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寫單身女子的百態心事,拋擲青春,才發現永遠不再,看著澳門大三巴思考著愛情,曾愛過的痕跡都消失,愛過的牌坊卻一直在我們心中聳立。

失戀的人來這裡吧,來這個曾是教堂、軍營、墳場的魔幻之地。

澳門最接近美善的時刻,應是天色將晚,猶帶晚霞。前提是這時的你,還必須坐在大三巴牌坊第十級花崗岩石階的邊上。吵鬧的遊客漸散,牌坊已打起肅穆的黃燈,屁股下散發着累積了一天的白日餘溫,手機螢幕照着一張張這輩子不會再見的遊客的臉,三三兩兩的菲律賓外勞打開外賣盒,連空氣都是純潔的。很愛在聖像上拉糞的灰鴿早就死光了,旁邊那段刺痛腳底的麻石路卻完好無缺。(推薦閱讀:【一個人的派對】愛情的開始與結束,都在海邊


圖片|來源

熱鬧的街角最容易讓一個人萬念俱灰。在這個要不摩肩接踵,要不摩拳擦掌的小城,本地人不會去的大三巴,就是和自己聊心事和發呆的安全地帶。就像澳門許多心思細密的前輩,要用漢語聊八卦就到葡萄牙餐館,要和葡人講是非就去粵菜館,反其道而行。觀看遊客和假裝遊客,成了我給自己處方的百解憂和迷幻藥。

在人群中而無需合群,還有比大三巴更理想的地方嗎?拍婚照的戀人;日本菊花與七朵玫瑰;七頭翼龍、骷髏與魔鬼浮雕;科林斯和愛奧尼柱;長矛、刺冠、三鐵釘,浸醋海綿;隨時可能再被焚,隨時倒下這個城巿就完蛋的危機感⋯⋯還有比大三巴更適合 people watching 的地方嗎?還有比大三巴更能埋放個人痛苦的地方嗎?(推薦閱讀:愛得像法國女人:我不把孤獨當一回事


圖片|來源

蚊子說最近不知何故,反覆夢見初戀女友 K。蚊子對他睡過的每個女生都印象深刻,她們各各不同的身體、髮型、聲線乃至皮膚的氣息。唯獨無法記起 K 的細節。無論多麼努力。

我說我也開始忘記了。長相和大小。痛楚和教訓。唯有寂寞歷久彌新。MATER DEI,MATER DEI,MATER DEI。念死者無為罪,鬼是誘人為惡。

失戀的人來這裡吧,來這個曾是教堂、軍營、墳場的魔幻之地。聖靈都可以聖鴿的形象出現,還有什麼不會變呢?幾年青春拋擲算什麼,大三巴上那幾個聖像早已面目模糊,50 年後我們已是一個灣區的陌路人,400 年後誰也記不起誰了。誰需要一個牌坊來證明我們的短暫和不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