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臥底記者先例, Nellie Bly 揭露了瘋人院的可怕酷刑,而身為記者,她總秉持著探訪社會黑暗,讓真相公諸大眾的信念去活。

 

\

Nellie Bly,原名叫 Elizabeth Jane Cochran,Bly 是她的筆名 ,1864 年 5 月 5 日 生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科克倫的米爾斯小鎮(Cochran’s Mills)。

發現這個地名和她的名字有什麼關聯了嗎?Cochran 這個村鎮可是由她父親建立的,父親叫 Michael Cochran,地主和法官的身份讓他積累了很大一筆財富。

不幸的是,她 6 歲時父親突然去世,而且生前沒有立遺囑,所以也沒有辦法從法律上繼承父親的遺產。

只有母親一人操持整個家(她還有5個兄弟姐妹),或許是幼年的艱苦生活,塑造了她獨立的個性和超凡的勇氣。

為了能夠儘早替母親分擔養家的辛苦,她進入印第安納師範學校,希望成為一名老師。

然而剛開學沒多久,就因財力不濟輟學了 ,隨後跟著母親搬到匹茲堡。

你以為她會像大多數人一樣,輟學之後,就找不到人生方向了,隨波逐流了嗎?

並沒有!

她有事沒事會看看書、讀讀報、陶冶陶冶情操,有一天,她在《匹茲堡電訊報》上看到一篇歧視女性的報導,那篇報導說女性就該待在家裡,不應該上學受教育也不應該出來工作,作為女權主義的捍衛者,當時 21 歲的她立馬怒寫一篇文章駁斥這種觀點,然而她沒想到,報社的編輯看到她寄來的斥責文章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決定給她一份工作機會。(推薦閱讀:一個記者的旅行意義:丟掉恐懼,生活才會來

於是,她就這樣走上了記者的道路,那家報紙叫《紐約世界報》,他的老闆是約瑟夫 · 普立茲,沒錯就是創辦普立茲獎那個普立茲。


約瑟夫 · 普立茲

而真正使她出名的是新聞史上第一次用生命做調查,那個時代的記者,通常就寫寫園藝、時尚等輕話題,但她不同,她喜歡揭露社會陰暗面。

她首創「臥底記者」的暗訪,她當記者之初,需要裝成裝瘋混進紐約的一家精神病院。

1887 年的一天,為了能讓自己順利被精神病院收容,Bly 在鏡子前練習了一晚「精神錯亂的表情」,她對著鏡子撕扯自己的衣服頭髮,表現出各種「瘋狂」整夜不眠。

次日她就住進了一家名叫「Nellie Moreno」寄宿公寓。當晚,她故意鬧事。

Bly 堅決不上床睡覺,說她害怕其他房客,並且認為他們都「瘋了」。

她後來寫到那是「我一輩子中最爽的一個晚上」。


最後終於有人報警了。


當她被帶上法庭時,Bly 聲稱自己完全不記得當晚的事情。

她的賣力表演甚至騙過了專業人士,好幾位醫生給她做了檢查,都說這女的瘋了。

「我覺得可以放棄治療了。」其中一位醫生說。

BELLEVUE 醫院精神科主任也說她「毫無疑問是瘋了。」

醫院裡的醫生和法官最後都判定她有精神病,最終她「如願以償」被送進了那家精神病院。

Bly 在 Blackwell’s island 精神病院接受了 10 天的治療,在《紐約世界報》律師的幫助下,她最終活著出來了,因為是他們派她進去的。

10 天的見聞,這足以讓 Bly 寫出大量文字曝光精神病院的黑幕以及裡面病人的悲慘遭遇。

Bly 被釋放兩天後,後來那本《瘋人院十日》(Ten Days in a Mad-House)的第一部分就發表了出來,文章標題叫做「瘋人院的鐵窗之後」。

在文章里,Bly 描述了「無知的醫生」和看護「對病人施以鎖喉、毆打和騷擾」,她寫到冰水浴、強制食用腐爛的黃油以及殘忍的禁閉。(推薦閱讀:訪問過塔利班與 ISIS!戰地記者張翠容:西方霸權何嘗不是恐怖主義?

「除了酷刑折磨,還有什麼比這些治療方式能讓人更快瘋掉呢?」BLY 寫出自己在 BLACKWELL’S ISLAND 裡的經歷。

實際上,從她進入瘋人院的第一刻開始,Bly 就停止了裝瘋賣傻,但是她發現這無濟於事,反而加劇了她的「病情」。

「我說話和舉止越是正常,他們越是覺得我病得厲害。」她寫到。

而且她並不是一個人,Bly 觀察到 Blackwell’s island 裡有很多神智完全正常的女人,可是她們難以表達自己因為她們都是外國人。

「有一個完全正常和健康的女人,」BLY 後來在譴責 BLACKWELL’S ISLAND 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從早上6點到晚上8點,他們不准她說話,讓她一直坐在帶有筆直靠背的長椅上,這段時間不允許她交談或者走動,不給她書看,也不告訴她外面發生了什麼,給她吃腐爛的食物,並粗暴對待她,然後看她什麼時候可以正常。兩個月下來,她精神和身體都崩潰了。」

Bly 的曝光激起了軒然大波,引起了醫生和瘋人院管理者的坐立不安,她的調查促使該院增加經費,並徹底改造。

Bly 於一個月內回到 Blackwell’s island,這次的身份是大陪審團的成員,調查發現 Bly 曝光過的很多情況都得到了改善或者糾正,Bly 的報道還促使對病人的檢查更加嚴格,以保證只有真正病重的人才會被收容。

雖然當時,有些記者貶斥 Bly 在瘋人院的那段時間是在「聽風就是雨」,但是,她為曝光真相展示出的勇氣和決心永遠改變了調查性報道和精神病治療的面貌。

後來這篇報導 Bly 完整記錄於《瘋人院十日》一書中,2014 年被改編為同名電影。

除此之外,Bly 還曾經深入貧民區採訪,通過自己的報導讓貧民的生活得到改善,她還報導販賣孩童等不法行為、採訪貧民窟的困苦生活等。

這種深入各種環境調查報導社會的黑暗面,喚起眾人重視,進而改變社會的報導方式,從此成為娜麗的標誌,也使她成為新聞史上最具傳奇性的記者之一。(推薦閱讀:臥底深入貧民窟與瘋人院採訪,把新聞變紮實的傳奇女記者 Nellie Bly

1888 年,有人建議《世界報》模仿儒勒·凡爾納的著作《環遊世界 80 天》,派一位記者繞全球一周旅行,Nellie Bly 很自然的成為不二人選。

1889 年 11 月 14 日,她離開紐約,展開長達 24,899 英里的旅程。

在離開霍博肯後 72 天 6 小時 11 分 14 秒,於 1890 年 1 月 25 日她抵達紐約,那時候她破了最快環繞全球的世界紀錄。

在環遊世界的旅行中,她不僅造訪了英國、日本、中國、香港和其他地方,也造訪了儒勒 · 凡爾納的家鄉,以及書中描寫的布林迪西、可倫坡和舊金山。

同時她還是第一名獨身完成環繞全球的女子,因而成為各地女性的楷模。

現在,紐約市布魯克林有個小型遊樂園還以她為名,主題便是「環遊世界 80 天」。

最後,這位奇女子於 1895 年嫁給了百萬富翁羅伯特 · 西曼,並暫時退出新聞界,57 歲時,因肺炎去世,雖然去世時年僅 57 歲,卻完成了許多女人終其一生不敢想像的事。(推薦閱讀:印度當記者,學會做新聞!專訪印度尤:「台灣不是沒人才,是沒環境」

讓我們向這位新聞界兼旅遊界的前輩致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