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群交團事件,鏡頭下,女人被宰制的情慾,透過理解來龍去脈,探討女人被凝視與被審判的過程。

Dcard 的「群交團」事件,從平安夜吵到現在也有幾天的時間了。

「群交團」事件是什麼?這是在Dcard爆料出來的事件,指的是一位自稱攝影師的男人舉辦六女七男的性愛派對,所引起的照片和派對細節外流的風波。雖然說原本的爆料貼文是寫「尋找公廁」,但是我個人非常反感用「公廁」、「馬桶」、「破鞋」、「婊」去羞辱一個女人,因為這本身就是對女性的物化,所以姑且就先用「群交團」去稱呼這起事件。

當我看到「群交團」事件的時候,我其實覺得女方也有她可憐的地方,原因是因為她們的照片被這樣無情的散播,還被網路鄉民公審,可以說這簡直是所有女人的惡夢——因為明明也有男性參與者加入其中,但是似乎卻沒有人會去批評男人什麼,反而是女人的性愛照片被散播的全台灣都知道,還要被網友痛罵「不檢點」,可以想見日後這些女孩在面臨往後的人生,她們會受到社會多少無情的批判、取笑、排擠孤立,甚至被言語肢體攻擊。

電影《露西亞離開之後》正是講當一個女孩的性愛影像與細節曝光在陽光下的時候,作為當事人女性是如何面對現實的欺凌以及暴力,而我們也不得不承認,每每當我們提到性方面的議題時,總是把女人視為一個被審視的物件而不見男人有被任何評論。由此可知,當我們談到性的時候,我們腦海里所想的不只是性方面的評論,有更多時候是對女人人格上的審判而自己卻渾然不覺。

但是如果深究這起「群交團」,不可否認女方也有她們不對的地方,例如「違反當初跟男友交往時為性關係排他的約定」等。但是這起事件讓人值得探討的是,我們的社會就竟是怎麼樣看待女人本身?對男人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標準去看待他們的所作所為?另外在這起事件中,我們也似乎看到性別教育的不足,以及男性凝視的色情文化是如何讓女人認為「被凝視」是一件很有性快感的事情?(推薦閱讀:《女巫之槌》與獵巫:審判女巫,來自對女體「性」的畏懼

於是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們似乎可以思考兩件事情:一則是女人如何讓被男性凝視成為一種「刺激」,另一則是當社會看到女人的性時,我們看到的是什麼?


圖|作者提供

性愛照片為何會激起女人的性慾?

在林芳玫的《色情研究》中有一篇章節談到色情影像與女體凝視的關係。大致上來說,作者認為透過鏡頭的詮釋以及拍攝,我們可以知道被凝視者在被宰制的情況之下,與拍攝者的權力角力。

具體而言,為什麼「攝影機」、「鏡頭」會成為一種宰制的工具?原因是因為這種工具意味著掌鏡人可以用誰的眼光去重現一個事實,或者是一個性別觀念,而這些觀念可以進一步的讓受宰制的人認為,透過重現其他女人或自己被支配的過程時,是如何激發自己的情慾——當然,假使凝視的角度是呈現多元狀況,可能女人透過被凝視得到性快感不見得是主從的關係,然而我們的社會,不可否認的,我們對於性愛的想像的確是被「男主女客」的價值觀壟斷。那麼當女人終其一生都只看到性愛間這樣的權力關係,那麼她們會如何看待自己實踐性愛的方式?特別是如果整體社會價值觀一再的告訴你男性在審視女體以及其他社會價值觀的權威,以及對男性無條件的信任,那麼女人在這樣的環境下,她們會如何看待自己的身體和兩性關係?她們會如何建構自己在身體與性愛方面的自信?以及如何看待男性這樣的性別本身?

而拍攝紀錄以男性視角為中心的性愛場面,恰好就是在說明,當女人被鏡頭「凝視」的時候,女人是如何因為自己被凝視而覺得刺激。如果一個女人終其一生都認為在性愛中男與女的關係都是讓女人被性化為被男性支配的「他者」,那也不難想見為什麼女人被拍攝性愛照片會讓女人覺得是件很有性快感的事情。因為「自己被看」在男性支配的色情文化下就等同於「被男性慾望」,並導致進一步的「被男性認可」,所以為何豔照風波不斷仍然還是有不少女人還是會拍攝性愛照片?正巧是因為整個社會無不告訴我們「被男人慾望是很重要的認可」,才會有女人前仆後繼的拍攝自己的性愛照片,並對男性的審視深以為然。(推薦閱讀:沒人想要慾望你?胖女孩的反擊宣言:男性不該再主導凝視

然而現實殘酷的很不性感

然而從女人在性愛中被凝視的過程中,我們也可以看出整個社會是如何評價與「性」扯上邊的女人。就如同開頭提到的電影《露西亞離開之後》,有演出女主角的性愛影像被外流時,人們對待影片當事人,往往只攻擊女主角,而對男主角卻絲毫沒有任何看法。這種僅針對女性的現象,也或許可以跟爆料者稱女當事人「公廁」的情況相互對照,而這種只針對女性的獵巫風氣也似乎跟整體大社會凝視女體的色情文化不謀而合。


圖|作者提供

事實上當我們談到「色情」這兩個字時,我們所提到的不只是限制級的性愛橋段,而是整體大社會如何審視一個被支配者、被性化者、被物化者的過程——不可否認,大多數人都會說在性方面人人是獨立的個體而不應該差別待遇,然而實際的情況是,如果人們看到一個被支配者、被性化者、被物化者主動展現與追求自己的情慾時,人們會不能接受這樣一個為男人服務的「客體」去實踐自己的情慾流動,因為整體大社會至今還是覺得作為服務男性的「客體」怎麼可以不忠於一段跟男人長久穩定的關係?要說大清亡了也好,民國一百年了也罷,不可否認我們的社會至今仍然不會將女人視為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個體,我們的社會依然還是用審視物品的態度,去看待一個女人在性方面甚至延伸到整體人格層面究竟「乾不乾淨」。

因此為何「群交團」事件會引起這麼多人的撻伐?基本上還是跟女人在性別關係上被視為客體有很大的關係。如果整體社會還是認為女人的身體以及人格是要給全民公審,而不認同女性本身作為人的獨立性,那麼當整個社會在批評「群交團」時,社會所批評的並不是濫交這件事情的對錯,而是女人在道德上的對錯,因為女性始終都是被審視的客體,道德約束以及厭女風氣始終圍繞著女人一生,自然當這個社會一看到性愛事件的時候,多數人選擇的是檢討女人的過錯,反而對男人不聞不問了。

我們該用什麼角度看待男女的性

說完社會對女人的態度,那麼我們不禁要問問社會對男性的態度。事實上我在看Dcard的系列串時,我看到最多的往往是對女性的撻伐以及人格上的貶低,好像很少人多談男性的什麼,即使有稍微提到攝影師的背景,好像還是要女人小心,好像即使攝影師有問題但女人還是有自己的責任。的確女方也有她不對的地方,就像我在開頭所說的「違反當初跟男友交往時為性關係排他的約定」等,然而卻很少有人指責攝影師的心態是如何,還有人認為進場男人要付錢很不公平,幾乎一整串的回帖都是叱責女性並偏袒男性,讓我不禁想問其實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到底是什麼?為什麼男人在這個社會自始至終都是站在一個無關緊要、受害者、可信賴的人的位置,而始終沒有人覺得這些男人的心態上究竟有沒有什麼問題?(推薦閱讀:【周芷萱專文】為什麼女人的性珍貴,男人的性浮濫?

不可否認在這起事件中,的確是有男人被背叛、受傷了,然而整個社會一碰到性議題就一面倒的指責女方而絲毫不見男方對此事需要付什麼責任。假如當今所謂的「性別平等」僅僅只看到女人可以實踐情慾流動而看不到女人之後要承受的社會壓力,那麼只能說這樣的性別平等對女人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