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irl》聚集 Asia Girl 群像,從一個女生,懂一個新的時代。看她們顛覆癡狂,讀她們非典型成功的那條路。世間離奇百怪的女生,格格不入,所以自成一格。彎道情人、少男系女孩、未婚母親,在許多教條的演藝圈,她始終自在,有一種態度叫林辰唏。

「你愛不愛我?你愛不愛我,停車。」


(圖片來源:來源

那一年《彎道情人》裡彪悍女友如同林辰唏本人,直爽、犀利、帶刺。林辰唏又叫仔仔,她在 LEZS 專訪提過,心裡有個小仔仔,是比較男孩子氣的。今年年初,林辰唏因為為公眾哺乳發聲備受討論,許多人指責她「當眾裸露妨礙風化、可能引起性犯罪」。

林辰唏回應:「請問一下,當我在哺餵的時候被騷擾時,是騷擾我的(人)有問題?還是哺餵的母親和小孩有問題?」她不甘示弱:「當我們走在路上,一位清涼的辣妹經過,她被騷擾甚至強姦,是她穿的清涼有問題?還是騷擾他的人有問題?」(推薦閱讀:【親密攝影集】鏡頭下的愛,親餵母乳的動人片刻

她直來直往的性格,亦是能圈粉(掰彎)這麼多忠實粉的原因。


(圖片來源:來源

少男系女生:愛是自由的

林辰唏以節目出道,她回憶自己過去參加《黑澀會美眉》時很不自在,大手大腳的她注定要走一條不是典型美女的路:「我又不會化妝又不會穿高跟鞋,公司也頭痛,身為一個女孩子什麼都不會,要從頭開始教,學習儀態什麼的,我也沒辦法接受,一氣之下就把頭髮剃了。」2006 年《我猜我猜我猜猜》選拔少男系女孩,節目熱門也開啟了中性女生的大剌剌的性別模糊姿態。林辰唏就是其中一個。

林辰唏剛出現在節目上時,頂著當時的酷少女、帥 T 都會剪的高層次,她談過對自己的性傾向認同:「我都喜歡,就像誰都可以喜歡我」。當時人們她是演藝圈的稀有動物,什麼話都敢講,林辰唏只回:「演藝圈不說真話嗎?」(延伸閱讀:艾倫狄珍妮:「沒人有資格批判你愛的選擇」

「沒有什麼好不好出櫃的,只是對自己的身份認不認同而已,對我來說是這樣,自己過得幸福美滿、快樂就好,就是個人的選擇。」

林辰唏天然的反骨萌,讓很多人喜歡她的誠實,她也在《海倫她媽》飾演女同志,孕後為女人身體主權發聲,對性別的關懷不說自明。

我有一百種酷法

林辰唏初入演藝圈時本來覺得自己不適合電視節目生態,朋友告訴她:「你要不要試試演員?」就只開啟了她不一樣的路。初識演員,像是馴獸,演戲這件事對林辰唏乖列的性子很難,她像是在演戲這件事上慢慢收服自己一邊,鍛鍊了過去自己火爆的脾性。


(圖片來源:來源

做功課是基本的,用自傳寫人物故事、在生活中套入角色。她一直活得很像自己,演戲教她學會同理別人。

「一開始,我就明確,不去設限自己能去演些什麼,即使我這一輩子只能演酷,我也要演一百種不一樣的酷。」

她的性格強烈,她過去角色的作品也都有自己鮮明的影子。《第 36 個故事》裡的薔兒,不愛照本宣科、鬼靈精怪,《消失打看》裡宣揚末日哲學的怪少女 Money,《殺手歐陽盆栽》裡嗆辣霸氣的小莉。其實不難發現,對林辰唏情有獨鍾的導演都看見了她底子格格不入的美麗。


(圖片來源:來源


(圖片來源:來源

我有孩子但不結婚:婚姻不是感情的保證書

很多人崇拜林辰唏的非主流,當她生子的新聞傳出,有許多訝異呼聲——原來那年的少年系女孩,也會當媽,原來不良少女如她,可能嫁作人婦。生小孩超過半年,林辰唏分享自己在成為母親的路上,第一次體驗,原來自己是個女人,女人有其生理變化,孕後有微妙的身體改變。不過,林辰唏生了不婚,雖然男友急著想婚,人們問你為什麼還不嫁?她聳聳肩:

「就我的觀念來說,會離開就是會離開,跟那張紙其實沒有關係,婚姻不是感情的保證書。」

林辰唏也談著自己新生的家庭:「很多人認為我就是女同志(只喜歡女生),但現在我個大 20 歲的導演男友,朋友都說我像T、男友像 Gay,我們是多元成家。」(你會喜歡:爸媽別著急:我們不結婚,但愛的很剛好

對演藝圈來說,林辰唏像個異類,對林辰唏而言,她只是想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過一次心滿意足的人生,與結不結婚,是男是女,沒有關係。

彎道情人愛成媽,還是一樣率性,她依然愛自由、不受拘束,比起年輕氣盛,林辰唏多了一份溫柔。現在的林辰晞,較少出現在螢光幕前,更長時間,她花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譬如登山、畫畫、旅行冒險,投入自我,不虛張不矯飾,是她一貫的態度,好演員,也能活得很真實,一如她一直相信的,演藝圈只是她的副業,生命才是正職。


(圖片來源:來源

 

【A GIRL】林辰唏

婚姻不是感情的保證書。

林辰晞

對自己的認同而坦然,我得對自己負很多責任,我們每個人都是。

林辰晞

比起名利,我更在意我做了什麼。

林辰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