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刻板親職想像!專訪全職奶爸陳廷宇,能成為分擔育兒重擔的一員,照顧妻子與女兒就是他一生的幸福!


推著嬰兒車路跑的是他─全職奶爸陳廷宇,女兒出生後,他便奶瓶尿布地一手把兔寶拉拔大,每天在家打掃育兒當「黃臉公」,讓妻子在外打拚無後顧之憂。(陳廷宇提供)

只剩下一周,2017 年就結束了,今年到 11 月為止,新生兒的數量僅有 17 萬 7 千人。2016 年,是台灣最後一年有 20 萬個嬰兒,從明年開始,死亡率正式超過出生率,2025 年,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每五個台灣人中就有一個老人。屆時經濟動能趨弱、納稅人口減少、需要照顧的老人大增,現在做的一切制度設計——無論是《勞基法》修改、還是年金改革,在青年人口雪崩式下跌下,不久的將來都要崩盤!

「少子化」,是台灣當前最重大的危機。台灣女生「用肚子投票」——反對票!犧牲作母親的機會滅絕了這個讓她們孤伶伶陷入育兒困境的社會。

每個台灣女孩兒都知道,一旦成為母親,她就必須家庭事業兩頭燒—如果她還有其他的夢想的話,在這條路上她只能背著孩子顛簸獨行,什麼育兒津貼、育兒箱,相對於漫長的一生不過等於是一個路人的笑容而已。(推薦閱讀:兩性都要挺身而進!職場媽媽與超級奶爸的性別困境

誰能減少女孩們的憂愁?

唯有讓家庭的另一個重要成員——爸爸,具體的分擔育兒壓力,才能減少女性對育兒生活的畏懼。就在台灣走向人口負成長的前夕,我們要介紹一位「專業家庭主夫」,為了妻子的幸福,辭職回家帶孩子。這個以作妻子後盾為榮的男人,他將要告訴我們,他的家庭主夫生活…他的「家管」人生…照顧妻子照顧孩子,就是他這一生的幸福。


孩子是我和太太一起生的,她的出生是我們愛的結晶,照顧妻子、照顧小孩,就是我最大幸福。(陳廷宇提供)

陳廷宇是全職奶爸,從女兒兔寶出生起,就奶瓶尿布地一手把兔寶拉拔大,女兒一歲半開始,他推著嬰兒車參加馬拉松,跑壞四台嬰兒車,成功環島;他也是專職主夫,每天在家育兒打掃煮飯當「黃臉公」,讓妻子在外打拚無後顧之憂。他的生涯選擇,不只要承受來自自己家族長輩的壓力,連妻子的父親——前農委會主委陳武雄,都經常擔心頻頻詢問:「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在台灣,會在家帶孩子的男人,一種是自由工作者,像室內設計師等職業,要不然就是失業在家短暫待業。」陳廷宇說:「可是我和我太太是完全的『男主內女主外』,我家管、她上班,這就是我們選擇的家庭生活。」

陳廷宇喜歡運動,有一副運動員的體格,緊身T恤牛仔褲,額前一片波浪狀瀏海染成淡淡金色,看起來像是踢歐洲杯的足球員。明星足球員有狂野生活浪漫的羅曼史,不過陳廷宇的生活是這樣的:

11 月 13 日,是我的生日,那天早上我醒來躺在床上,想著「今天,我要為自己活一天」。接著,我開車送老婆上班女兒上學,一回到家就發現在飄雨,趕緊收衣服,然後開始整理衣服,接著開始打掃,然後出門買菜,吃中飯後休息一下又做了家事⋯⋯一抬頭,四點了!於是出門接女兒放學,煮晚餐,洗碗、洗衣服幫小孩洗澡⋯⋯。

他看著我,苦笑一下:「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哎我的生日就這樣過去了。」

這是標準的家庭主婦的生活。

「我 30 歲以前從來沒想過我後面的人生會是這樣過了。」

「但是我真的感覺到幸福,這些年來陪伴孩子成長,彌補了我的童年。」陳廷宇告訴我,愛妻愛子,也就是愛自己。

其實,我不是一個為愛而生的孩子

「我出生在一個,好像是『花系列』那樣的家庭裡。」陳廷宇說:「我的母親生下我後就過世了,她拚了命把我生下來,只是為了要把我送人⋯⋯所以,我從幼稚園起就了解,我不是一個因為愛而生下的孩子,我只是一個禮物。」

陳廷宇的養父是生父同母異父的哥哥,兩人家境貧寒,哥哥犧牲了讀書成家的機會,成全弟弟。後來兩人合夥開冰店,陳廷宇的生父對哥哥感到愧疚,就想過繼一個兒子給哥哥,生了一男三女,生到第五個孩子,才終於又生了一個男孩。可是,陳廷宇的母親因勞累過度,在他出生的第二天,卻在醫院過世了。(推薦閱讀:《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我的家庭不可愛,但我依然願意去愛

為了照顧這個好不容易得到的男孩,生父乾脆把當年 18 歲的大女兒,也一併過繼給大伯,讓大姊跟著過去照顧嬰兒。


陳廷宇生下來就註定是別人家的孩子,他要叫親生父親「叔叔」,「我從幼稚園起就了解,我只是一個禮物。」(攝影:葉信菉)

雖然說是兩家人,但是由於一起做生意,等於生活在一起。「很多人都說『你這樣很好啊,每天都可以看見親生的父親和兄弟姊妹們』,他們不知道,這樣是更痛苦的⋯⋯。」那已經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情了,但是陳廷宇講起來,還是一臉的倉皇,又成了那個不知所措的小男孩。

「我每天看到自己的哥哥姐姐叫自己的生父『阿爸』,可是我卻只能叫他『叔叔』⋯⋯。」養父是陰鬱的,他很清楚地知道,這個「兒子」,屬於面前的這個家庭,尤其是,兒子的生父就在面前!他想愛無法愛、想捨無法捨⋯⋯兩個父親共有一個兒子⋯⋯在一個屋簷下。(推薦閱讀:【親職課】一字爸爸:當親子關係只剩敬畏,卻失去愛

結果是,誰也沒有對這個一生下就喪母的孩子,表達一分父親的關愛。「比如說,天下雨了要帶傘,我的養父不會說『你要記得帶傘』,他會說『你這麼笨,你一定會忘記帶傘』。」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他考了第一名回家,養父看了一眼,只說了一句:「你作弊喔!

不需要棍棒,言語就可以摧毀一個孩子。「我最難過的是,每次我養父要開始罵我前,總是會先說『你媽就是因為生你才死了!』⋯⋯。」講到這一句,陳廷宇的嘴唇抖起來:「我念幼稚園時,就想過要去死。」


現在是神勇奶爸的陳廷宇,童年曾經歷一段不開心的過去。(攝影:葉信菉)

是自己害死了媽媽!5、6 歲大的孩子,躲進房間裡哭喊,自己從來沒有叫出口的,媽媽、媽媽⋯⋯死了就可以和媽媽見面了,小小年紀的他這樣想著,從來沒有被媽媽照顧過的陳廷宇,最想要的,就是被媽媽愛一天。「我心中的那個孩子,就這樣退縮、退縮⋯⋯退縮到陰暗的角落裡。」陳廷宇說。

本來,他以為自己會這樣自責、孤獨地過完一生,沒想到,選擇為妻子走回家庭卻拯救了他!(超級奶爸上集下集訓練豬隊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