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的遠方風景】專欄,做一個為自己漂泊也能在愛裡保有獨立的女子,愛人的時候溫柔去愛,探索自我的時候也灑脫上路。

在土耳其遇見來自中國的小丹。那年夏天我們各自旅行到了土耳其中部的熱門觀光地,帕慕卡雷,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又稱棉花堡。但 2016 頻頻發生的攻擊事件,與政局的不穩,讓這座本來觀光客絡繹不絕的小鎮,驟然顯得門可羅雀,冷冷清清。小丹是個聰明、機靈、凡事精打細算的上海女孩,精通四國語言,我們因下褟在同一間旅社而結緣。那時我還在為新書撰稿,腳步放得特別慢,一不注意就在一般旅客只待 1 到 2 天的帕慕卡雷,整整停留了兩個禮拜。(推薦閱讀:【Mika 的遠方風景】為愛失去平衡,是平衡人生的一部分

小丹也一個人旅行,我們在旅館綠意盎然的院子裡侃侃而談,分享沙發衝浪的經驗,也柔軟的談論兩岸關係。聽到我在寫書,她興奮的要我讀讀她以前寫的文章,只是很快又靜了下來,眼珠轉啊轉的說:「不過,寫一本書這麼花時間,版稅又難賺,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我恐怕還是不願幹的。」她說著,甚至開始算起平均下來時薪低得可憐呀。我忍不住笑了,得到成就與滿足感,大於口袋的飽滿,大概是不計較投資報酬率的浪漫主義著才會如此一頭栽下去吧。


圖片|謎卡 Mika on the road

她談起自己接下來要去黎巴嫩的計劃,以及離開中國前在上海商場的廝殺。當我們聊到未來的理想,她說:「我的願望啊,就是做個有人疼有人愛,卻又不失獨立自主的女子。」

我愣了愣,雖故作平靜,但這句話在我腦海裡盤旋了好久好久,揮之不去。原來獨立自主不難,被疼被愛不難,難的是集兩者為一身?身為一個女子,自立自強與惹人疼愛背道而馳了嗎?在父權主義的社會下,女性被塑造成軟弱、需要被照顧,如林黛玉般淚眼汪汪,楚楚可憐的一方。許多男人也無法接受妻子專注於事業而較少花時間陪伴家庭,我們都熟悉這句話:「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個默默付出的女人」但,那些追求自我實現的女人呢?常常聽到的故事,不是單身就是離婚了。

我想起一位在台灣的好友,一個活潑的大男孩,與女友穩定交往 8 年了。這之中他絲毫沒有因為感情羈絆而停下嘗試許多新鮮事物的腳步,例如出國交換、去不同縣市打工換宿體驗人生等⋯⋯時不時就可以看到他打卡在不同地方。我問他:「這樣女朋友不會不高興嗎?」他說「還好啦,溝通一下就好。」隨後,我半開玩笑的問:「那如果角色互換,變成女朋友這樣東奔西跑,你能接受嗎? 」他沈默半晌,說:「這就得要考慮看看了。」(推薦閱讀:「一個女生好勇敢喔」的保護魔咒!香港女生的台灣觀察

曾經有個一位交往對象,因為我決定獨自去埃及一個月而瞠目結舌,無法理解,最後也成了分手原因之一。也曾被友人勸說:「妳真的蠻酷的,但這樣下去男生會覺得很難接近妳欸。」聽到這句話,我笑得更開心了,如果以前我是柔軟的白兔,今日我是一隻強壯的母鹿,不倚不靠,可以保護自己與心愛的人。我相信,獨立不等於剽悍,有自己的想法不一定要咄咄逼人。就算強悍,也可以自信又溫柔,愛自己,就不怕沒人愛你。

「所謂的幸福,是成為自己理想中的人;所謂幸運,是歷經蒼傷後,遇見一個人懂你的滄海,與你白首。」——《在遠方醒來》

我想,世界上有一種女孩,不只想被捧在手心上寵愛,更願有能力成為對方的支持與依靠;不期待遇見豢養她的夢幻王子,只等待那個能夠攜手一起奔跑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