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社群運動,透過一個個的女怪現身,期待喚醒社會對不同身體形態的反思與接納,巫止祇:
生而如此,這就是我。

你不會隨意地評論我在這衣服上面所畫的圓弧曲線,但倘若我退去上衣袒露乳房,你會說我什麼呢? 

提著兩個扁擔行走在人間的我,它的重量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實在不用走過來告訴我它看起來好重、看起來好怪。

在成長時期我的身形便開始趨向圓潤,乳房也發育得比別人早,我知道自己將逐漸從女孩長成女人的模樣,這應是個美妙的時刻,身體的變化並沒有令我感到有什麼特別不舒服的地方,令我深深感到不適的,反而是人的眼光和看似關心下的調侃嘲弄。在體型開始產生變化之後的日子裏,我總是需要面對無聊玩笑與難聽的綽號、也被貼上了任何令人難堪的標籤,這些都不是偶然事件,而是天天出現在我的日常生活裏,沒有任何理由,只因我的性徵看來特別明顯。(推薦閱讀:真正的身體平等,是胖子瘦子都不該受到歧視

以前的我老是駝著背、穿著寬鬆的服裝,頭低低的走過街頭,我好害怕被人指指點點。我也在數不盡的夜裏獨自流淚,恨自己生而如此,恨得想除掉這兩坨怎麼都甩不掉的肉塊。而當我開始願意和朋友們傾訴我這樣的身體帶給我的煩憂時,我才瞭解到豐滿體態所遭遇的困境,其實也是任何身體姿態的女人都會有的困境,不論是瘦骨嶙峋或是豐滿肥胖的女人,總是會因為自己的不完美而暗自神傷,是誰令妳不完美?誰能要求妳應該擁有怎樣的身體?

我意識到自己並不能去討好所有人的喜好也並不需要這麼做,我的特別,只因我是我,不願意再承受這無止境的身體汙名,我決定不再刻意隱藏身體,我想為自己挺身而出,自由的、放鬆自在的使用這個身體!

社會普遍對於女體姿態的觀感 VS 藝術創作上對於女體姿態的觀感,在概念上是有著極大差異的,你不會輕易地去批判藝術作品上的女性身體,但你會隨意的替任何你身邊或者只是路過的女性來做評分,甚至你還會直接走過去告訴她,她的分數非常低!

我是一位藝術工作者,在各種藝術場合中都常可見以人為主題的創作,我也是一位人像模特兒,好多朋友都告訴我,我的身體很美、很漂亮,很適合拿來做藝術創作,我充滿疑惑⋯⋯女體若和藝術扯上邊似乎就變得很是寬容,但事實上,在日常生活裏我仍是常受人指指點點的那個肥胖女體啊!咦?難道我是怪獸嗎?還記得吧,我不是標本耶,我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推薦閱讀:為什麼要爭取肥胖權?以為歧視不存在,比歧視可怕

就算我正嘗試別去在意那些異樣眼光,但這並不代表我感受不到那些常有的惡意。

在這次的照片中,我在臉上塗滿了各種色彩與線條,以白色上衣當作畫布,將自己當作是一場活生生的創作。你不會隨意地評論我在這衣服上面所畫的圓弧曲線,但倘若我退去上衣袒露乳房,你會說我什麼呢?

一生並不長,我無法把生命花在去成為別人所想要的那個自己,
你呢?你會喜愛那樣的日子嗎?
我試著將更多時間留給自己、取悅自己,
盡量抬頭挺胸邁出步伐,也學習享受被注視的感覺。

讓自己快樂,是一件重要的事。

我的身體,是我在這世上的行走工具,
我試著與它共處、與它一起在人間玩耍!
生而如此,這就是我。正在學習與身體自在相處的我。

希望,我們都能成為讓別人不孤單的力量。如果你願意拍下你認為自己不合主流審美、健康標準的身體部位,並換個角度凝視自己,也歡迎使用我們的hashtag:


#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

#肥胖紋FuckingHOT

#FreakingHOT

#女怪現身

預告|明天現身的女怪,是何殷純,她即將向大家闡述這一個既分裂又矛盾的世界⋯⋯

#我們就是你們的妖魔鬼怪──第二波:女怪現身
攝影| @葛昌惠

模特兒|肥好/Fat How、 汪綺/貓不、WUZhiqi 止祇 、何殷純、Jing Fucking Hot

化妝 & 造型|蔡佩珊、Vivi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