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迷人來稿,作者洪培芸寫離婚過程裡的煎熬,為了追求自己想過的生活,說出離婚前,得先在心裡勇敢一百次。

文|洪培芸

離婚只有兩個字,處理過程卻是困難無比。

從再也回不去到決定分開,直到走出戶政事務所恢復單身,我沒有一刻不是煎熬和恐懼,更多時候是想要逃避。因為失眠,每天睡不到三小時;因為深怕疏漏任何一個重要細節,每分每秒都在思慮相關的人事物,只想把傷害減到最低。

中止離婚引發的大小戰役,終止關係破局的翻天覆地

內心埋藏的堅強和理智,在過去一年發揮淋漓盡致。我每天反覆思索,決定要獨自處理,就是不訴諸雙方父母的角力,不讓長輩去介入自己婚姻的殘局,當然這一點也感謝他願意配合。

我們都是成年人,所以自己的問題,自己來負責,無須雙方家人介入交鋒,那所有可能出現的批評、謾罵、指責、哀求…所有難堪激動的畫面,都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工作經驗也好,周遭聽聞也罷,我們都知道,雙方家庭涉入的人越多,可能一時情急,可能心疼護短,嘴裡說出的話,當下都喪失理性,只有張揚五爪的情緒,然後讓更多人的生活受到波及,讓曾經如此珍貴的家人關係惡化,撕裂破碎到了徹底。


圖片|來源

捨不得家人再為我掉淚,也不想要朋友再花心力頻頻安慰。還有讓關心我的人,能早日放心,能看到我脆弱底下還有堅毅,相信我一定會撐過去。

所以我不能畏懼,必須做好所有準備,畢其功於一役。那一役就是跟用最多的誠意及理性,跟他溝通及說明我所有的考量及顧慮,更重要的,是珍視彼此家人的心意。(推薦閱讀:告別的離婚心理學:學會分離,才能好好相聚

雖然私下也有判決離婚的準備,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派不上用場。如果可以,我希望只用官方說法『價值觀不合』來收場。留有餘地,是我不曾改變過的善意。人生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只要我們都能從中反省了,成長了,彼此都值得過得更好。

心理學家弗洛姆說過「愛上某個人,並不單單只是激烈的情感。那是一種決心、決斷還有約定。」但是妳曾經反思過,妳曾用這樣的態度,去愛「自己」嗎?

妳把那一份決心,用來愛自己,不是別人,就是妳自己。用決斷的魄力,承擔起渴望再一次幸福,所可能遭遇的重擔及落石,還有跟自己約定好,即使再難熬,痛苦與試煉都會過去,我需要的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勇敢、不退卻、不自欺、不抗拒。

為了追求幸福,你不能只勇敢一次,為了突破困境,你不能只堅持一次

社會期許和眼光,工作光環和包袱,旁人臆測和猜想,改變現狀所必須面臨的辛苦,沒有一項讓我不想逃。但是既然決定重新開始,就不能再畏縮,不能再躲藏。改變是艱難的,更是痛苦的。尤其沒有人可以承諾與保證,這些改變過程中的痛苦、挑戰與艱難,終有一天會化為甜美的果實。

大家都聽過心理學的經典實驗「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受苦卻又無法掌握、控制痛苦時,會讓人感到憂鬱和無助。然而你知道,其實還有「習得樂觀」(Learned optimism)嗎?心理學家—賽里格曼繼續研究那三分之一持續奮鬥,想要解除受電擊所苦的狗,他發現差異在於對逆境的詮釋:受苦乃是來自於特定因素,而不是永久性、普遍的狀況,甚至是宿命論的看法。


圖片|來源

改變習以為常、功能不佳的習慣如此,面對人生中的任何議題,也是相同邏輯。你都怎麼去定義你的困境?是絕對不可能改變、舉世皆然的普遍情形?還是只要找出特定因素,例如人、事、時、地或物的調整,就能夠逐步修正,趨近我們真正渴望的目標?而套用在感情及婚姻困境時,又該如何詮釋及處理呢?(推薦閱讀:「我又沒有做錯,為什麼要離婚?」心理師談不愛也是分開的可能

你會發現,想要改變的努力,想要幸福的勇氣,不能只有一次。心中有恐懼,要勇敢一次;感覺太辛苦,要勇敢一次;想要放棄時,要勇敢一次;感到疲倦,稍作休息後,還要再勇敢一次。

想要活得表裡如一,不再言不由衷,就不能繼續偽裝和逃避。人生就幾十個寒暑,選擇遁逃,也只是逃到內心的監牢。溫水不只煮青蛙,時間的流逝,能力的喪失,接下來就是怨偶難離。我們都不想要複製人生的悲劇,所以在你還能為自己努力時,不要太早投降,不要太早放棄。

我不想要在四十歲的時候,責怪三十歲的自己。我希望未來有一天,能夠感謝自己,當時妳曾經為了自己的幸福,不只勇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