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深山菊大吟釀讓你反思生活,從在日本歧阜縣遇見的高山流水,學會把時間留給自己,找到生活的喘息空間。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願意相信你是一個純淨自然的人。雖然有些樸實無華,卻溫暖的讓人想流淚。

一個人的旅行——給自己在穩定重複的生活中多一點意料之外的禮物。因為不知道會遇見什麼,所以每一瞬間畫面,每一個擦肩而過的人,每一個發自內心的交流,都新鮮又有趣,也都讓我以「一期一會」的誠意來對待。這次的感動,來自於岐阜縣的高山市。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去岐阜縣?」我的日本朋友知道我去岐阜縣旅行,甚至回我:「我在日本住超過 30 年都還沒有去過岐阜縣呢!」當時生活中有許多不知所以的複雜的事情纏繞,思緒很亂的狀況下,我一心一意的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是一個要跟我的生活圈完全沒有交集的地方,大概就像是一個從日常生活中離家出走的概念。我認為這樣的平衡是很必須的。(推薦閱讀:別問生活能帶給你什麼!帶上自己去追尋生活

從名古屋到岐阜縣高山市的途中,一路上高山流水,蔥蔥鬱鬱。沿路上的小鎮,房屋煙囪冒著白煙,一個個很樸實無華的小村莊,在眼前展開。高山市不大,純樸中帶著一些古老的記憶和講究,古時的飛驒之國,就在這裡,以秀美之水最為出名。隨著感覺在三町古街走著,到了當地極富盛名的舩坂酒造廠的店舖,在庭院坐下,點了一盒代表性的深山菊大吟釀。


舩坂酒造廠——木盒裡的深山菊大吟釀

平日看多了紫紅金黃中有時帶著細緻氣泡的華麗絢爛,聞慣了果香花香皮革橡木桶的層層堆疊,看到樸實無華的木盒裡盛著清澈透明如水的酒液,其實心裡沒有太多期望,甚至有點懷疑自己是否能喝得完這盒酒。然而,木盒的質感粗躁帶著淡淡的木質香氣,包裹著盒中溫潤的清冽酒液,就如被群山秀水環繞著的岐阜縣,讓我不禁卸下了心裡的武裝,「能不能拋下生活中的那些假設和猜想,用心來場直接的話?」。入口後感到香甜清冽不厚重,佐一點鹽再喝,果香變得明顯而且酒體更加圓潤,卻不喧賓奪主——一如一位靜靜微笑著的女子,讓你舒心,卻不給你壓力。

如果說葡萄酒是一副堆疊出來的油畫,那清酒就是一副留白的水墨畫。葡萄酒像是出了社會後有著亮麗外表的人們,精雕細琢著自己的人生道路,帶給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美好夢想和憧憬;而清酒是難得一次的在夢中回到孩童時光,簡單自然甚至有點木訥,卻滴滴入心,在記憶裡注入暖流。在接近 30 歲關卡的我常常看到周圍的人們甚至我自己,在一個人口密度大於 10000人/平方公里的城市裡,努力打拼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自在,以及社交軟體上點綴著各種各樣的令人稱羨——愛情,金錢,生活情調,朋友聚會。(推薦閱讀:【許菁芳專欄】生活在他方

現代社會中無論男女,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卻不一定有創造選項的自由。在選項與選項之間又夾著選項,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在現實中做下選擇其實又落入了一個套路之中,所謂的現代版的封建體系。我們什麼時候能夠把一分鐘留白,真真切切的留白,跟自己好好的對話?

我對清酒了解不多,但對於我在岐阜縣喝到來自舩坂酒造廠喝到的深山菊大吟釀,確實如清水一般,洗滌了生活周遭的嘈雜,讓思想純粹了心也靜下來了。

這篇文章在我心裡滯留了一段時間,從 2016 秋天到 2017 秋冬。生活中太多的雜音,以及太多燦爛炫目,有時把生活中最重要的純粹模糊了焦點。能夠在一年後想起當時的感動並且提筆完成文章真的不容易。在此也謹惕自己,勿忘初衷,做真正的自己比什麼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