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寂寥有人懂,在分手博物館裡,放著每位捐贈者的物件,每件物件代表著一段故事,在這裡你不再感到孤單,有人分享著你的傷心心事。

當一段親密關係結束時,任何一個再平常不過的物品都會變成充滿酸楚,有時想丟掉又捨不得、要返還也不太可能,更別提留下來這個選項,如果你也有這個困擾,那就交給這座分手博物館吧!


圖片|路透社

圖為發想出「分手博物館」的維斯蒂卡(右)和格魯比斯克(左),現在分手博物館除了在克羅埃西亞、美國設有常態博物館,有些展品也會被送到世界各國進行短期展覽。

這裡有一堆不平凡的日常小物

如果沒有經過任何解說,你可能會覺得這間博物館只是展覽了一堆不明所以的日常物品,像是罐裝小黃瓜、快用完的牙膏、充滿使用痕跡的打火機等等,然而,只要仔細閱讀旁邊的小卡,你就會發現每件物品都有著一段特別的小故事,訴說這些東西背後可能有著引人發噱的小趣事、囊括了另一半不忠的痛苦回憶、或是承載了未能圓滿的遺憾——歡迎來到洛杉磯的分手博物館。


在美國洛杉磯的一座分手博物館,專門蒐集大家既恨又捨不得丟掉的回憶小物。|Photo: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來自一對分手情侶的突發奇想

其實這間博物館的靈感來自克羅埃西亞的兩位藝術家,維斯蒂卡(Olinka Vistica)和格魯比斯克(Drazen Grubisic)在結束他們 4 年的關係後,面對先前一起生活所留下來的物品,他們決定開座博物館來保管他們關係中剩下的「殘骸」,結果這個想法意外地大受歡迎,甚至讓「分手博物館」成為克羅埃西亞的著名景點之一。(推薦閱讀:相愛容易分手難!練習面對分手的藝術

向全世界下訂單  蒐集分手物品

幾年後,一名律師造訪了克羅埃西亞的分手博物館,便決定把這樣的概念帶回美國洛杉磯,他們向全世界募集各式各樣的物品,唯一的例外是為了維持匿名性,任何可能暴露身份的物品(如照片、信件)都不收。

擺在醃黃瓜罐的結婚禮服

在展場角落,你可以看到來自舊金山的女子貢獻了一件塞在醃黃瓜罐的結婚禮服,旁邊的字卡指出,這是她和前夫結婚時所穿的禮服,雖然這件裙子具有一定的實穿性,但是她離婚後就不想再穿它了,卻又沒辦法忍受自己把它捐出去,看著別人穿著那件「曾經美麗現在卻充滿傷愁的裙子」。(推薦閱讀:《分手旅行》:書寫遺失的美好,找尋下一段怦然

圖即為醃黃瓜罐裡的結婚禮服,捐贈者解釋到,她會把禮服塞在玻璃罐裡,是因為她的前夫當時說自己感覺被這段婚姻卡住了。

慶祝偷腥成功的紅酒

另一個角落則擺著一瓶昂貴的紅酒,這是來自一對偷腥的伴侶,他們本來打算等雙方都離開自己的配偶後就開瓶慶祝一番,但這瓶紅酒最終被原封不動地送到博物館。

天人永隔的遺憾

有件裙子則是一名女孩本來想穿來讓她的另一半印象深刻,他卻早一步自殺了,讓女孩永遠失去了展示裙子的機會。

一把鑰匙則是寫著:「你轉過頭,不想跟我共枕。一直到你因為愛滋病去世後,我才知道你有多愛我。」(推薦閱讀:同性婚姻通過,愛滋人數激增?五個常見的愛滋謠言破解

被取出的矽膠乳

而博物館內展示的一對矽膠乳堪稱館內最不尋常的收藏之一,捐贈者自述她當年出於前男友的壓力去做了豐胸手術,卻因為排斥反應,又轉而做了好幾次手術才把矽膠乳取出。她選擇把矽膠乳捐出來,是希望能提醒自己、提醒任何看到的人擁抱自己的模樣,不要輕易的因為另一個人而改變。


擺在日記旁的,是分手博物館的熱門商品「糟糕回憶橡皮擦」,象徵著要大家把糟糕回憶擦個精光。|Photo: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不限於戀愛關係的分手

雖然博物館內的展示品大多和一段戀愛關係有關,不過館長海德(Alexis Hyde)強調,他們接受任何關係的收藏品,這可能是與家人、朋友、職場、國家、甚至是與過去的自己分手,像他們曾收到一名中年男子的彼得潘娃娃,代表著他和童年告別;一位愛爾蘭捐贈者則捐出一尊宗教小雕像,象徵自己放棄了基督教信仰。

在物理和心理上走出傷痛

「這肯定是一舉數得的事情,」海德說:「我認為透過給我們物品,你就能在物理上切斷與這段感情的關係,這不僅能帶給你情緒上的宣洩、也可以為你提供前進的動力。」


Photo: Museum of Broken Relationships

圖為分手博物館收到的其中一項捐贈品。有些人會為他們的捐贈品寫上幾句簡短的介紹,有些人則會寫上數百字的自述。基於匿名原則,博物館的介紹卡上只會標註捐贈者的姓氏。(推薦閱讀:分手以後,不用強迫自己不再想念

家人藉機談論「愛情」

在各種遊客組成中,最令海德意外的是許多父母會特別帶他們的孩子來參觀,並藉機跟孩子們談論「愛情」這件事。

海德說:「這裡變成一個可以安全談論性愛、談論情愛的地方,不會讓小孩子覺得『唉呦,媽你不要跟我說這個啦!』的地方。」

讓人們不再孤單

當然,這裡也是許多心碎的人們前來宣洩情緒的地方,海德指出,博物館的東西總會讓人們有所共鳴,畢竟「人總會有心碎的時候,而這很平常」。

她說:「我想這(座博物館)會讓人們不再覺得如此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