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關係裡的傷與痛,是生命裡的缺憾,但這些疼痛與經歷都會替你指認方向,帶你前往該去的地方!

作為一位作者,最開心的時刻莫過於收到來自讀者的回饋,告訴我這些文字的力量,怎麼出乎我意料地強大而溫暖,那些自己挨過的疼,終於在昇華為文字後化成了一些陪伴,一種同理,一點啟發,也讓我知道自己始終不是孤身一人。

上篇文章寫自己在靈性學習路上的啟程與碰撞後,收到了許多讀者的來信:

「看到妳在女人迷上發表,關於成為身心靈療癒者的文章,彷彿找到燈塔的感覺!我自己也是在一次失戀的因緣際會下遇到了療癒這件事,進而想更深入的接觸,也想成為能夠療癒他人、幫助他人的療癒師。」

「我從女人迷網站看見您的文章,在文中看見許多熟悉的詞。在我家人生病時,也吸引我去研讀了人類圖、靈性、內在動力之類。」

因為愛情或是家庭中的失落,開始接觸療癒,開啟靈性的大門,原來許多人的經歷都與我那麼相似。


圖片來源:Pexels

失戀把人逼瘋,也看見原生家庭的自己

我總是不斷重提兩年前的失戀,因為那對我的影響深遠。

當時我們的關係其實早就餿透了,幾乎每天都在爭吵,對方也提過很多次分手,可是每一回,我都不能接受,一直鬧啊鬧,不準對方就這樣離開。

我曾經發瘋似地半夜開車衝到他家,打了數十通電話想逼他出來見面,還打到他家裡請家人叫醒他,現在回想會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可以有如此深的執念,眼中只有自己想要的結果,不管別人怎麼樣,彷彿地獄生的復仇使者。每回新聞上有恐怖情人的報導,我其實也大概能想像,愛怎麼能把人逼瘋。

但我也感謝自己曾經那樣愛過、痛過,才能在分開之後,帶著滲血的傷口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告訴他們我曾想用愛情逃離這裏,曾以為自己的感情一定能比他們成功,直到我發現原來沒有用,原來沒有先回到根源去看見自己,一千次的愛戀就會是一千次的失敗,直到我能開始與自己的家庭,與自己和解。(推薦閱讀:心理學讀愛:關係中的缺憾,都要看向內心的孩子

於是我開始大量接觸心理學書籍,每看一本都哭好幾次。從許皓宜老師的家庭系列開始,每回翻閱那些心理狀態的描述,都覺得重重被打了好幾個巴掌,原來我早就傷痕累累,心裡有好多洞,卻用謊言輕輕敷上騙自己沒事,我已經長大了,過去的那些牽絆再也不會影響我,我是一個很好很堅強的人,沒發現他們始終如影隨形,坑坑疤疤的讓人想填補,想追尋,想逃離。


圖片來源:Pexels

傷痛推人向前,更前往自己該去的路

後來接觸多了,發現自己好像滿有靈性特質的,也對療癒這件事產生深深的認同,希望自己能從事這樣的工作,無論什麼形式。

可是心中還是知道自己有很多課題,並沒有穿越,一直擱淺在心裡,也沒有勇氣跨出積極的下一步,往療癒工作走去。隱隱知道還是家庭關係的緣故,於是去做了一次家庭系統排列。

那是我的第一次家庭系統排列,我想問的問題是:「我想做療癒的工作,可是一直感受不到力量與勇氣,也害怕家人無法支持,我該怎麼做?」於是從我的原生家庭開始,扮演爸爸、媽媽與我的三位夥伴,陪我一起探討這個問題。只見爸爸一開始就往遠方走去,只讓我們看見背影,我見狀也慢慢遠離了中心,但眼神直盯著爸爸,獨留媽媽一人在原地,左右躊躇不知如何是好。

老師接著問了爸爸的原生家庭,我知道他其實很辛苦,他的父母在他小時候就雙亡了,他是被繼父養大的。此時扮演爸爸角色的夥伴,也回饋他一直感受到一種無力、絕望,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

我一直都知道爸爸心裡有個巨大的黑洞,直直把他吞噬,但那是我們誰都無能為力的。

後來老師突然說:「我知道你為什麼想做療癒工作了。」然後引導我對爸爸說出:「我想成為一位療癒者,因為這是我想為你做的。」我哭得抽蓄且全身發抖,我從未發現,我最想療癒的人,就是我的爸爸。

我曾經幻想,也許當我還是等待投胎的小天使,在天上挑選爸媽時,我是不是看見了他們生命的苦痛,希望自己能來當他們的孩子,給他們陪伴與愛,於是我成為了他們的女兒?也許是我自己選擇了,這些心碎,因為那能讓我記得自己來到這世界,是為了療癒。(推薦閱讀:從父母牽絆到情人選擇!所有的親密關係,都是你和自己的關係

我不知道這些猜想是不是對的,但我能真正確定的是,這兩年來的靈性學習,甚至連寫字這件事,都是因為想要療癒自己而開始的,那些傷和痛,讓我感到心碎絕望,卻也推著我向前,展開不一樣的生命體會。我也曾經遇過,因為家人飽受精神疾病所苦,立志成為心理師的朋友。「正向心理學」的老師也曾分享,研究正向心理學的大師都曾為憂鬱症所苦,或是有充滿磨難的童年,因為太不快樂,所以更想知道怎樣才能真正快樂。

「生命中的缺憾,會帶你前往該去的地方。」如果生命注定長滿荊棘,就讓那些痛成為帶領我們的導師吧。


圖片來源:Pex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