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空姐你會直接的想到什麼?潔白的牙齒、燦爛微笑、S 曲線身材、高挑的身形.....。我們對空姐為何直接投射了「漂亮」印象?這樣的印象對空姐來說公平嗎?讓我們一起認識全世界第一位女性空服員——Ellen Church,無論是漂亮還是提供服務,那都是空姐的專業。

1965 年的今天,8 月 22 日,全世界第一位上飛機的女服務員在安眠中死去。Ellen Church 在 1920 年代末,於舊金山醫院做護士,業餘自己努力學習飛行知識、終於得到飛行員執照。

但當她走進航空公司,經理告訴她:「很抱歉,我們的公司不雇用女飛行員。」太想飛的 Ellen Church 退而求其次,到另一間航空公司,她強烈自薦自己有護士經驗,可以讓飛機上的乘客更安心、能即時救護,於是她成為第一名女性空服員。

Ellen Church 創造了空姐一職,航空公司剛起步的年代,很多人覺得自己有坐飛機恐懼症,Ellen Church 覺得自己的出現很必要,她說:「要是有一名女性在飛機上工作,哪個男人會說他害怕飛行呢?」

照片裡,25 歲的 Ellen Church 正在迎接走上波音80A艙門的客人,笑容可掬,讓人安心,空姐成了守護乘客的形象守門人。1930 年代,更多公司開始訓練女性成為空服員,因為當時飛機機艙小,承重有限,他們規定空姐的身高不能超過 162 公分,體重不能超過 50 公斤,必須在 25 歲以下,並且單身。

世界上第一批空姐們

世界上第一批空姐們著有深綠色制服,雙排扣的羊毛大衣禦寒,披肩上的口袋放進板手與螺絲起子,才能將客戶座椅固定在機艙地上。在飛機上,她們要服侍客戶用餐、打掃廁所、保持機艙內整潔與安危,並在飛行結束後,把飛機推進飛機庫裡。

這些女人被譽為「天上來的天使」,必須儀容整潔、耐看、溫柔、善於察覺且解決問題。後來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環球航空公司(TWA)設有培訓,想當空姐的人必須先經過一連串的美貌訓練:她們會進行妝容、儀表、語言、娛樂等多方面的培訓,作為開啟空姐職業生涯的第一步。


1936 年,空姐為貴賓奉上雞尾酒

事實上,女孩之所以能上飛機,溫柔且耐心的「照護功能」就是他們的入場卷,因為當年 Ellen Church 就是因為有護士身份被允許上飛機。而後亞洲也開始招募女性空中服務員,1937 年歐亞航空首次招募羅列條件:20~25 歲間、體貌端正、身高 150~170、體重 40~59,能講國語、粵語、英語,讀寫中英文字。

人們對空中服務員溫柔賢淑、漂亮優雅的刻板印象越來越深,於是女性空中服務員成了另類的機上母親,彷彿空姐與生俱來要完成各種刁鑽要求、甚至有航空公司要求空姐在機上跳另類飛機舞取悅顧客。

空姐的選美戰:一生只穿一種 size

航空公司也大力塑造空姐的服務品質保證,除了基礎的視力、學歷、英文能力,還有儀容檢查,身高 157 以上較有可能錄取,體重依身高比例合宜,身上不能有明顯疤或刺青。許多不明說的美貌規範,形塑了「空姐」與「漂亮」的直接印象。(推薦閱讀:空服員一定要有腰?空姐的工作任務裡沒有「扮演性感」

「中國某家航空公司在訓練新進空服員時,會幫每一位空服員設定標準 BMI值,並定期做抽檢。如果發現某位空服員的 BMI 值超過了原先設定的標準,就會立刻拉班停飛,直到她將自己回復到原本的體態,才有回到飛機上服務的資格。」——《我在飛機上學會的事》

資深飛行員奧勒格·斯米諾夫曾向 BBC 表示:「空姐當然必須很輕盈優雅、在座位間來回走動,為乘客服務。但是她們也必須足夠強壯,一旦出現緊急情況,能處理沉重的充氣逃生滑梯。」台灣亦有航空公司為督促空姐身材規定一旦量定尺寸就不能更換更大尺碼制服。不僅有體態要求,近期長榮前任董事長組織新的航空公司——星宇航空徵才資訊寫著:「空服員會有年齡限制,40歲以下會有機會,且只徵女性」引起討論。

就業服務法第五條規定,雇主對求職人或所雇用員工,不得以種族、階級、語言、思想、宗教、黨派、籍貫、出生地、性別、性傾向、年齡、婚姻、容貌、五官、身心障礙或以往工會會員身分為由,予以歧視。

星宇航空不是唯一一家對空服員有「特殊要求」的公司。航空公司愛用女性甚於男性,喜愛年輕大過成熟是不成文的潛規則。高挑、美麗、筆挺,空姐經由嚴謹的「挑選」與「訓練」成為代表航空公司形象的門面。空姐年紀增長後「被退休」不是新聞,為勞動發聲的黃筱媛曾提出以年輕貌美為條件猶如「女體勞工」,在勞動過程中規訓女性勞動者的身體動作、儀態姿勢、表情與情緒互動。


(圖片來源:來源

姐的微笑是需要練習的!通過努力的「美麗」服務

也許問題不在於「追求美貌與年輕」,而是許多人視這樣的「資本」為理所當然、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將其美貌作為「服務」——你是空姐,理應服務與低聲下氣;你是女人,有腰有臀我就可以凝視慾望甚至偷摸一把。

女性空服員因為提供「美麗服務」有許多職業傷害。例如:要穿著一吋半的高跟鞋長途站立,在搖晃的駕駛過程中受傷並不罕見。服務期間不能戴口罩,必須無時無刻「提供笑容」。因為時差導致的亂經、因為飛行自然吸收的高輻射......。

除此之外,抵達美麗還有很長一段路。

例如,成都或者四川的民航學院第一課是練習笑容與儀態,頭頂一本書,嘴咬一支筷子,腿夾一張薄紙。

成為一個空中服務員,女孩學習如何化妝、如何綁一絲不苟的包頭、如何行走、如何微笑。當我們就要輕易脫口「這些漂亮的空姐複製了標準的美麗壓迫女人」時,我認為應該要看見女孩對「美麗」的自主性——通過模仿、學習、複製,女孩的美麗可以被有價化。顧客享受的服務——微笑、儀態、美麗,都是女孩經過努力獲得的資本。

我們無需批判想躋身進入空姐體制的女孩,與阻止女孩追求年輕纖瘦貌美。但是我們必須檢討「排擠老女孩、胖女孩、不標準美女」的制約何來?拒絕讓美麗成為一種規格,不再讓人們執迷於將自己塞進不適合自己的美麗框架。

美國早有一位高齡 80 的空姐貝蒂納許,她是世上年紀最大、飛了59年多、至今仍在服勤的空服員。2015 年阿根廷航空公司不管顧客投訴錄用胖空姐,並回應:“Prejudice doesn't fly, we leave it on the ground”(偏見在空中行不通,因為我們把它留在地面上了。)

別忘了,空姐是服務員,不是仙。「漂亮」或許是能通過努力來煉成的,漂亮並不容易,我們必須看見漂亮背後付出的時間資本與金錢成本、無形的勞動付出。但是,在支持女孩可以通過努力讓自己「變美」同時,我們也更加期待,更多非典型美麗的女服務人員可以上飛機,「漂亮」是一種專業,但我們可以打破更多「漂亮偏見」,漂亮可以是多種 size、各樣年齡,漂亮不只是外表,還是好手腕擅溝通的空姐的服務專業。(同場加映:【丁菱娟專欄】別讓「長得漂亮」成為你的絆腳石

 

女人迷性別小學堂

自主性

autonomy

在婦女運動的論述中,自主性有許多不同的詮釋,西方常見的說法,是將自主性看成是個體獨立和女性自決,不受別人干涉。相對應的,個人也為自己負責。女權運動追求的正面目標,很大一部分是「自主性」,希望女性的身體與生命能免於脅迫,獲得自由。

參考資料:《性別教育小詞庫》游美惠,高雄:巨流,2014。