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實現自己的職涯規劃與夢想,試著找到同你一起努力的伴侶,能支持你向理想邁進,比胡亂戀愛更重要!

伴侶、工作,只能二選一?對於女性來說恐怕是這樣⋯⋯全球知名性別顧問公司「20-first」執行長考克斯(Avivah Wittenberg-Cox)的研究,發現上個世紀女力崛起,到了這個世紀,男性似乎還在摸索如何適應,失衡的關係,對許多女性來說,如果伴侶無法支持,也許保持單身是更好的選擇,畢竟沒有愛當然不好,但是,貧窮更糟糕。底下是考克斯的觀察:

最近,我與 8 位職涯極為成功、年齡介於 35 至 74 歲的女性一同晚餐;她們的故事,在我進行的雙薪家庭研究中十分常見。其中一人獲得位於另一個國家的重要升遷機會,但也花費了好幾個月,試圖說服另一半和她一起出國。另一個人則是為了挽救婚姻,決定休假一年、重回學校,讓家庭能獲得一些平衡和喘息空間。第三個人試圖在律師事務所轉為兼職,卻立刻發現自己坐了專業上的冷板凳;她選擇念博士,丈夫則繼續他的職涯。(推薦閱讀:中國性別觀察:女人「兼顧」的是誰的一切?


圖|作者提供

這樣的經驗,突顯了數年研究的結論:擁有職涯野心的女性,在個人伴侶上真的只有兩個選擇──非常支持你的另一半,或是完全沒有另一半。

任何介於兩者之間的選擇,最後都會讓人陷入道德和傷害職涯的困境。

以職場女性而言,這正是我們所處的、半完成轉型期的現實。

女性在 20 世紀崛起,而在 21 世紀,則是男性適應(或不適應)此崛起帶來的後果。

現實是,轉型並不平順,反彈亦有如常態,但潛在利益可能非常巨大。

目前,只有小部分男性和企業站上了轉變的前緣。正如蓋茲(Melinda Gates)最近所寫,我們仍舊會「將我們的女兒,送進為我們的父親設計的企業」,並進入只要男性職涯不會受到妻子成功影響、就能雙方平等的婚姻(雖然我偶爾會聽到同性伴侶的職涯受制故事,但我聽到的絕大多數這類故事,都是出自異性伴侶,而且職涯被排在第二的,幾乎一定是女性)。

倒不是說這些丈夫的思想不夠前進,或是不夠支持另一半。他們覺得自己很支持另一半,一如許多我合作過的執行長和企業領導者。但他們常會陷入意料之外的抉擇;他們樂見自己的妻子成功又有高收入,他們讚美、支持另一半──直到那開始干擾他們自身的職涯為止。

史東(Pamela Stone)和樂夫喬伊(Meg Lovejoy)的研究發現,做出退出勞動力決定的女性之中,有2/3的關鍵因素是丈夫,而且通常是因為妻子得填補所謂的養育真空。

威廉斯(Joan Willams)在研究中寫道,「雖然女性幾乎全都認為丈夫相當支持自己,但她們也會表示,丈夫拒絕變更自己的工作時程,或增加參與養育活動。」正如一位女性所言,「他一向告訴我『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也不會接下任何我的負擔。」(推薦閱讀:挺身而進只對了一半!為何女人總要努力兼顧一切?

這讓女性驚訝又意外。她們原本認為規則十分明確,認為教育程度良好的伴侶會相互支持、輪流負擔責任、協助對方發揮潛力。

針對哈佛商學院畢業生進行的調查突顯了這樣的斷口:超過半數男性預期自身職涯的重要性,會高於妻子的職涯,而幾乎所有的女性都預期平等婚姻(幾乎沒有女性預期自身的職涯會處於優先地位)。

千禧世代的男性,通常會被描繪為較為開明,但數據也讓情況更加複雜:調查顯示,年輕男性可能比年長男性更不重視平等。

就算是注重平等的伴侶,也需要兩個人都極為特出,才能走過難關重重的雙職涯之路。選擇阻力較小的路線比較簡單,亦即採取傳統形式,男性專注職涯,女性專注家庭。

如果男性比較年長(情況也常是如此)、職涯較早開始、薪水較高,就更是如此。這也帶來了難以打破的循環:男性獲得更高收入的機會較多,讓女性愈來愈難追上。

幻滅極為深刻──而且非常持久。結果就是延後反應,一如我在那本研究 1950 及 1960 年代離婚及結婚率上升的書的發現:天份十足的女性,在丈夫態度的壓力下,調降了對自身的期望、靜待時機到來。

等到小孩離家,妻子也常會離家。約 60% 的人生後期離婚是由女性提出,而且通常是為了將心力投注於 50 歲以後的職涯。

現在,輪到丈夫驚訝了。

他們努力工作養家,也一直以為這就是自己角色。但在性別較為平等的時代,伴侶關係並不是這樣的;正如西北大學的芬克爾(Eli Finkel)在《The All-or-Nothing Marriage》中所寫,雙薪伴侶在經濟混亂的時刻擁有巨大優勢。最棒的婚姻,從來沒有像此刻這麼開心、平衡又充實。家中的性別平衡,可以創造更具韌性的伴侶。然而,那需要數十年的相互支持和平衡才能成就;忽視另一半的夢想,其實是對自己不利。(推薦閱讀:【丁菱娟專欄】愛情與工作不用二選一!聰明女人兩者兼顧


圖片|來源

丈夫不理解妻子的離開

許多我訪談的男性,在妻子離開之後告訴我:「我不知道。」對我來說,這很像企業領導者在最資深的女性高層離職之後說的話。他們不覺得她們會離開,也不是非常了解,其他人的態度、缺乏認可、能力不如她們的男性反而獲得升職,讓她們多麼地不滿。

但他們並不是真的不知道。現實是,他們並不在乎。他們不聆聽,因為他們不覺得自己必須聆聽。他們不經心地點頭,忽視耳邊的抱怨,因為他們覺得那不重要、不會直接影響到自己。

有幾位男性向我承認,他們只是認為,妻子的挫折出自更年期,只要等過這段時間就好。正是這種減化和貶損,將女性逼到無法忍受的地步──接著就促使她們離開家門。這也讓她們的丈夫意外又悲傷。

許多與領導、團隊培育有關的教訓,可以直接用來提升家庭的平衡。想改善家庭的平衡,底下是我提出的方法:

  • 願景:及早討論、定期修正長期的個人及專業目標。

伴侶間缺乏一致目標和相互支持,可能會讓整個人生策略脫軌。明確表明,達成這

些目標需要什麼樣的支持,以及支持從何而來。

  • 主動聆聽:女性最常有的抱怨就是,沒有人願意聽她們的想法;男性的則是沒有人感激他們。

以前者而言,伴侶可以定期舉行聆聽時間(每月一次很不錯,每季一次則是最低限度)。

全心、面對面、專心、不開口地聆聽另一半想說的事,接著重述你聽到的事,並在必要時有所調整;然後兩邊交換。

聽起來很怪嗎?等到它拯救了你們的關係,就一點也不怪了。

  • 回饋(意即讚美表揚、多說好聽話):每個人都喜歡回饋,但在家庭和工作上,回饋都變得愈來愈少見。

建議比例通常是5:1,也就是5則正面評論,搭配1則「建設性」評論。

人都喜歡獲得讚美,特別是親密另一半的讚美。因此,大聲告訴你的另一半,他們是多麼地美麗、英俊、聰明、有愛心、願意支持你。鼓勵正面行為,讓它們漸漸增長。聽起來很假?等到你見到另一半眼中亮起光芒,就一點也不會了。

如果你的另一半不願意參與、對「挺身而進」沒有興趣,又拒絕尋求協助,你應該先問自己為什麼。一如工作,你得先提升自己。了解你的問題、你對他人產生的影響,以及你創造了多少自身的困境。你可以考慮與心理治療師或教練合作。等到你終於搞定自己之後,如果關係還是沒有改善,那問題就是:你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個團隊?你是因為愛或恐懼所以才留下來嗎?(推薦閱讀:【范琪斐答一問】談兼顧一切,也談夢想平等

沒有愛情當然不好,但貧窮更糟!

直到近期為止,女性的恐懼多於財務能力;沒有愛當然不好,但貧窮更糟。

對許多女性來說,更大的財務獨立能力,代表她們可以用更高的標準來看待關係。女性想要愛、認可和支持,在工作和家庭都是如此。沒有提供這些事物的公司,會很難留住女性員工──許多女性也會創立自己的公司。沒有這些事物的伴侶,也會碰上同樣的難題:女性會離開。

在家庭和工作上留住女性,需要技能和自覺,需要投入心力、主動調整昨日的規則,以適應今日的現實。

工作上,那代表調整公司的文化和系統;在家庭,那需要平等地聚焦於強化兩人的潛力、橫跨漫長人生的長期願景、大量的專心聆聽,以及定期的讚美表揚。辦不到這些事情,就像是仍舊活在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