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空心二胡探討仇視胖女孩與整體社會對女性歧視間的關聯性,細看主觀凝視下框架出的身體型態,當女人外形不符合社會期待時,是否不該被尊重?

之前有提到在台北同志遊行結束過後,有一群以 Jing Lee 為首,提倡反肥胖羞辱的大 V 們聚集起來拍攝大尺碼性感寫真的事情,她們也有提到近期內會再次拍攝相關的性感寫真,以挑戰社會對於性感的定義。有些人認為「既然要反擊肥胖羞辱難道不能好好講嗎?」會這麼說的人,恐怕不明白胖女孩在社會上的困境。

你以為胖女的社會壓力是什麼?

每當在我討論身體意識的問題的時候,無論男女,總是會有一群人跳出來說「為什麼只關心胖女孩?那胖男呢?胖性少數呢?怎麼都不講?」不可否認胖男或胖性少數各自也有困難的地方,而且他們的困難也有他的獨特之處,但是為什麼我會一直強調胖女的困境,原因是因為胖女的社會困境其實是與整個大社會對女性的歧視綁在一起。(推薦閱讀:當我們無法打造差異共存的社會,「胖女孩也很美」便成為矯情

我相信大多數女性一定有這樣的經驗,比方被男性很理所當然的品頭論足,比方被比你胖兩倍的男人嘲笑你腿粗,比方有一群男性聚集在一起大聲討論哪個小黃片女演員胸部很大,比方一群男的嘲笑一個男的說他對女人的審美很奇怪⋯⋯繁多不及備載。

假如你能夠體會一般女性在日常生活中遭受身體凝視的經驗,那麼自然不難聯想一個胖女在日常生活中會受到什麼樣的評價——走在路上被呼嘯而過的機車男大罵「大塊呆」,買衣服的時候女店員直接用不屑的眼神跟妳說「這裡沒有妳穿得下的衣服」;班上的男生看到妳就嘲諷「沒有人要娶你」;在便利商店吃個東西還會有奇怪的女人笑你是「恐龍」;當妳穿著無袖或稍微短一點的裙褲時,會有人當面嘲笑你「不要臉」;當妳在班上辦活動時,妳只能扮演小丑的角色;妳在團體的角色定位不能是意見領袖,而是只能扮演搞笑角色;找工作老板看妳的外形就覺得妳能力不行,甚至在其他社交場合會覺得妳是「笨蛋」的也不是沒有。

說到這裡,你覺得胖女的問題是什麼呢?你是不是會覺得,當一個女人在外形上不符合社會期待時,她無論是在審美、能力還是在人格上就被整個人抹殺掉了?而且最大的問題不僅是一個女人的人格被抹殺,包含她的尊嚴以及免於恐懼的權利,是不是也因為不符合社會期待,所以就得不到做人應有的尊重?

如果你看不到胖女在社會上的困境,就來吵其它肥胖族群也有被歧視的問題,那麼我只能說,抱歉,你其實根本不關心所有肥胖者的社會困境。

為什麼身體意識是性別政治?

從上一段所舉的例子來看,我們可以看出來胖女的社會身份,與整個社會是從誰的角度凝視胖女體有很大的關係。為什麼當我們討論肥胖者的身體意識時,我們首先要看到的是胖女的困境?原因是因為直到現在對於女性審美,甚至是對女性的想像仍然還是從男性的角度去臆測一個女人應該是長什麼樣子。就從最直觀的流行文化來看,同樣是演藝人員,為什麼身材標準的女藝人可以優雅、可以知性、可以幽默,然而一個肥胖的女藝人卻只可以幽默?在影視作品裡,男性角色可以有很多樣貌,但是女性永遠都只有一個籠統的樣貌而不見其他可能?(推薦閱讀:別再把胖女孩和瘦女孩放在天秤上:停止用體重定義一個人

說這句話可能又會引起各種男男女女的憤怒,因為他們可能已經覺得性別已經很平等,然而我們觀察我們生活周遭乃至流行文化,其實不難發現我們的社會基本上就是活在一個男性凝視的文化裡:我們覺得男人應該要高壯,女人應該要瘦小;我們覺得男人應該要有擔當,女人應該要溫柔⋯⋯而這些特質從來不是女人去定義男女應該是什麼樣子,而是男人要求男女應該是什麼樣子,不然就要剝奪這些人做人最基本的權利。

如果你不服氣,請你想想時裝界的大師都是哪個性別居多?如果你很生氣,請你想想我們的影視文化以及整體社會氛圍到底容許哪種性別的人對別人品頭論足?如果你想反駁,請你想想在我們的語言文化中辱罵各種性別的詞彙,就竟是哪個性別佔大多數?如果你不同意,請你想想挑剔身材的詞彙,究竟多是形容哪個性別為主?當然,如果你還是覺得這一切說服不了人,請你想想在日常生活中到底是誰帶頭嘲笑唾棄甚至霸凌不符合性別框架的男女?

還記得我開頭提到的大 V「Jing Lee」嗎?如果看到這裡依然還是有男女否認男性凝視主導男男女女的形象,那麼我只能說:「抱歉!帶頭唾罵 Jing Lee 很噁心的多是男人,而不是女人!


圖片|來源

這不止是自信與否的問題

儘管男性甚至女性一再地否認有這些現象,並且不斷的強調性別已經足夠平等,但是不可否認,這些對於性別的刻板印象的確仍然籠罩整個社會,而我們從小到大的確都是圍繞著男性的想法轉圈圈。

所以當我們在討論胖女的社會問題時,我們談得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審美,或者是「我可以很有自信」的問題,而是在於「我如何定義我自己」——我的存在是由我自己定義,還是被社會定義?如果是被社會定義,那麼社會憑什麼定義我?我的存在是什麼?我的存在為什麼要被社會解釋?但反過來說,如果我的存在是由我自己定義,那整個社會憑什麼因為我的特徵而差別對待我?(推薦閱讀:

如果我們要用一個非常絕對的用詞來解釋自己的人生被定義的現象,我們可以說,當我們限制胖女只能做什麼而不能做什麼,以及剝奪胖女最基本的尊重和免於恐懼的權利,本身就是一種很反人類的舉動。原因是因為當你可以因為一個人塞不進性別框架就不想尊重他,那麼即使你有再多理由,這些都是對胖女的暴力。

於是為什麼許多提倡身體意識的大 V 會一而再地透過性感來表達胖女作為「人」的主體性,無非是因為以男性凝視的文化中,最先排斥的就是胖女的裸露以及情慾地展現,畢竟胖女公開展現情慾會影響他們的情慾流動——也就是男人口中所謂的「噁心」、「我不行」的感受。

但是如果胖女本身具有一個「人」的主體性,當我們看到男性的情慾因為胖女體的出現而無法流露時,我們要問的是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我要因為你的情慾不能流動就剝奪我作為人的資格」?「為什麼我要因為你不能勃起就要剝奪我作為人應有的權利」?這些提倡身體意識的大 V 拍性感寫真,拍得不只是「胖女人也可以很性感」;「胖女人也可以有自信」,而是一個最直接也是最核心的問題:「為什麼我要被你定義?你是什麼東西?

當胖妹拍性感寫真時,她們拍的是什麼?

如果我們能夠從胖女的經歷以及社會角色中意識女性的身體在社會上的意義,那麼我們就可以了解這些提倡身體意識的大 V 的真正訴求是什麼。儘管有些人會覺得胖妹拍攝性感寫真會讓人覺得「譁眾取寵」,但是一張寫真的意義就足夠表達我們的社會缺乏的是什麼。

這讓我想到我在幾年前還有在做漫畫創作時,我觀察亞洲和西方繪畫網站的現象。如果你本身有瀏覽繪畫網站的習慣,其實不難發現,西方的繪畫作品,儘管整體水平參差不齊,但是在畫風上相對亞洲還是多元許多;然而亞洲網站的繪畫作品,儘管平均水平都在優秀之上,但是繪畫表現上仍然不如西方多元。

而審美多元性的缺乏也正好是亞洲社會一直缺失的部分,而單一審美觀所造成的影響,不僅僅只限於審美,包含對人的態度以及對人的印象都會有顯著的影響。

因此當胖女人拍攝性感寫真時,她們要表達的是什麼?其實未必就是一個「美麗」、「自信」的問題,而是胖女人需要的是「同理」,需要的是「尊重」。然而遺憾的是,多數人在理解這些性感寫真時往往意識不到胖女在尊嚴層面上的需求,而是支持方和反對方在「好美」和「不好看」之間做激辯,那麼胖女人的同理呢?胖女人的尊重呢?似乎在女人被當做一個審美客體時,只能無力的看著自己如何被審美,而作為「人」的本質就不見了。

於是當我們在討論胖女這個群體時,我們討論的不是只有「胖女」的問題,而是在地球上的所有女性如何被定義的問題。如果作為女性,妳看不見胖女在性別意義上的特殊之處,那麼在這個任由社會定義妳的世界,妳當然覺得性別已經很平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