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日記】世上沒有理想愛情,只有屬於自己的親密關係。如果你正相愛著,你唾棄出軌。如果你準備離開,你渴望出軌。說到底是誰傷誰?《晝顏》裡,出軌盈滿慾望,繾綣的婚姻無法讓你愛成純愛故事,我們都髒了、壞了、卻也挺直腰桿的,敢說愛。(內文有雷,慎入。)


(圖片:來源

妳是他寂寞的代價,也是他幸福的償還。

因為他,她離開安穩的家庭,長成了獨立的自己,來到新的城鎮,一個人買菜、在黃昏拉長孤單之前回到家;一個人看海、等待把年輕的戀愛都看透;一個人睡去、不必向誰說晚安與親吻。「雖然戀愛會讓女人變美,但是出軌會讓女人變強。」像是嬰兒入世,重新理解自己,她駕馭了糾纏的孤獨。


(圖片:《晝顏》電影預告截圖)

三年前,有天紗和看著鄰居家裡失火,發現自己若遭遇相同的事,也不難過,反正沒有什麼重要的好失去,那個房子的東西,通通燒掉也行。她的出軌是從這一點萬念俱灰裡燎原起來的。

每日午後三點,人妻的狩獵時間,塗抹口紅、踏上久違的高跟鞋,追逐被丈夫漠視的可愛與慾望。她遇見北野,一個願意溫柔地蹲踞下來,替她綁鞋帶的男人,紗和一直記得鞋帶的綁法,手放繩下、繞個圈、按捺住、穿過去、打結,離開家庭獨自生活的三年以後,紗和用了同樣的打結法,穿上用自己賺的錢所買的風衣,把情人的叮嚀繫在腰間。她已經不見他好久,還在自己身上養著他每個習慣。(推薦閱讀:日劇《晝顏》裡的女性情慾:人妻出軌的情感出口

他們已經是成人,不再有與世界為敵的勇氣,連欣賞對方都小心翼翼。但是世故的吵雜聲,也許有天也會被寂靜中奮力呼叫的蟬聲劃破,蟬是兩人的暗號,紗和打給北野,並不說話,有時只是為了聽蟬鳴物哀,聽聽,想像他那邊的盛夏。

她對愛的願望十分小巧,都說出軌傷害了婚姻、先生、小孩、兩個家庭,可是沒人想過,婚姻弄痛了他們,不是摔壞心,而是把心的溫度澆熄。如果再一次相遇,是命運給愛情的救贖或懲罰,哪怕是地獄,也要去。(延伸閱讀:【單身日記】我不可惜自己單身,我只可惜不再有你

北野與紗和在潺潺小溪看著漫天螢火蟲飛舞,明明很想擁抱,卻保持了距離。回家的公車上,他們透過車窗的反射,看著彼此的眼神——因為想看你很久,所以我的渴望很節制。

陽光從葉縫中流淌下來,滑過男人的鬢角,微笑正在發光,不小心轉過頭來,那個眼神一見如故,像閃電打下來,等了很久才有雷聲驚蟄,電光火石穿透靈肉,情人從婚姻的死寂地復甦:我為什麼不能愛你?


(圖片:來源


(圖片:《晝顏》電影預告截圖)

好喜歡他的手,在觸摸她的肌膚前,他會莊重地脫下婚戒,這雙輕輕摩挲上來的手,恰好嵌合她身體局部的弧線。他們在小鎮隱姓埋名,溫婉相愛。兩人獨處的美好時刻,外面的世界正在崩塌毀滅。原來就算他們對愛誠實,世界也不會原諒背叛的人。電影給了紗和與北野的懲罰,是讓想留下的人,渡離開的人走。北野死在赴約的路上,再差一步就是幸福,可能,有所差池,才是幸福?


(圖片:《晝顏》電影預告截圖)

他是妳幸福的代價,也是妳寂寞的償還。紗和知道,如果愛他會使他死亡,她還是只能再愛他一次。

北野在三年前領紗和認識昆蟲時早說過:「據說昆蟲沒有能感受疼痛的痛覺,而生物之所以能感受疼痛,是為了發現危機,盡量活得久一點,可是昆蟲短暫到沒有必要去感受疼痛。有這麼一種說法。難過的時候,痛苦的時候,我都會想是因為人類的壽命長。」

「我們的幸福也曾短暫到沒必要去忍耐疼痛,只是你是我疼痛一生也想愛一次的人。」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