修正「不歧視原則」,將「性別認同與表達」納入法規中,以便讓跨性別者也獲得機會成為牧師。(推薦閱讀:為什麼我們愛《丹麥女孩》,卻不愛身邊的跨性別?

英克潘公開成為澳洲第一位跨性別牧師時,寫信給昆士蘭省英國聖公會解釋:「我是一名跨性別者,我一向如此。這輩子我大部分時間都在跟這個事實搏鬥。」

他在信中提到,在與親朋好友溝通,以及諮詢專家過後,他決定將身分證件性別改為女性。她寫道:「我知道這能幫助我成為一位更好的牧師。」

布里斯本大主教阿斯皮諾爾表示,他支持英克潘的決定,並將信件轉交給高層神職人員。但並非教會裡每個人都能接受跨性別者,去年 11 月,雪梨主教會議表示,聖公會經討論過後認為:「試圖變換性別違反基督教義。生理性別是無法違悖的是生物學事實。」英克潘被要求尋求其他替代解決方法。

英克潘目前仍與妻子瓊斯在一起。瓊斯表示:「我們今年已經結婚 33 年了,我們彼此敬愛,也是彼此最好的朋友、靈魂伴侶。」英克潘則說:「我們是美滿婚姻的典範。無論我們是男或是女,順性別或跨性別,這些都不是成就婚姻的關鍵。」

英克潘希望教堂能夠成為更友善的場所。他說:「基督教福音的根本是包容,重視那些被邊緣化的人們。」


澳洲第一位跨性別牧師喬.英克潘。(取自英克潘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