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觀察寫在李明哲認罪後,千夫所指李淨瑜:根本想害死丈夫。彷彿政治與丈夫只能是二選一,許多人說李淨瑜是笨媳逆妻,不懂政治,只想留名。你怎麼看?

台灣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政府指控犯下「顛覆國家政權罪」,9 月 11 日他於中國湖南法院當庭認罪。妻子李淨瑜在出發前聲明:「如果看到李明哲在非自由意志下,在法庭做出或說出某些難堪的言行,請國人體諒,那就是中國政府的拿手好戲『被認罪』而已。」

事件引起民眾憤概。李淨瑜於臉書公開貼文發表:「在公署大會之後,我被允許見到明哲,在媒體、警察與眾人的監視下,他對我『下指令』:『你回去台灣就不要再說了』,可是他的手捏緊我,他的眼睛也在眨。我心好痛,但我不會被蒙蔽。」

「你回台灣就不要再說了」,但李淨瑜沒有噤聲,她選擇迎戰這場政治行為,並說明自己身為自由人、有護衛李明哲非自由身的義務。這個女人的捍夫舉止引起議論:「李净瑜已經自以為是到無可救葯!李媽媽加油,救回兒子是重點,這位笨媳就別提了。」「还要继续消费她的丈夫,自始至终都把李明哲当做自己政治炒作的资本,根本不是担心他的安危,摊上这种女人,是李明哲倒霉。」「拜託不要再害老公了啦」「娶老婆真的要看清楚」。(來源來源

李淨瑜站在救夫的前線上,也被認為是一場政治陰謀。


(圖片來源:尋找李明哲

女子救夫:女人不要在政治場上演戲

對於李淨瑜「想害死李明哲」的指控,來自以下:一、認為李明哲還在中國,李淨瑜的一言一行都影響到他的安危。二、認為李淨瑜根本不在乎先生存亡、只想炒作。許多政壇「前輩」指教李淨瑜:高調救夫,只會害死他。

人們認為,李明哲未必要像鄭南榕做個烈士,李淨瑜又何必大喊民主自由?

在生命之前,人們該請李淨瑜閉嘴,還是該以自由為名,大聲疾呼?李淨瑜於 4 月 10 日李明哲遭拘捕 20 天時告訴大眾:「我不能為援救丈夫而喪失中華民國的尊嚴,不要告訴我自由與尊嚴,我們永遠只能二選一,不要給我這樣的選項,這不是我們生長在這個土地上的人,該有的態度。」

這種「要丈夫還是要尊嚴、請二選一」的問題,社會從來只針對女人。女人該在家等丈夫回家、還是進行一場拋頭露面的尋夫記。我們不會指導一位男性「如何表現政治」,但我們心底一直不相信,女人有權干涉政治。(延伸閱讀:說出關心政治的理由!女人迷千人政治問卷結果出爐,投票決定未來

在李淨瑜雙手舉高秀出「李明哲,我以你為榮」的刺青時,更一片撻伐:「不要再作秀了。」

在反對李淨瑜的聲浪中,多數風向認為「她根本不想救夫,只是想在台灣歷史留名」。我要討論的不是李淨瑜如何選擇了政治,而是政治如何選擇了她、選擇了性別。也許人們更期待李淨瑜梨花帶淚,獲得印象中女性以陰柔形象得到的政治同情。當李淨瑜選擇了「不只要爭回人命,還要爭回人權」的位置上,她已經移動到泰半人都無法接受的「踰矩」地步——一個女人,超越了先生的身份、國族的認同,喊出了個人的意志。


(圖片來源:尋找李明哲

合格的人妻:不要插手我們的政治

此刻李淨瑜不只是李明哲的妻子,她是有政治企圖、有自己思想、因獨立思考做出行動的李淨瑜。為何輿論認為李淨瑜在演戲、只是政治場域一個不莊重的丑角?這就是政治陽剛的排他性,在這一場充滿火藥味的政治鬥爭裡,歷史無形中建立的對女人強大的敵意與冷淡,「政治不是你們女人家的事」這個潛意識不證自明。

人們不習慣女性擔任這樣的位置:李淨瑜阻止李明哲母親赴中國認罪求饒,他們說「有違孝道」;李淨瑜抗拒結果說明「李明哲被認罪」,他們說「有違婦道」。甚有評論者言重:「李淨瑜已經嚴重失格作為人妻的身份。」(來源

我也想知道,怎樣是一個合格的人妻?

社會對女性的功能取向停留在「相夫教子」的溫良恭儉讓期待,他們在對李淨瑜逾越「丈夫指令」和「婆婆期待」的行徑,感到了女性的叛亂與威脅。合格的人妻,不是強悍高喊自由民主,而是等丈夫回家。那麼如果今天李淨瑜是一位男性呢?如果李淨瑜要去拯救的是妻子而非丈夫,我們是否會拍手叫好他的捨身取義與騎士精神?(延伸閱讀:《羋月傳》為何女人能是人妻人母,卻不能是真正的政治家?


(圖片來源:尋找李明哲

人們對李淨瑜身為女性該如何成為一個正格妻子的粗糙思考模式直接反射了:女性沒有判斷能力、女性的被動性與母職取向、女性就應該聽從國家與丈夫這種「正確體系」下的指令。

這種強權對待弱勢的關係,不只體現在親密關係、民主政治,也體現在我們如何看待政治場上的男人與女人:在社運現場,女人不是女神就是潑婦,許多人不相信女性在現場是「真的關注」某種權益。在立法院現場,女立委河東獅吼穿西裝,必須被認為是「陽剛的兇悍的」才夠格進入政治殿堂。在家庭現場,男人在路邊喝酒抽煙聊政治的黃昏,女人拿著大把家庭垃圾追垃圾車。

任何場合都暗示女性「不要輕易干涉我們男人」的政治,我們對女性參與政治缺乏想像,也少有突破典型的女性政治參與者。女性在政治現場彷彿只有兩種選擇:被孤立、陽剛化。(推薦閱讀:徐巧芯美女牌、蔡英文媽媽酒家女?台灣政治對女人夠友善嗎))

然而李淨瑜的選擇是,她不願被孤立,不願被國家的善勸收編、不願聽從家庭給妻子的教誨。

高密度的父權政治一直被當作「假議題」,社會關注「事件」的方式很著急,企圖解決當刻議題、慣性以本位思維出發,「性別」只是其次。也許這篇文章傳閱間,會有我聽過數十次的聲音:「蔡英文已經當總統了,你們女人還想怎樣」。以及仍然有人會說,這是國家生死存亡之際,討論性別,格局太小了吧。

所以,該繼續談著。

如此討論李淨瑜,不是因為我看待她是一個女性,而是我看待她作為一個人。


(圖片來源:尋找李明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