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innie 從事幼兒教育,從新加坡回台灣而教,捨去體制限制,是為了教育的初衷與回饋生育自己的這片土地。

我回來了,這麼說也不太對,正確地來說,我已經回來台灣 1 年又 10 天了,然後回到台灣的幼教職場,6 個月又 11 天,這是一段不太容易的日子,於是,我在這裡消失了一陣子,回台灣的前半段,我在努力找回在這片土地生活的節奏,接著,我開始試著重新融入台灣的幼教職場,雖然帶著台灣經驗出走,再帶著新加坡經驗重新回來,但是很快的,那些曾經的抱負理想,一下子就被現場的現實給磨掉了,發現自己在新加坡的一切,回來就像是被重新歸零一樣,得要把自己「倒掉」再重來!

而那些以為自己早已經了解的台灣幼教環境,終究還是會被這兩年多的斷層給一一的遺忘,得要重新的「認識」、「接受」跟改變,之前新加坡的校長說:「有的時候,沒經驗的老師比有經驗的老師好教。」那時候不太懂,可是慢慢地,好像開始可以理解了,因為新老師就像是一張白紙,你給他什麼材料、顏色,他們可以很快的成為你要的樣子,但是有經驗的老師,有的時候,已經有一定的剪裁跟設計,雖然還是有改變的空間,但是不大,默默的,我也覺得自己進到了一個要說服自己,倒掉經驗才能夠融入環境的階段了,尤其是,知道不行,但還是忍不住地想要「比較」的心態,搞得自己很累,有的時候,會有一種,哪裡都不屬於的感覺⋯⋯


圖片|來源

以前,在新加坡的時候,總能夠有一種,知道自己是誰的清楚定位,我是「台灣老師」我帶著台灣經驗而來,我為自己的專業而驕傲,我有能力給,而我想給的,也被接受,也被肯定;現在,回來之後,我常常會跟人家說:「我之前在新加坡工作,剛回來不久!」久了,常會有點恍惚的想,自己到底屬於哪裡呢?雖然是台灣老師,可以在台灣的體制或者認知裡面,好像總還是有點格格不入的。(推薦閱讀:台灣老師出走新加坡:在這裏,幼兒教育是值得被尊重的專業

台灣習慣用考試去認定一個老師,所以當我是本科系讀了 7 年,有幼保科高中教師證的老師時,還是許多人眼中的不夠專業,因為不是師範體系畢業,因為少一張幼教教師證,這是在新加坡不可能出現的狀況,只要是本科系的老師,就是有專業能力的老師,學歷,或許會成為你加薪的條件,但從不會有人因此質疑你身為老師的能力,畢竟,一位老師的能力,很多都是透過考試考不出來的能力吧⋯⋯

回來當幼教老師的日子,我曾不只一次的質疑自己,我還適合當老師嗎?也曾經在過程中責怪自己,當初嚷嚷著回台灣絕對不當幼教老師的,為什麼最後還是在眾多的工作機會裡面選擇了當幼教老師呢?

不過這些,很快地就在和孩子相處的日日裡面找到了答案,因為孩子的世界是那樣的單純,在被孩子需要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義,這是其它工作很難取代的成就感,有的時候,你是給予的角色,但是很多的時候,孩子給你的更多,那些真心的愛,還有單純的笑容,甚至是每一個崇拜的眼神,都提醒著我當初想要做一名幼教老師的初衷;前同事轉行做了其它工作之後,她對我說:「我終於了解,為什麼大家說,教孩子真的單純多了!」


圖片|來源

我在螢幕前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沒有真的離開過這個行業,但是我也真心的覺得,這個行業是比較單純的,因為你面對的對象,是孩子,雖然很多時候,還是會被家長搞得為之氣結,但是孩子,很快就可以安撫你的心。 我愛這個行業,我愛這座小小的島嶼,但是我同時愛著另一個小島,有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有兩個靈魂,不知道哪一個狀態才是最好的。(推薦閱讀:台灣教育缺的不是優秀的孩子,而是優秀的老師

即使已經回來這麼久了,偶爾有人要我再回去新加坡當老師,我還是會覺得有點動搖,但是,我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做了決定就不要輕易回頭了,想起有一個朋友對我說過,哪裡都是家,不要比較就好!這裡有這裡苦,那裡有那裡的苦,回憶都是甜的,但是進入生活,那些辛苦的,都還是會回到日常裡面的! 我想是的,所以⋯⋯good bye and hello! 新的一年,期待自己與頻頻回顧的自己告別,大步的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