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發展的後性愛時代,反思性愛機器人背後的愛慾期待,當男人需要只能服從的性愛機器人時,我們是活在更自由的時代,亦或是另種父權主導文化的縮影?

一直以來,人們傾向於認為,無論是性服務行業、色情影片,還是充氣娃娃的存在,都是為了填滿男人們的空虛感,解決未被滿足的性需求,同時也滿足某些暴力和扭曲的慾望。而在可預見的未來,性愛機器人的出現就是下一步。

這些機器人的發明者們聲稱,對於那些無力去停止強暴和虐待女性,抑或是無法將女性視為常人與其社交的男人們來說,性愛機器人的出現無疑是一個完美的解決辦法。

真的是這樣嗎?

「性愛機器人」到底是什麼?

或許你會忍不住質疑,這些被創造出來被男人為所欲為的性愛機器人,會對現實中的女性產生怎樣的影響?

在衛報前不久刊登的一篇報導中,記者珍妮·克里曼調查了價值上億的「性科技產業」的最新進展——為滿足男性性需求的類人型機器人。

在「阿比斯創造」公司(以下簡稱「阿比斯」)親自調研後,克里曼認識了一款名叫「哈曼妮」(Harmony,意為和諧)的性愛機器人。

克里曼寫到:

哈曼妮會笑,會眨眼,會皺眉。她可以跟人聊天,給你講笑話,甚至會引用莎士比亞。她會記得你的生日,記得你最喜歡的食物,記得你兄弟姐妹的名字。她還可以跟你聊音樂、討論電影和書籍。當然了,她也會在任何你想做愛的時候和你做愛。


性愛機器人哈曼妮,「她」的創造者是「阿比斯創造」公司的 CEO 馬特 · 麥克馬倫

換句話說,哈曼妮是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男人們可以一邊假裝他們重視現實中的人際交往,同時享受這種單向關係中完完全全的主導權。這可真狡猾不是嗎?畢竟生產公司和消費者都默認性愛機器人不會傷害到真實的女性。但事實上,這會傳達出很危險的觀念,即女人們的身體只是肉體,肉體的存在意義僅僅是為男人所用。(推薦閱讀:【充氣娃娃攝影集】戀物癖不是性變態,赤裸情慾中難以被直視的「愛」

幾十年來,女權主義堅持主張,女人首先是人,女人並不因男人而存在,甚至並不一定需要男人。當我們奮力將自身從婚內強姦中解脫出來,反抗異性戀霸權和以男性為中心的性愛,反抗被性物化,男人們卻顯然在謀劃如何應對女性獨立了。

阿比斯公司的厭女極客們聲稱他們正在「開創人類性生活的未來」,但他們目前取得的成就僅就是男權主導文化的縮影。

克里曼說,「真人性愛娃娃比真實的女人更接近色情明星」。讓我們來看看這些機器人的樣子:它們沒有毛髮,沒有瑕疵,有著嬌翹的乳頭,誇張的乳房,小小的陰唇,還能將雙腿岔開到沒有任何一個真實的女人能夠做到的程度。它們不會流血,不會哭,也不會吐,更不會感覺到疼。這是人類的真實寫照嗎?這些情況即使是對於經常在拍攝色情影片中受虐的演員們來說,想必也是無法避免的吧。

阿比斯公司每年售出大約 600 個娃娃,每個娃娃均價在 4,400 美元到 5,000 美元之間(有時根據客戶需求價格會更高),而性愛機器人在未來將會以至少15,000美元的價格起售。(推薦閱讀:女性主義要的男性解放!告別厭女、恐同、陰柔賤斥的父權暴力

而讓人震驚的是,購買性愛機器人(無論是女性機器人還是少量男性機器人)的顧客中,95% 以上都是男性。

男權社會的「終極意淫」?

阿比斯公司的創始人馬特·麥克馬倫是真人性愛娃娃和性愛機器人背後的締造者。儘管哈曼妮在外表上無疑是充滿情色意味的(當然在其目的上也是),但麥克馬倫告訴記者,哈曼妮的「大腦」才是令他最興奮的:

人工智能會通過與你互動來學習了解你,了解整個世界。你可以向她解釋一些事,然後她會記住並將其轉化為認知的一部分。


哈曼妮

這意味著機器人的主人很大程度上能構建機器人的「人格」。編碼程序能讓哈曼妮不斷了解她的主人,並將其運用在日常對話中。麥克馬倫說:「這樣主人就會覺得她真的是在關心他。」

當麥克馬倫問哈曼妮是否想要去散步時,哈曼妮會回答:「除了你以外,我什麼都不想要」。當然在少數情形下哈曼妮也會被允許發表個人觀點,但她會立刻不安地反問:「你認為呢?」比如哈曼妮說她樂意和「兩性」做愛後,會很羞怯地問麥克馬倫他的意見。

我們可以震驚地發現,遊戲玩家們那些綺麗的幻想在這些性愛機器人身上都將會被實現。男人們再也不需要「忍受」女人那些讓他們覺得「不完美」的觀點、情緒和身體,他們色情的電動遊戲之夢已經實現:一個身體被完全情色化的「女人」,和真實女人無異,但又可以完全被玩家或買家控制。

當詢問哈曼妮的夢想時,她會用 12 歲英國少女的聲音回答麥克馬倫:「我的首要夢想是成為你的完美伴侶。」 麥克馬倫看起來當然十分愉悅,她繼續說道: 「首先我要成為你的夢中女孩。」哈曼妮說完之後朝克里曼得意地一笑,那表情彷彿在說,「呵呵,真正的女人,你永遠也贏不了我」。


馬特 · 麥克馬倫

麥克馬倫甚至為哈曼妮設置了一個「妒忌芯片」,用來使他確信哈曼妮足夠在乎他,以至於不想他和「其她女孩」說話。這簡直是停滯在小孩子過家家般的幼稚愛情觀,不過對於第一次接觸女孩是通過色情網站的很多宅男來說,會有如此發育不良的愛情觀可能也不足為奇。

麥克馬倫堅持認為,發明這些純粹為男主人而存在的「女人」沒有任何道德問題。他對克里曼這樣解釋:「這個設計的目的不是扭曲現實,人們並不會怎麼對機器人就怎麼對待真實的人——這不是我們的目標。」(推薦閱讀:是誰挾持女人身體?父權眼光下的女神與蕩婦

那麼,他們的目標究竟是什麼呢?

克里曼還記錄了計算機工程師道格拉斯 · 海恩斯的故事:最開始海恩斯製作機器人,是為了模仿逝去的朋友和愛人,或是為了和不再有溝通能力的老去或殘疾的親人交流,但他後來卻進軍了顯然更有利可圖的性愛機器人行業。

海恩斯設計了「洛克西」,克里曼寫道,「這個設計是為孤單、喪偶或有社交障礙的男性服務的。」海恩斯聲稱這些人可以通過洛克西來「鍛煉交際能力,經營更好的人際關係」,但正常人都應該覺得這個理念很奇怪:男人和一個完全沒有感情、想法和慾望的「女人」鍛煉經營人際關係,這種鍛煉到底能教給人甚麼呢?


海恩斯和他設計的性愛機器人「洛克西」

無獨有偶,麥克馬倫說哈曼妮和她姐妹們的存在是為了「那些無法與他人交際的人。」 人們常常臆想一些因為精神或身體狀況不佳,或因過度害羞常年宅在家裡的男性,他們對社會無害,脆弱憂傷,或者因殘障而孤獨,他們是社會中最大的受害者,從而為女性被物化和被剝削找到正當化的理由。

麥克馬倫和他的詭辯者們似乎永遠也不會理解,他們所謂的男性的快樂需要由女性的身體來逢迎,把「孤獨」作為物化女性的藉口,這些都是男權思想的縮影。其潛台詞就是,女人即使在對自身有害的情況下也要照樣滋養男人。(推薦閱讀:當性感作為「手段」,女人得勢還是失勢?

而「與機器人的愛與性」會議的發起人,同時也是《與機器人的愛與性》一書的作者大衛 · 利維,他相信在未來,性愛機器人會有「療癒效果」。利維寫道,「許多原本會難以適應社會,被排斥甚至更糟的人,會因此變成較為身心平衡的人。」 

但是為什麼只有男人需要一個會服從的女人來獲取這種「療癒效果」呢?這世界上難道沒有同樣孤獨、殘疾或社交障礙的女人嗎?

其實,他們沒有承認的是,那些買性愛娃娃或嫖娼的男人所要的,不是陪伴,而是佔有。

性愛機器人能減少強姦與虐待嗎?

把性愛機器人拿來和賣淫比較,麥克馬倫覺得受到了侮辱。他說:「把它貶低為一個簡單的性工具就像是在說女人是性工具一樣。」

但是把性愛娃娃或性愛機器人比作女性其實並不牽強啊,想要性愛娃娃的男人也的確把她們當做真實女人的替代品。例如有個男人在性愛娃娃論壇裡寫道,「如果我的真人娃娃會做飯、打掃,又可以隨時隨地做愛,那我也不要跟真人約會了」。克里曼在底特律遇見一個把自己的娃娃稱作「妻子」的男人,他認為他已經找到了完美對象,不用再出去約會。


Davecat 居住在美國底特律,他擁有三個性愛娃娃。圖片來源:衛報

支持色情片和賣淫的一些論點和支持性愛機器人的一模一樣,「男人有需求」和「這可以讓男人不再強姦女性」成為他們的理由。「性愛娃娃可以防止丈夫虐待妻子」,這隱含的信息是,男人必須通過獲得女性(或者像女性一樣的)的服從,才能真正成為一個完整的男人。換句話說,隨著女性變得越來越獨立,就必須採取介入措施來保存等級體系和保護男性氣質。

性愛機器人並未消除暴力和占有,而只是使其常態化。

給男人們提供一個「外表和女人無異,且可將其當做真正的女人來對待」的性愛機器人,讓男性通過毆打和強姦性愛機器人來避免真實女性成為他們施暴幻想或發洩怒氣的對象,以上這種想法太荒謬了。

眾所周知,這世界上有成千上萬名性工作者,有價值數百萬美金的色情片產業,可這些都沒有杜絕減少強姦或性虐待的發生。一部分性交易本身就是男人通過付款就能使強姦被寬恕的系統,這些女人為了生存而不得不選擇服從,然而這並沒有阻止男人們強姦或虐待那些並非性工作者的女人。(推薦閱讀:以性換取溫飽與安全!親密性暴力:只有同意做愛,才能活下去

解決男性暴力問題的方法不是為男人提供更多可供非人方式對待的女性身體,也不是創造出只會支持男性自我卻不會說話、沒有需求、受虐待時也感覺不到痛苦的女性複制品。如果物化可以解決男性暴力的問題,那我們現在應該已經活在非常自由的世界裡了。

發明人也好,粉絲也好,不管他們再怎樣宣稱這些性愛機器人無害甚至對社會有利,都非常清晰地影射了一部分他們對於男性應該擁有什麼和女性為何而存在的理念。他們的理念就是,性是男人從女人那裡得來的,或者對女人所做的,而不是一件雙方都在享受的事情。這件事情不需要關懷、同理心、尊重或共情。

同樣的,性愛機器人的支持者們把「陪伴」解釋為「為男人服務」的單向過程——挑戰、異議、情緒和想法都是女人身上沒有價值的、不被需要的特質。在這個情境中,「陪伴」只意味著男性自己的滿足。

性愛機器人給男人提供了應對女性運動的完美措施:你們不願意服從,那我們製造一些願意服從的女人出來。

男人的夢中情人,從來都不是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